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沙龍》徐友漁:文革已在中國重演,有人想當毛澤東第二

2018-07-08 12:10

? 人氣

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的宣傳文物。(美聯社)

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的宣傳文物。(美聯社)

今年是中國文化大革命50周年,那段「革命無罪,造反有理」、1700萬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歲月,在現代人的記憶中逐漸模糊。由龍應台文化基金會舉辦的思沙龍講座,7日邀請到曾親身參與文革的中國旅美學者徐友漁,他語出驚人地表示,文革已在中國重演,因為中共高層有人想當「毛澤東第二」。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作為親歷中國文革混亂時期,並在恢復高考後首批重回大學、並且進入學術界的知識分子,徐友漁對時代有著深刻的體會,也深切反思中國的命運,他目前是海內外知名的文革研究專家,著有文革《形形色色的造反——紅衛兵精神素質的形成及演變》,到美國The New School擔任駐校學者期間,開的課程名稱就叫「文化大革命的反省」。

20180707-前纽约The New School駐校學者徐友漁7日出席「思沙龍 1968:形形色色的造反」講座。(顏麟宇攝)
徐友漁7日出席「思沙龍 1968:形形色色的造反」講座。(顏麟宇攝)

曾是紅衛兵,慶幸「沒有權力去做壞事」

7日的座談以「1968:形形色色的造反」為題,主持人《上報》董事長王健壯向徐友漁請教在文革的親身經歷。徐友漁回應,1966年爆發文革時,他正值高三,要準備考大學,他那一代人從沒經歷共產革命,以為人生就要平庸無奇地虛度了,沒想到文化大革命爆發,青年們起初懷抱極其狂熱的心情,甘願為毛澤東拋頭顱、灑熱血,貢獻自己的青春。

20180707-上報董事長王健壯7日出席「思沙龍 1968:形形色色的造反」講座。(顏麟宇攝)
上報董事長王健壯7日出席「思沙龍 1968:形形色色的造反」講座。(顏麟宇攝)

談到身為紅衛兵是否做出傷天害理的事,徐友漁說,文革初期不是所有青年都能夠搞革命,必須血統正確才能造反,所以有句話說「只許左派造反、不准右派翻天」。家庭出身是農工軍的「紅五類」學生,才有資格抄家、批鬥和奪權,背景是地主、富農、右派的「黑五類」學生則因為父輩是反動派,被剝奪參加批鬥與造反的資格。

徐友漁謙稱他並非比別人更有道德,而是連做壞事的權力都沒有。因為徐的出身並非「紅五類」,所以沒有資格去做燒圖書館、砸廟這種虧心事。然而在集體喪失理性的社會下,「如果我當時是工人階級出身,這種壞事我一定會做的。」但當觀眾問到,如果再回到50年前的中國,「你還會選擇支持文革嗎?」他斷然回答:「我肯定不會。」

20180707-中研院士管中閔7日出席「思沙龍 1968:形形色色的造反」講座。(顏麟宇攝)
中研院士管中閔7日出席「思沙龍 1968:形形色色的造反」講座。(顏麟宇攝)

文革之後才有「真造反」—造就獨立思考的一代人

文革期間,徐友漁成為四川紅衛兵組織核心人物,逐漸感受到文革的政治黑暗內幕,以及中共朝令夕改,任何人都有可能隔日成為被批鬥的對象,於是他便醒悟過來,開始重新反思文革的真正意義。

1968年12月,毛澤東號召數百萬知識青年參加「上山下鄉」運動,美其名是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實際上是將城市裡的紅衛兵趕下政治舞台。徐友漁指出,這些年僅15、16歲知青放聲大哭向親人告別,「同時告別自己以前抱有的政治信念。」他們到農村才發現中國不如共產黨吹噓的那麼繁榮、幸福,鄉下地方一天的勞動所得,還不夠買一顆雞蛋,也就是說,知青的勞動價值還不如一隻母雞。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