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節縮經費以為政治災難之預防措施

2014-07-14 05:48

? 人氣

柯文哲、沈富雄呼籲壓縮選舉經費,對財力最雄厚的連勝文未嘗不是福音。(資料照,吳逸驊、余志偉攝)

柯文哲、沈富雄呼籲壓縮選舉經費,對財力最雄厚的連勝文未嘗不是福音。(資料照,吳逸驊、余志偉攝)

但凡選舉,不可能不花錢,早年要印傳單,現在宣傳海報之外還要刊廣告;早年要買票,現在一樣少不了樁腳的「走路工」,甚至同黨公職候選人願意「沾光」掛上合照,有依看板海報計算補貼,也有月結共同支援經費,這筆錢甚至從選舉半年、一年前就可以起算。

台灣選舉花錢,美國選舉更花錢,2012年台灣總統大選,藍綠陣營各自募款七至四億多,比諸四年前的2008年大選,募款所得已經「小小節縮」,08年選舉根據監察院的候選人申報資料,藍綠陣營也有七、八億之譜的獻金進帳。這個數字擺在美國大選都是「小巫」,2012年美國估計總統大選耗費資金將達到六十億──美金,巨額選舉開支伴隨的必然就是無所不在的政商關係(遊說壓力),由此可以想見,為什麼從美牛、美豬到軍購,都是美國總統的重責大任,非要強迫輸出不可。

奇特的是,不論美國或台灣,選舉經費制度始終有意識的朝緊縮方向改革,然而,愈改選舉資金的洞就愈大。美國節制企業的政治獻金,就冒出「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可以瘋狂募資;台灣檯面上限制企業捐款上限,就有檯面下化整為零的辦法。

沒有政治獻金法的年代,省長選舉經費就已經破兩位數的億,但是,沒人承認。當年宋楚瑜申報經費與法定上限一毛不差,還被引為笑談。蔡英文申報經費七億多比馬英九四億多出快一倍,結論是:蔡陣營比馬陣營「誠實」,原因很簡單,四年前的2008大選,馬英九聲勢最高,輕輕鬆鬆也花了六、七億。

因為選舉確實花錢一般而言,只要不把錢搬回自家,成為弊案,法律和民意對候選人的「募款」相對寬容。馬英九能以大水庫解釋他的特別費,宋楚瑜興票案類似,獨獨扁案開解不了,實在是因為搬太多,多到解釋不通了。法律制度的設計,不但容許政治獻金,還容許競選結餘款成為候選人的「私款」,在獻金之外,還給了政黨補助款與候選人的選票補助款,林林種種的設計,幾乎確保有一定實力者,不必當選只要跨過最低得票門檻,選舉就是一本萬利的高獲利投資行為。

八千萬是笑話 二千萬是神話

這次台北市長選舉,資產最雄厚的國民黨參選人連勝文提出競選經費上限八千萬,被對手柯文哲譏笑,無黨籍參選的沈富雄則要求藍綠背書兩千萬競選,超支者同額捐給社福機構,至於沈自己設定「六百萬」。

八千萬是依照選罷法估算的法定「上限」,即使超支只要誠實申報也不會受罰,連、柯分別開口問問馬、扁的市長選舉支出,就知道這是個笑話,根據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得票最少的候選人李應元的說法,當年陳水扁出手給他的就是五千萬;選一個市長,這個數字翻三倍都不止。沈富雄六百萬目標不是當選,而是要讓自己得票數跨越拿得回選舉保証金的門檻,至於另一位無黨籍馮光遠,果若登記參選,大概是連保証金都保証拿不回來,他用兩百萬表演一場「行動藝術」,旨在理念宣揚,只可惜沒有門票收入。

儘管八千萬是笑話,二千萬是神話,年底台北市長選舉還是有機會壓低競選經費,因為連勝文是財力大到必須防止被坑;柯文哲即使有點小錢,誠如他老婆所言,砸錢遊戲也不是他們玩得起的;此外,選情混沌難明,既要押當選還要押兩岸,高難度的投資分析,會讓過去勇於政治投資的企業相對保守。

更重要的,從扁到馬迄十四年經驗,對國內企業主而言,可謂不堪回首的慘痛過往,不論押藍押綠或兩者通押,下場處境都一般般,倒楣的潛逃國外迄今,如陳由豪、王又曾;半倒楣的難避司法網羅,如趙藤雄、馬志玲夫婦;即使不倒楣的也沒落得好名聲,如殷琪、蔡明忠和徐旭東;前例斑斑可考,何況社會反富氣氛濃厚,企業主再對政治熱情,也不可能一往情深的花大錢搞臭自己,企業不花錢,候選人想砸也沒子彈可砸。

如果這是一場沈悶無聊的選局,藍綠候選人都讓人不放心,不論當選者是誰,都很有可能是另一場政治災難的實驗,那麼何妨把競選經費正常化當作災難發生後,減少痛苦的「預防性措施」,少捐點也少花點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