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油變身CP值破錶神物「家事皂」!一個小工站的惜物經:如果用一些巧思,我們可以不要有那麼多的浪費

2020-01-23 09:00

? 人氣

以廢油製成的「家事皂」一塊50元,雖然不會拿來洗身體,但洗衣服、洗碗盤、洗鞋的皂卻是再適合不過,可以洗上足足半年,再油膩的鍋碗瓢盆佐上海綿刷洗就能清爽潔淨,廢油經過巧思也能變身神物!(謝孟穎攝)

以廢油製成的「家事皂」一塊50元,雖然不會拿來洗身體,但洗衣服、洗碗盤、洗鞋的皂卻是再適合不過,可以洗上足足半年,再油膩的鍋碗瓢盆佐上海綿刷洗就能清爽潔淨,廢油經過巧思也能變身神物!(謝孟穎攝)

那些被遺棄的,有多少是還能用的?每逢周末,台北的市集便會不定期現身「漂泊工站」,賣的看似是市集常見手工皂,其中專門拿來洗碗盤、洗衣服、洗鞋清潔力極強的「家事皂」卻是利用要倒掉的食用油製成,一塊塊漆色精緻、可以懷舊地用粉筆書寫的「黑板」則是由舊窗框製成──這些本來要丟掉的東西,在漂泊工站都重獲新生成為精緻文創品,專案經理范軒昂說:「如果用一些巧思,我們可以不要有那麼多的浪費。」

一塊50元佛心價!超省水「家事皂」讓洗碗洗衣心情都輕盈:每次刊出來,都會有人留言說「好用」還轉分享

「漂泊工站」成立於2015年,以街友工作的「中繼站」為主要任務,曾經被職場、被社會拒絕而漂泊於街頭的中老年人,都有機會在這裡得到重生。有些人曾經做過保全、清潔總是不到一個月就被辭退,有些人拚命想找工作卻因為年紀大、在街頭的睡眠問題再三碰壁,但來到漂泊工站,他們可以是職人、是師傅、是市集銷售神手;說起大哥們的銷售功力連范軒昂都自嘆不如,他們那老師傅的形象,只要一句「好用」就足以讓客人買單。

說起社福團體的商品,社會大眾或許會以為是賣愛心的,然而這些公益品實際上暗藏許多沒有打廣告的好東西,漂泊工站亦如是。這裡賣的第一主打商品是手工皂,可以洗頭的何首烏皂、有天然顆粒去角質的紅豆米糠皂、滋養柔潤的南瓜牛奶皂等皆是以上等油脂製成,跟市售手工皂相比是佛心的100元出頭。

(漂泊工站提供)
可以洗頭的何首烏皂、有天然顆粒去角質的紅豆米糠皂、滋養柔潤的南瓜牛奶皂等皆是以上等油脂製成,跟市售手工皂相比是佛心的100元出頭。(漂泊工站提供)

這些皂的好,一用過就回不去。一位變成常客的清潔大姐便告訴工站:「她覺得平常洗身體都癢癢的,但她後來買了南瓜牛奶,她覺得洗完以後皮膚發癢的狀況消失了!」也有些人反應用沐浴乳肥皂會過敏發癢,用了手工皂以後就大幅舒緩,也有人原本換了手工皂以後覺得浴室變得清爽無比,瓶瓶罐罐們都消失了、只要放個皂台,減法生活讓人的心靈也輕盈起來。

更特別的或許是以廢油製成的「家事皂」──這些廢油不會被拿來做成洗身體的皂,但做成洗衣服、洗碗盤、洗鞋的皂卻是再適合不過,一大塊皂只要50元、可以洗上足足半年,再油膩的鍋碗瓢盆佐上海綿刷洗就能清爽潔淨,用皂洗碗也不會產生像洗碗精那樣巨量惱人的泡沫,一沖就淨。范軒昂說,家事皂是他覺得最有趣的商品,每當臉書粉絲專頁刊出家事皂,下面總會有人留言、說好用、還幫忙轉分享。

充滿濃濃懷舊風味的手作黑板,也是以舊物改造的──這些實木窗框可能來自被拆掉的房子、回收場、過年打掃除時節的路邊,雖然已經不符合當代氣密窗需求,經過打磨拋光、再上漆也能變成實用的物品,在復古風潮吹起的當今,擺一塊在家裡,就好像搭上時光機回到童年。

(漂泊工站提供)
這些實木窗框可能來自被拆掉的房子、回收場、過年打掃除時節的路邊,雖然已經不符合當代氣密窗需求,經過打磨拋光、再上漆也能變成實用的物品(漂泊工站提供)

