閻紀宇專欄:從保護革命群眾到撫慰恐攻創傷 前東德最後一位指揮巨匠馬殊與世長辭

2015-12-26 06:40

? 人氣

美國紐約愛樂(New York Philharmonic)榮譽音樂總監、指揮大師庫特.馬殊(Kurt Masur)19日病逝於美國康乃迪克州格林威治(Greenwich),享壽88歲。馬殊出身冷戰年代的東德,一生縱橫歐洲與美國樂壇,而且曾經在推倒柏林圍牆、促成東西德統一的歷史進程中扮演關鍵角色。

跨越歐美樂壇 德奧曲目爐火純青

馬殊曾帶領東德名團「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Gewandhausorchester Leipzig)長達26年,專攻貝多芬、布拉姆斯、孟德爾頌、馬勒、布魯克納等傳統德奧大師的作品。1991年,他以黑馬之姿跨海接掌紐約愛樂,11年任期間讓這個原本日趨陰沉黯淡的老牌樂團,恢復昔日的活力與華采。

1927年7月18日,馬殊出生於德國東部的布里格(Brieg,今日屬於波蘭),父親是一位工程師,也期望他能繼承衣缽。但馬殊在學習電機工程之餘,很快就展現音樂天份,鋼琴、管風琴、大提琴、打擊樂都難不倒他,後來也如願進入音樂院就讀。16歲那年,他的右手嚴重受傷,演奏家夢想破滅,他開始專攻指揮(也因為右手受傷的關係,馬殊從來不拿指揮棒)。

孟德爾頌、尼基許、福特萬格勒、華爾特的衣缽

二戰之後東西德對峙,馬殊在東德音樂界嶄露頭角,1960年代帶過柏林與德勒斯登(Dresden)的幾個樂團與歌劇院。1970年,馬殊榮膺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的「樂長」(Kapellmeister),亦即音樂總監或首席指揮,繼承孟德爾頌、大衛(Ferdinand David)、尼基許(Arthur Nikisch)、福特萬格勒(Wilhelm Furtwängler)、華爾特(Bruno Walter)等大師的衣缽,一待就是26年。

馬殊研讀樂譜極為透徹,排練要求鉅細靡遺,為樂團營造出一種豐富厚實、絃樂飽滿、深沉蘊藉的聲音,適合浪漫樂派的曲目,灌錄的貝多芬交響曲全集等唱片廣受好評;馬殊也因此成為萊比錫家喻戶曉的人物。

東德政權的看板人物

老布商大廈音樂廳(Gewandhaus)在二戰中遭到盟軍空襲炸毀,馬殊促成時任東德總理何內克(Erich Honecker)下令建造一座新的音樂廳。新布商大廈在1981年落成啟用,從音響效果到每一個細節,都是依照馬殊的要求。1982年,馬殊獲頒地位崇高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家獎章」(Nationalpreis der Deutschen Demokratischen Republik)。

雖然馬殊從未加入共產黨,但他的指揮藝術使他成為東德政府的看板人物。住豪宅、開名車之外,他獲准帶樂團出國巡迴演出,曾多次亮相紐約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此外他還受邀擔任眾多樂團的客座指揮,包括紐約愛樂、以色列愛樂(Israel Philharmonic Orchestra)、達拉斯交響樂團(Dallas Symphony Orchestra)、克利夫蘭管絃樂團(Cleveland Orchestra)、倫敦交響樂團(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萊比錫革命風潮挺身而出

1989年9月,萊比錫街頭響起另一種音樂,一部波瀾壯闊的歷史樂章:東德人民走上街頭,反抗共黨政權,要求民主改革。馬殊從一開始就很清楚,他不能、也不會以「藝術與政治無關」為由來明哲保身。

10月9日,大約7萬名群眾在萊比錫的馬克思廣場(Karl-Marx-Platz)舉行示威,高喊「我們是人民!」(Wir sind das Volk!)口號,全副武裝的安全部隊嚴陣以待,血腥衝突一觸即發,這時,馬殊挺身而出,和另外5位人士力圖穩定局勢,後世稱他們為「萊比錫六君子」(Die Leipziger Sechs)。

關鍵時刻:從劍拔弩張到和平落幕

他善用自己與政權的良好關係,邀集各方到布商大廈談判,一邊是民主運動領袖,一邊是東德「國家安全部」(Stasi)的主事者。他親自錄製一段談話,敦促各方摒棄暴力,透過廣播電台與街頭揚聲器播送。最後,安全部隊撤退,馬克思廣場沒有變成天安門廣場,示威和平落幕,並且引發全國性的和平革命,1年又1個月之後,柏林圍牆倒塌。

放下指揮棒?一度考慮接任德國總統

正因為馬殊貢獻卓越而且關鍵,許多德國政界人士考慮推舉他出任總統(虛位元首),而他也的確心動。這時,紐約愛樂的邀聘來了。比他晚一輩、後來接掌柏林愛樂(Berliner Philharmoniker)的英國指揮家拉圖(Simon Rattle)力勸他留在音樂界,接下紐約的聘書。

馬殊向來堅信,音樂演出不僅是藝術境界的呈現,也是一種「道德的行為」,能夠療癒人心人性,能夠彰顯偉大的理念。1989年在暴風雨前夕的萊比錫,他就已身體力行自己的信念。

九一一恐攻安魂曲

2001年9月20日的紐約,則是暴風雨──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過後,人心與市容一樣滿目瘡痍。馬殊站上指揮台,以布拉姆斯的《德文安魂曲》(Ein Deutsches Requiem)撫慰人心,音樂的人道精神展露無遺。無論是藝術成就還是社會貢獻,「偉大指揮家」的頭銜馬殊當之無愧。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