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5年:《風傳媒》專訪吾爾開希(中)

2014-06-03 10:30

? 人氣

吾爾開希近照,攝於台北。(美聯社)

吾爾開希近照,攝於台北。(美聯社)

編者按:今年為中國六四事 25周年,《風傳媒》專訪當時身為六四學運的領導者之一的吾爾開希。他除了娓娓道來多年來的心路歷程,也談到當時已討論出卻無法實現的「退場機制」,還有他對中國政治的針砭與展望。他送給海峽兩岸的年輕人各一句話作為期許,也這場學運留下註腳,本文同步刊登於《風傳媒》主網站與特別企畫的「六四事件25周年專題報導」專頁。

◆第二部份:審視現在


【評價】


Q:六四運動迄今已過了25年,這25年來中國發生了極大的變化,今天我們再來評價這場運動,你認為六四運動在中國的發展進程裡扮演了什麼角色?

A:20世紀,世界各地都在進行兩個大運動:反法西斯(anti-fascism)與反共(anti-communism),前者以爆發兩次世界大戰的慘痛代價完成,後者則以冷戰拉開序幕。

1976年,中國前國家主席華國鋒下令逮捕四人幫,結束了中國文化大革命,當時的中國在熱衷政治鬥爭與破壞文化傳統的瘋狂氛圍下無心生產,有的僅是樣板宣傳數字,遑論農村中的飢餓慘狀。

1978年,中國安徽省面臨旱災,當地鳳陽縣小井庄與小崗村等地的農民決定實行「包產到戶」,均分生產小隊下轄的土地與勞動工具,展開自負盈虧的農業生產,當時的村民與村書記還簽下生死狀,若有人因私分共有財產重罪入獄,其他村民將負責照顧入獄者的家人。

當年安徽省村民所共同簽下的生死狀。(取自網路)

這兩個村在當年的農業收入中就創造了驚人的成績,不久後被上報至中共中央,中共於1979年的《關於加快農業發展若干問題的決定》中依然規定不得私分田地,但早在1978年安徽與四川兩省便已試行包產到組(或到戶)的農業生產責任制,同時取得了超過往年的好收成。

1980年5月31日,時任中國最高領導人的鄧小平在黨中央的講話公開支持了這項措施。不久,中國所有的農村都開始強制實行以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為主要形式的的體制轉變,在堅持土地最終所有權為國家的情況下,許可農民自行生產、自負盈虧,只繳納部分農業產品。並鼓勵農村發展鄉鎮企業和農業副業,鄧小平將安徽農民求生存的下下策攬成了自己的政績。

但改革開放帶來的社會問題並沒有解決樣板可以參考,因此當1989年4月的學生運動組織成功後,為中國社會所帶來的鬆綁效果無人可以否認,況且不只在中國,六四運動還成為了當時東歐、東德,甚或蘇聯垮台到冷戰結束的反共運動先聲,這是這場運動的歷史評價與定位,但令人惋惜的是,這場運動卻也是冷戰結束前一連串反共戰役中,唯一沒有成功的。

【對比】

Q : 在六四運動發生之時,中國社會正處於重重矛盾之中,這也正是當年抗議運動會興起的原因之一。對比當年,雖然目前的中國社會在經濟上有傲人的發展,但仍不乏嚴重的腐敗和社會不公,你認為現在還有發生類似六四運動那樣的抗議運動的條件嗎?


A :可能性其實還不小。中國每年平均發生20萬件群眾抗議事件,你可以試著算算看一天發生了幾件?再者,從2007年起,中國內部的維穩支出竟然比國防軍費支出還要高,公布了幾年後,可能中國政府覺得有點蠢,所以2014年便不公布了,但你可以看出,中國政府所面臨的國內壓力有多大。

中國維穩經費逐年增長。(取自主場新聞網站)

以歷史為師,明朝末年的崇禎年間,東廠不夠還另設西廠,全中國成為警察國家,最後在一夕間,明朝政權崩盤。清朝末年,清廷面對孫中山等革命黨人的挑戰,自滿的認為「在北洋海軍面前,革命黨不值一哂」,孰知全國響應革命後,清帝迅速發表遜位聲明,曾經被認為「不值一哂」的革命黨終結了中國2千多年的帝制。

這兩次朝代更易的關鍵,都在於當政者沒有妥善體認並處理民間要求政府改革的壓力,無處宣洩的壓力一旦爆發,當政者往往首當其衝,無法抵擋。現今的中國政府亦然,如果沒有好好妥善的回應社會壓力,我預測中共政權將一夕崩盤。


(文待續,更多六四25周年相關報導,請參閱風傳媒專題報導,網址為:http://event.stormmediagroup.com/tiananmen_incident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