中高齡工作者的重生路:即便手抖,變換工作方法也能做出神皂

說起為何在家事皂、手作黑板這兩項商品特別用到「舊物」,范軒昂是這麼看的:「一方面來到工站的人,在社會上也被定位為『舊人』,他們85%都是中高齡者,雖然有滿強烈的工作意願,可能年齡高在外面難找到工作、能做的工作在整體勞動條件也是體力型勞動,他們年紀大、身心比較無法負荷,所以我們把這邊定位為中繼站,可以調整生活作息、身心上可以輕鬆一點……之前也有個洗腎的朋友來這邊,他來可能先休息一下再工作,比較彈性一點。」

當「舊人」遇上「舊物」,在工站就會出現一些有趣的火花。那些原以為要丟掉的東西,其實都是可以再用的,范軒昂記得有位大哥剛來時看到一大堆舊窗框,他嚇一大跳:「我以前丟掉一堆!」也有一位阿毛大哥曾經問范軒昂手作黑板賣多少錢,范軒昂說2000元,阿毛當場一臉不屑,但當阿毛自己真的做完一塊黑板,批土、上漆、為了讓漆厚實要上兩到三次、還要磨到沒顆粒再漆,一塊耗時1個多月,阿毛開始問范軒昂:「這樣賣,好像有點太便宜啊?」

漂泊工站產品(謝孟穎攝)
那些原以為要丟掉的東西,其實都是可以再用的,范軒昂記得有位大哥剛來時看到一大堆舊窗框,他嚇一大跳:「我以前丟掉一堆!」(謝孟穎攝)

本來以為要丟掉的東西,經過巧思都是有可能再生的,而原本被職場拋棄的中高齡者也是,只要有適合的環境便有機會發揮所長。范軒昂舉例,像製作手工皂的過程要秤油,但老人家容易手抖、倒過量、倒在同一鍋裡頭可能就毀了,因此工站改變製程,讓工作者分開倒油,椰子油一盆、葱麻油一盆、橄欖油一盆一一量好一好再倒一起,這些原本不會做皂的老人家也能慢慢上手,做出一塊塊備受好評的文創市集皂。這些過程都是范軒昂與工作者再三討論後改進的,這裡求的不是KPI,是細水長流的經營。

更讓范軒昂讚嘆的是這些老人家的銷售功力,儘管他們說不出像美妝廣告一般「溫柔細緻」之類的用語、一開始也覺得自己手皺皺的賣手工皂根本沒說服力,但當他們站上市集,跟客人說起自己製皂的過程,秤油、秤氫氧化鈉、打皂、曬皂經歷一個月,客人也都可以理解到這產品的製作過程、知道其物有所值,「這就像農夫自己種蔬菜出來賣,他自己知道生產過程,如果有些人嫌貴、不了解價格,他就可以跟他講。」

漂泊工站產品(謝孟穎攝)
漂泊工站產品,手作黑板半成品(謝孟穎攝)

舊物與「舊人」的新生活:讓他打磨成光、放在對的地方,每個人做工作我都會相信對社會有貢獻

營運4年多來,漂泊工站不只讓一個個曾經無家的人順利存到錢、租到房子脫離街頭,也漸漸累積起口碑,甚至吸引到理念相近的客人──同在漂泊工站工作的當代漂泊協會執委郭盈靖說,甚至還有熟客會問有沒有賣沒包裝、沒分切的大塊「裸皂」,他要自己拿保鮮盒裝回去,這樣比較環保。

手工品難免有邊角不夠完美的狀況,但這部份漂泊工站也沒浪費,一大塊皂裡不規則的零碎邊角切下來,就可以變成試用品讓客人帶回家,許多新客都是一用上癮再三回購,范軒昂也對自己的產品非常有信心:「其實我們真的算便宜,以手工皂的品項來說真的一點都不貴,平民價格但又好用。」

漂泊工站也時常在手工皂專賣店林立的永康公園市集擺攤,有些一輩子沒用過手工皂的大哥去附近看看專賣店賣多少錢,再回頭看看自己做的皂,就會知道CP值真的極高。

(漂泊工站提供)
「其實我們真的算便宜,以手工皂的品項來說真的一點都不貴,平民價格但又好用。」(漂泊工站提供)

一個環境可以讓人們的優點變成缺點、缺點被放大檢視,就像原先要被丟棄的廢油、窗框、原先被職場拒斥的老年人,但一個環境也可能讓人們的優點再次被發掘、慢慢去克服本來不擅長的事物,漂泊工站便是一個翻轉成見、讓一切人事物再次發光發熱的地方。

「讓他打磨成光、放在對的地方,每個人做工作我都相信會對社會有貢獻,到8、90歲還是會對社會有價值。」范軒昂說。而這些重生的故事,也將繼續在台北的假日市集發光發熱,等待人們去發掘生活裡的美好。

購買漂泊工站手工皂、手作黑板、市集相關資訊,詳細請參考「漂泊工站」臉書粉絲專頁(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