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長壽觀點:北京對香港控制達史上最高,亞洲金融中心誰將鬥勝出?

2021-02-11 07:20

? 人氣

北京對香港的管控及影響越來越大,但在成本的考量上,許多金融機構仍未放棄香港。(示意圖,AP)

北京對香港的管控及影響越來越大,但在成本的考量上,許多金融機構仍未放棄香港。(示意圖,AP)

香港、新加坡、日本誰將勝出?

香港的角色正在轉變,雖然北京對香港的管控及影響越來越大,但在成本的考量上,許多金融機構仍未放棄香港,而新加坡和日本則急起直追,積極爭取成為金融中心。各地區之間的競爭越劇烈,對亞洲的發展將越有利。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香港的衰落其實沒有人們說得那麼嚴重,雖然中國實施了嚴苛的《國安法》,但這座前英國殖民地如今依然是亞洲首要金融中心。金融資本與人才的外流,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多。

離開香港 成本遠大於收益

因為慣性的力量很大,對許多金融機構來說,離開香港的成本都遠大於收益。

雖說好幾家對沖基金將在新加坡設點, 但它們都沒放棄香港。對沖基金研究機構Eurekahedge指出,香港的對沖基金金額遙遙領先其他亞洲國家,管理的資產總額超過910億美元,超越新加坡、日本、澳洲的總和。

香港在2020年的IPO市場是全球亞軍,僅次於以那斯達克為首的紐約。2020年有145家公司在香港上市,募資總額達3,973億港幣(折合約512億美元)。雖然IPO件數比2019年的164宗低12%,募資額卻增加了26%。即便武漢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景氣低迷,香港股市依然亮眼。

這些2020年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大多來自中國,占了募資額的98%。德勤中國(Deloitte China)的數據顯示,16支股票平均至少各募到了78億港幣,其中有6支是二次發行。

如果中國沒有突然中止螞蟻集團的IPO,香港2020年的募資總額甚至可能會再增加185億美元。當時螞蟻集團預計募集370億美元,一半在上海,一半在香港進行。

但這也正是香港的困境:它的資本市場任由位於北京的中共擺布,必須隨著政治起舞。而對中國統治者來說,螞蟻集團已經大到開始侵蝕銀行業的地盤,會讓國家更難掌控金融體系,所以需要出手縮小它的規模。

近來的香港逐漸轉型為中國的離岸金融中心,不再著力於獨霸亞洲。最明顯的改變,就是北京干預了香港的司法獨立性。司法一旦不再獨立,那些想要跨國經營的金融科技公司就不會把亞洲總部設在香港,而會轉向新加坡。

獅城崛起 打造東南亞數位金融系統

新加坡即將取代香港,成為亞洲最重要的金融科技中心。東南亞的數位金融正在快速成長,廠商很適合在新加坡統括全局。因此,以轉帳聞名的Transfer Wise和新型銀行Revolut這些英國金融科技巨頭,都把總部設在新加坡,而非香港。研究機構奧緯(Oliver Wyman)的資料顯示,經營東南亞業務的金融科技公司有40%把總部設在獅城,該地2015至2019年的金融科技投資總額占了東南亞的65%。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