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友真能「睡整天」?直擊台北車站24小時:覺得自己像動物園的動物,好想我的家…

2018-07-13 18:28

? 人氣

沒睡過車站的人們,實難體會街頭生存之凶險...(圖為「愛睏」展場作品;謝孟穎翻攝)

沒睡過車站的人們,實難體會街頭生存之凶險...(圖為「愛睏」展場作品;謝孟穎翻攝)

街友真如旁人所想的「整天在睡覺」嗎?6月底的萬華剝皮寮園區,一場名為「愛睏」的展覽正式開幕,揭開街友24小時面臨的睡眠困境。台北車站規定夜間9點半以後才能坐下歇息,看似可從9點多開始一路睡到天亮,然而沒睡過車站的人們,實難體會街頭生存之凶險

據《遊民問題調查》,其實7成街友都有工作,以臨時工、出陣頭、舉牌、清潔等日薪工作為主,而就「愛睏展」揭開的街友日常,他們辛苦工作以後無法充份休息,夜裡被蚊子叮到滿臉疤、被行人盯著看、偶爾還有酒醉路人持刀鬧事、風雨來襲時棉被枕頭淋濕發臭,徹夜難眠,到了清晨5、6點,一群睡不飽的人們虛弱坐著,又要準備新一天的生活。

201807-萬華剝皮寮歷史街區「愛睏-我想好好睡覺」特展,關注街友/無家者/遊民睡眠問題(謝孟穎翻攝)
夜裡被蚊子叮到滿臉疤、被行人盯著看、偶爾還有酒醉路人持刀鬧事、風雨來襲時棉被枕頭淋濕發臭,徹夜難眠(圖為「愛睏」展場作品;謝孟穎翻攝)

「會到那種地方不是大家願意的,大家都有自己的苦衷」、「睡覺時常看到很多行人在身旁走來走去,我覺得自己就像動物園裡的動物,被別人觀看著……」這是他們的心聲。人為何生存在街頭,有些民眾會說「因為他們喜歡自由、喜歡流浪」,但若真的去看看街友的睡眠狀況,或許誰都會嘆一句:活著好難。

難以入眠的日常:蚊子叮出滿臉疤、被行人盯著「就像動物園的動物」

據當代漂泊協會調查,高達9成無家者處在長期睡不好的環境。無家的人們漂泊到台北車站,何時可以坐下休息要看站方規定,下午4點半開始佔位鋪床,把棉被、枕頭、毯子從規定的80cm黑色行李袋裡拿出來鋪好,變成他們的「房間」,晚上9點後才能睡,清晨6點又要把「房間」收回去,行李袋之外的一切家當都會視為「垃圾」,依規定必須丟棄。

201807-萬華剝皮寮歷史街區「愛睏-我想好好睡覺」特展,關注街友/無家者/遊民睡眠問題(謝孟穎翻攝)
晚上9點後才能睡,清晨6點又要把「房間」收回去,行李袋之外的一切家當都會視為「垃圾」(圖為「愛睏」展場作品;謝孟穎翻攝)

睡覺時間從晚上9點到隔天6點,9小時看似足夠,然而在「愛睏展」揭露的街友真實睡眠是這樣的,可以睡,不代表「能入睡」

「我常被蚊子咬,臉上都是一顆一顆紅豆疤,路人也都會盯著我看。很早以前媽就過世,嫂嫂對我不太好、嫌我不會賺錢,我逃出來以後得憂鬱症,睡得更差……」(阿珠)

「行李箱輪子拖地的聲音很吵,或民眾一直看我,我都會睡不著。」(雲翔)

下雨天是最大噩夢,家當會被雨淋濕、東西會發臭,感覺很不好」、「晚上下雨打雷、棉被被雨潑濕,讓我睡不好,睡不飽……」(老馬、阿娥)

「睡覺時常看到很多行人在身旁走來走去,我覺得自己就像動物園裡的動物,被別人觀看……」(嘉誠)

蚊蟲、老鼠、車聲、拖行李聲、行人的注視,看似「小事」的各種雜訊來自四面八方,層層疊疊累積傷害,侵蝕無家者的睡眠與健康,而不知何時會出現的暴力,更讓無家者們睡得膽顫心驚。

「無緣無故拿刀子來殺人」被酒醉者騷擾、家當被站方丟棄 沒有活命的空間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