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曉紅觀察:法國瑪琳勒潘落選,但您敢打賭五年後她不會當選嗎?

2017-05-11 06:30

? 人氣

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N)領導人勒潘的活動場合必有藍玫瑰(AP)。

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N)領導人勒潘的活動場合必有藍玫瑰(AP)。

法國大選的數周前,我來到北部小鎮格蘭桑(Grande Synthe)。那裡有一個難民營,剛被一場大火摧毀,裡面來自各國的難民無處可去,其中部份人被送去當地的體育館暫住幾天。面對即將流落街頭的命運,他們的焦慮和恐懼流露在臉上﹕格蘭桑這樣的法國城鎮,不是一個可以讓他們流落街頭的地方。

走在格蘭桑街上,最醒目的一樣東西就是選舉海報,特別是法西斯政黨「國家前線」(Front National)領導瑪琳勒潘(Marine le Pen)的大頭海報。海報上她看似是一位中年婦女慈祥的微笑,隱藏的是最醜惡的種族主義。瑪琳勒潘在今年初,就曾「突襲」造訪這裡的難民營,為她的選舉造勢。難民營的管理單位不允許她進入,而她竟在難民營門口自行拍照,在社會媒體上大喊「這是我們國家面臨的嚴重危機」,「我們必須關閉國境」等等。

「國家前線」的思想,在這小鎮裡體現出來的是日常種族主義事件。它最直接的受害者,就是這裡的難民。難民營雖位于小鎮郊外,難民與鎮民毫無生活上的交集,這些「外來者」卻一直是部份鎮民的眼中釘。來自伊拉克的數位難民告訴我,他們只要外出,離開難民營才幾步路,就會經常在公路上碰到向他們怒罵叫囂的鎮民。不需要語言,他們早已明白自己不受這個地方的歡迎。

瑪琳勒潘的選舉海報 (白曉紅 攝)
瑪琳勒潘的選舉海報 (白曉紅 攝)

大選前的數周以來,選戰和「國家前線」的動向,都牽動着法國境內難民和庇護申請者的情緒。「國家前線」的執政可能,是每位「外來者」的恐懼。

五月七日,第二場大選結束,傍晚時刻選票結果漸定,而我已收到多位庇護申請者的來訊,「瑪琳勒潘落選了﹗」「太好了﹗」擔憂了好幾個月的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雖然法國媒體多年來早已將「國家前線」正當化,將它看作主流政治的正當勢力,對移民社群,難民,庇護申請者和所有「外來者」來說,「國家前線」很清楚的一直都是一個法西斯政黨。

「國家前線」的被正當化,就是它何以能贏得一千一百萬選票的原因。「國家前線」于一九七二年成立時,它的領導層由這些份子組成﹕前任Waffen-SS(過去德國納粹黨的武裝支部)的軍官,過去參與反對阿爾及利亞獨立的極右人士,二次大戰前和大戰期間活躍的法西斯政黨法國大眾黨(PPF)老黨員和同情者,以及二次大戰後的新法西斯運動,如「青年民族」(Jeune Nation)和「新秩序」(Ordre Nouveau)裡的活躍份子。倫敦Kings' College教授Jim Wolfreys這麼說﹕「『新秩序』的那些領導人成立『國家前線』的目的,就是要使得法西斯主義復甦起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