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娜拉出走以後」才是太陽花的考驗

2015-03-23 06:10

? 人氣

太陽花運動一周年,學運團體黑島青在立法院外辦起攝影展。(楊子磊攝)

太陽花運動一周年,學運團體黑島青在立法院外辦起攝影展。(楊子磊攝)

太陽花學運轉瞬週年了。經過一整年後續觀查,它的影響力堪稱無遠弗屈,政治、社會、文化都受衝擊;它的歷史地位更是鞏固,除了馬政府外,大概沒有人不對其道德勇氣及啓蒙功績予以肯定。雖然也有人討論其成敗,說他們推動的改革尚未成功,但那是掌權者及朝野政黨怠惰,它只證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借用一句文學修詞,「娜拉出走以後」才是太陽花的真正考驗。


易卜生社會劇《玩偶之家》在中國五四運動後引起長久討論。娜拉與舊社會決裂出走,並不是問題的結束,反而是一大堆新問題的開始:她如何安身立命?如何改造世界?如何為她的出走畫下完美句點?「娜拉出走以後」於是變成所有反抗者、改革者接下來要面對的嚴肅課題。


太陽花學運的轟轟烈烈無殊「娜拉出走」,它還啓蒙了千千萬萬「娜拉」,讓公民社會一夕覺醒,有如去年四月我的評語:「過去將近一個月,全台灣都沈浸在對318學運的心情激盪裡,由震撼、凝視、傾聽到認同、尊敬、感謝,大家都經受了一場畢生罕逢的啓蒙洗禮。太陽花的成功不在塑造英雄、創造政治對抗新形式,而在它讓已死的民主信念復活,讓絕望的大地萌發生機,讓所有有良心的人感動落淚。簡單一句話,它重新點燃了台灣希望。」

(當革命的種子播下,熱情就不會熄火。佔領立法院最後一天,余志偉攝)


有覺醒的公民社會,才有風起雲湧的公民介入、公民投票、公民組黨、公民審議(批判),創造去年1129國民黨大崩盤及柯P「超越藍綠,改變成真」的政治除魅,創造今年前所未有「全民體檢慈濟」的宗教除魅,以及創造未來「主權在民」而非「主權在黨」的公民新時代。


試想,連宗教這塊最陰暗、最裝神弄鬼、最容易假冒神聖、恐嚇人心的禁地都能突破了,還有什麼禁忌是不能突破的?馬丁路德質疑並打破最神聖的教皇權威後,「主要廊柱倒塌,其餘廊柱跟着倒塌」,中世紀正式結束。台灣同樣也在打破政治及宗教的黑暗權威後,「中世紀」正在結束。


就促成公民社會覺醒、啓蒙了千千萬萬「娜拉」而言,太陽花的成功是堪與五四運動比美(但五四運動示威學生「火燒趙家樓」,沒有一個受到號稱反動的北洋軍閥政府起訴,太陽花學運竟被自稱民主的馬政府起訴一百多人)、無懈可擊的。太陽花的主要考驗是在自己,也就是如何安身立命、改造世界,為「後太陽花」畫下完美句點。

還記得去年太陽花「出關播種」,林飛帆曽代表集體發下豪語:「我們懷抱理想而來,承擔責任而去」、「佔領國會只是這場行動的前言,下一章將在民間社會裡展開」、「接下來針對服貿、監督條例、公民憲政會議等三條戰線,要把運動從單一議題推展到憲政層次高度」、「台灣就是我們接下來的責任」。很顯然,他們對「娜拉出走以後」是有信心及準備的。

(林飛帆與陳為廷在立法院的最後一天。余志偉攝)


問題是,如果不能成功整合太陽花世代,匯聚成「集體討價還價力量」,以上三條戰線是很難推動的。太陽花領袖之一的魏揚近日就提出「後318台灣社會普遍缺乏社會想像、社會內涵」的問題,包括1129反國民黨勢力大獲全勝後,社會運動的政治化如何進行?社會運動與政治的關係為何?我們希望台灣成為一個什麼樣的社會、什麼樣的國家與共同體?


有兩個重點,也可以說是解答。第一、與政黨關係。改革要落實,還得靠政黨;太陽花世代必須一面組黨,一面在自己羽翼未豐前,善用選票及輿論等「集體討價還價力量」,選擇合作對象,讓政黨為改革效力(不只是空口允諾,而是要實踐)。第二、與政治及國家共同體關係。共同尊重中華民國存在,不要為了無謂的意識形態爭議(尤其是號稱兩岸「沒有共識的共識」的九二共識),陷入混戰,「因小失大」、「捨近求遠」、「務虛棄實」,削弱了世代力量及改革力量。


台灣的政黨與支持者關係,長期以來是支持而非合作關係。這種單向支持形同「效忠」,其結果就是政黨自行其是、只為自己(黨員及黨)私利,不顧人民死活。政治行為類似博奕論「囚徒困境」,每方皆追求自己最大利益;如果一方選擇完全相信(效忠)另一方,對方就會出賣你,因為出賣你符合他最大利益。


要破解「囚徒困境」,必須改採「以牙還牙」策略,以合作換互惠、以背叛換背叛,讓對手清楚了解,支持是有條件的,每一個人都是「中間選民」,哪一黨辜負了我們,我們就懲罰哪一黨。這種「以牙還牙」的投票及支持策略,最符合人民利益、國家利益。1129就是「以牙還牙」的最佳示範。

(318佔領立法院的最後一天。余志偉攝)


至於國家共同體關係,不從認同中華民國出發,人民與人民、團體與團體間就會四分五裂,亡國只是早晚間事,還談什麼改革,談什麼「社會想像」、「歷史想像」。中華民國當然就是台灣,但它名字還叫中國,不同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國,所以「一中各表」並不等於「各表一中」,九二共識之稱為兩岸「沒有共識的共識」,就在於我方注重「各表」,中方注重「一中」,彼此存異求同。柯文哲說「不知道九二共識是什麼」,正是九二共識最好的註腳。


一個不知道是什麼、又沒有共識的九二共識,不過就是兩岸和平及穩定關係的「通關密語」吧了,大家需要害怕什麼?質疑什麼?就現階段而言,沒有什麼比「策略性模糊」更有益台灣的對外交往了。想想馬其頓經過多少委曲求全,最後才獲加入聯合國,新加坡經過多少困頓,最後才打造出今天新加坡。那些只想打破沙鍋問到底,凡事追求「一翻兩瞪眼」的人,實在不適於台灣這種最需政治生存智慧(如同早年新加坡)的環境。


參加太陽花學運需要道德勇氣,「娜拉出走以後」需要的則是智慧。太陽花學運世代有什麼樣的世代整合及現實政治智慧,不但考驗著「後太陽花」,也攸關著「尚未成功」的各種改革。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