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川普寧死不認輸?

2020-12-02 06:50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聲稱一旦選舉人團12月14日正式認定拜登當選,他「當然會」離開白宮。(AP)

美國總統川普聲稱一旦選舉人團12月14日正式認定拜登當選,他「當然會」離開白宮。(AP)

川普到底要幹嘛?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原本還以為他會使出什麼「虎爪絕戶手」(金庸武俠小說裡的拼命絕招),可是法律戰打得2266,唯一寄望是12月14日各州選舉人行使投票權「翻盤」,可是美國的民主內功深厚,豈是虛晃兩招可以動搖?

可是他的推特仍然嘴硬,還在堅持「我贏了選舉」,而美國的民調也顯示,仍有一半共和黨選民認為川普贏了選舉,但那有什麼實質意義嗎?如果有,不過就是讓拜登和他的新執政團隊難過而已。肯定不能改變既成事實,而且會造成對美國的傷害——他畢竟還是現任總統,幹嘛要做傷害美國的事情?

直到看見一個報導,一位曾經在1980年代為川普管理賭場的歐唐納說:「輸家是川普最常拿來攻擊別人的用詞,在他的腦袋裡,最糟糕的就是變成『輸家』。為了避免被稱為輸家,他願意做任何事或說任何話。」於是豁然明白。

確實,川普口中常聽到「loser」這個字,可是我們中國字裡的「輸家」很難體會他那種貶意。我的體會是,「認輸」對川普而言,非常非常的「沒面子」——這麼說,中國人就比較能體會了。

「面子」對中國人而言,即使不是生死大事,也是存亡大事,沒了面子就很難在社會/群體/公司裡生存,於是有「死要面子」的行為出現。

川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召開記者會,繼續推銷各種陰謀論與選取欺詐的所謂證據。(美聯社)
川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舉行記者會,繼續推銷各種陰謀論與選取欺詐的所謂證據。(美聯社)

易中天先生講過,中國人死要面子有三個層次:

一是寧願死,也要面子。他舉的例子是伯夷、叔齊兄弟,儘管不贊成商紂王所為,但是他們既然是商朝臣子,在周武王滅紂之後,「義不食周粟」,跑到首陽山上隱居,採薇(有很多不同註釋,以「野菜」理解可也)而食。可是就有人跑去跟他們說,「這薇還不是周王的嗎?」,兩兄弟於是絕食而死。

二是即便死了,也還要爭面子。他舉的例子是春秋楚成王,兒子商臣發動軍事政變,他眼看無法挽回情勢,要求吃過熊掌才死,可是商臣不答應,他只好上吊而死。可是他死了卻不瞑目,縊死者不閉眼睛是很嚇人的,有大臣說,大王是因為不放心他的諡號而不瞑目——諡號是古人對死者的終身評價,可說是死後的面子。原本楚國大夫給他定的諡號是「靈」,那是一個不全然肯定的諡號,可以有多種意思,但是貶多褒少,所以他不肯閉眼睛,最後決議改為「成」,安民立政曰成,這是個全然正面的諡號,於是楚成王溘眼安息。

三是為了面子要別人去死。他舉的例子是春秋鄭國的大夫子公,子公有一天上朝時「食指大動」,他對同儕吹牛:「我每次食指大動就有好東西吃」,果然那天鄭靈公命人烹煮一隻楚人送來的鼉(大鱉)分給大夫們吃。子公因此得意「看吧,果然食指大動應驗了」,可是鄭靈公聽到這話,於是下令不分給子公吃,子公面子上掛不住,走到烹鼉的鼎邊「染指於鼎,嚐之而出」。事情一發不可收拾,鄭靈公派人要殺子公,子公索性發動兵變,殺了鄭靈公,另立他的弟弟為國君。

川普的情況肯定不是第一種,情況大概也不會演變為第二種——川普想煞要將他的頭像刻上總統山,他在群眾和記者會場合一再擺出一個姿勢(左手肘靠桌,使自己呈現左傾向右上看),那是練習過的,正好放在總統山四個總統頭像的(面向總統山)右邊空位,可是美國人民應該不可能讓他如願。

第三種情況剛好適用:鄭國君臣那一場鬧劇真個是「君不君,臣不臣」,但本質上是面子問題。在鄭靈公來說,要怎麼分鼉羹,那是我國君的權力,你染指於鼎(鼎又有著君權的象徵意義)是藐視國君,是可忍孰不可忍!可是在子公來說,食指大動就有好東西吃,那是一種天賦,是老天給我的,你的君權也還不是老天給的(君權神授),你憑什麼不給我吃?然而,事情發展到那樣的結局,公孫策講一句刻薄話:兩個王八從此失去了再吃王八的機會。

簡單說,鄭靈公的作風不得士大夫之心,所以子公發動政變有其他大夫響應,他也肯定不得民心,所以政變結果是叛軍獲勝——這說明了前面故事中楚成王不肯瞑目的理由,「靈」是一個不太好的諡號,鄭靈公不好,所以得此諡號。而川普不得人心因此落選,他落選了還不讓拜登好過,事實上會傷到美國,還想要留下好名聲嗎?

*作者為專欄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哲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