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寧願得罪國際社會,日本也要堅持捕鯨?其實大多日本人不吃鯨肉,日媒點名安倍晉三幕後作祟

2019-07-01 16:00

? 人氣

安倍晉三與二階俊博被指是日本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的幕後主要推手。

安倍晉三與二階俊博被指是日本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的幕後主要推手。

日本政府6月30日正式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不再受到「商業捕鯨」的限制,準備在近海獵殺鯨魚的捕鯨船7月1日也在農林水產大臣的注視下盛大出航。日本政府在捕鯨說帖中曾高舉「保護傳統飲食文化」的大旗,問題是現在大部分的日本人都不吃鯨肉、甚至根本沒吃過鯨肉,日本政府為何要干犯眾怒、堅持捕鯨呢?除了《朝日》、《產經》的社論一片罵聲,《日本經濟新聞》等日媒更指出,在這次決策的背後,依稀可見首相安倍晉三與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的身影。

日本平戶市生月町博物館的捕鯨情境復原模型。(長崎縣官網)
日本平戶市生月町博物館的捕鯨情境復原模型。(長崎縣官網)

早在2014年,《基督教科學箴言報》就曾指出95%的日本國民根本沒吃過或者很少吃鯨肉,88.8%的日本國民過去12個月也根本沒有採買鯨肉食用。除了西方媒體,就連日本媒體自己也感到疑惑。像是時事通信社就直言,明明日本對鯨肉的消費量早已低迷多年,年輕人根本不吃鯨肉,為何日本政府還要賠上國際社會的信賴、堅持退出IWC恢復捕鯨,實在令人不解。

BBC駐日記者:日本鯨肉其實不好賣

BBC的駐日記者傅東飛(Rupert Wingfield-Hayes)幾年前曾到築地市場拜訪,在整個築地只找到兩家鯨肉店。其中一家賣的還是已經瀕危,並且被《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禁止交易的座頭鯨。如果日本人真那麼愛吃鯨魚,這家店的生意一定很好吧?傅東飛問到的答案正好相反!攤主抱怨生意糟糕,因此價錢也漲不上去。

千壽惠的鯨料理套餐。(翻攝千壽惠官網)
千壽惠的鯨料理套餐。(翻攝千壽惠官網)

傅東飛也曾到日本知名的捕鯨港下關一遊,鼓起勇氣點了鯨刺身(生鯨肉),但吃起來並無特別美味之處。傅東飛說,店裡的客人幾乎都至少中年,他們品嚐的不是什麼人間美味,而是回味半世紀前、日本艱困時代的午餐滋味。小時候便吃過鯨肉的傅東飛友人加藤悅雄則說:如果沒有鯨肉,他一點也不難過,因為「一旦吃過牛肉,就不需要再吃鯨魚肉了」。

「有一些重要的政治原因」

曾有日本官員對傅東飛坦言:「南極捕鯨並不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嚴重破壞日本的國際形像,對鯨魚肉也沒有商業需求 。我認為,10年後,日本也不會再深海捕鯨了。」有記者問道:「那為什麼不乾脆現在停止捕鯨?」這名官員說:「有一些重要的政治原因,現在很難停止。」

2017年9月,日本北海道的捕鯨船正在卸下一隻小鬚鯨。(AP)
2017年9月,日本北海道的捕鯨船正在卸下一隻小鬚鯨。(AP)

這個「重要的政治原因」是什麼?《日本經濟新聞》時事通信社在日本宣布退出IWC後給了答案:因為日本的政治領導人堅持捕鯨,而這些領導人的權力來源,正是作為傳統捕鯨地區的選票。《日經》更直接點名日相安倍晉三與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二階俊博由眾議院和歌山第3區選出,其中包括了盛行捕鯨的和歌山縣太地町。

Traditional_Whaling_in_Taiji.jpg
描繪日本古時和歌山太地町捕鯨情境的畫作:江戶時代的「古式捕鯨蒔繪」。(維基百科)

安倍的老家山口縣下關市也作為「近代捕鯨發祥地」而聞名,當地被認為是「近代捕鯨城鎮」,日本以調查為目的的「科研捕鯨船」就是從此處出港前往南極海捕鯨,下關也確實看得到「鯨食文化」。下關市立中小學的營養午餐每年會安排幾餐含鯨肉的菜色,賣鯨肉的餐飲店也比日本其他地方多得多。

捕鯨地區選出的議員,力保地方利益

《日經》分析,重啟商業捕鯨是二階的一貫主張,他在自民黨捕鯨議員聯盟的大會上更表示支持政府的退出決定,還說「這一決定是為了實現將傳統捕鯨切實傳給後世的目的」。除了二階與安倍,自民黨捕鯨對策特別委員會委員長濱田靖一的老家千葉縣,同樣也有捕鯨産業。

日本捕鯨船隊大肆捕殺小鬚鯨。(Erik Christensen@Wikipedia/CC BY-SA 3.0)
日本捕鯨船隊大肆捕殺小鬚鯨。(Erik Christensen@Wikipedia/CC BY-SA 3.0)

傅東飛分析,日本恢復捕鯨的原因其實根本不是什麼「鯨文化」—而且「庸俗平凡到難以置信」—不過就是因為幾個議員要保住權位、還有幾百個官僚要保住他們的預算。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26日在宣佈退出時就表示「期待給當地增添活力,豐富的鯨文化得到繼承」,具有捕鯨傳統的和歌山知事仁阪吉伸則回應「支持政府決定」,韓媒《中央日報》也認為,這次決定退出IWC,受益最大的其實就是出身於這些捕鯨地方的安倍與二階。

政府一年補助幾十億日幣

傅東飛強調,日本近年在南極活動的捕鯨船隊,費用都是由納稅人支付,執行所謂「科研」任務。《日本經濟新聞》說,日本政府在2019年度預算案中為推動捕鯨依舊編列了51億日元。水産廳的計劃是,在決定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之後,在調查捕鯨的基地、山口縣下關市恢復海上作業,同時在和歌山縣太地町等全國6個地點展開小鬚鯨等的沿岸捕鯨作業,政府也將繼續提供豐厚的支援。

共同船舶株式會社的捕鯨說帖裡,還有鯨肉各部位的分類與美味評等。
共同船舶株式會社的捕鯨說帖裡,還有鯨肉各部位的分類與美味評等。
共同船舶株式會社的捕鯨說帖裡,還有鯨肉各部位的分類與美味評等。
共同船舶株式會社的捕鯨說帖裡,還有鯨肉各部位的分類與美味評等。

問題是,日本的捕鯨産業從生產端到消費端情況都不理想。即使是處於國際捕鯨委員會管理對象之外的小型捕鯨活動,目前也僅有6家企業、一共5艘捕鯨船進行作業。在1960年代,日本一年曾創下超過22萬噸的鯨肉消費量,但現在日本人口比半世紀前多了三千萬人,但全國每年僅吃3千到5千噸鯨肉,還不到當年的1/40。要是每個日本國民都分一口,大概等於一年就吃個三、五十克。《日經》認為,日本對鯨肉的需求極低,就算重啟捕鯨,其産業前景也令人擔憂。至於要怎麼為家鄉的捕鯨事業打開全國市場,極可能也是邁入執政第七年的安倍接下來的施政重點。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