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友真能「睡整天」?直擊台北車站24小時:覺得自己像動物園的動物,好想我的家…

2018-07-13 18:28

? 人氣

沒睡過車站的人們,實難體會街頭生存之凶險...(圖為「愛睏」展場作品;謝孟穎翻攝)

沒睡過車站的人們,實難體會街頭生存之凶險...(圖為「愛睏」展場作品;謝孟穎翻攝)

街友真如旁人所想的「整天在睡覺」嗎?6月底的萬華剝皮寮園區,一場名為「愛睏」的展覽正式開幕,揭開街友24小時面臨的睡眠困境。台北車站規定夜間9點半以後才能坐下歇息,看似可從9點多開始一路睡到天亮,然而沒睡過車站的人們,實難體會街頭生存之凶險

據《遊民問題調查》,其實7成街友都有工作,以臨時工、出陣頭、舉牌、清潔等日薪工作為主,而就「愛睏展」揭開的街友日常,他們辛苦工作以後無法充份休息,夜裡被蚊子叮到滿臉疤、被行人盯著看、偶爾還有酒醉路人持刀鬧事、風雨來襲時棉被枕頭淋濕發臭,徹夜難眠,到了清晨5、6點,一群睡不飽的人們虛弱坐著,又要準備新一天的生活。

201807-萬華剝皮寮歷史街區「愛睏-我想好好睡覺」特展,關注街友/無家者/遊民睡眠問題(謝孟穎翻攝)
夜裡被蚊子叮到滿臉疤、被行人盯著看、偶爾還有酒醉路人持刀鬧事、風雨來襲時棉被枕頭淋濕發臭,徹夜難眠(圖為「愛睏」展場作品;謝孟穎翻攝)

「會到那種地方不是大家願意的,大家都有自己的苦衷」、「睡覺時常看到很多行人在身旁走來走去,我覺得自己就像動物園裡的動物,被別人觀看著……」這是他們的心聲。人為何生存在街頭,有些民眾會說「因為他們喜歡自由、喜歡流浪」,但若真的去看看街友的睡眠狀況,或許誰都會嘆一句:活著好難。

難以入眠的日常:蚊子叮出滿臉疤、被行人盯著「就像動物園的動物」

據當代漂泊協會調查,高達9成無家者處在長期睡不好的環境。無家的人們漂泊到台北車站,何時可以坐下休息要看站方規定,下午4點半開始佔位鋪床,把棉被、枕頭、毯子從規定的80cm黑色行李袋裡拿出來鋪好,變成他們的「房間」,晚上9點後才能睡,清晨6點又要把「房間」收回去,行李袋之外的一切家當都會視為「垃圾」,依規定必須丟棄。

201807-萬華剝皮寮歷史街區「愛睏-我想好好睡覺」特展,關注街友/無家者/遊民睡眠問題(謝孟穎翻攝)
晚上9點後才能睡,清晨6點又要把「房間」收回去,行李袋之外的一切家當都會視為「垃圾」(圖為「愛睏」展場作品;謝孟穎翻攝)

睡覺時間從晚上9點到隔天6點,9小時看似足夠,然而在「愛睏展」揭露的街友真實睡眠是這樣的,可以睡,不代表「能入睡」

「我常被蚊子咬,臉上都是一顆一顆紅豆疤,路人也都會盯著我看。很早以前媽就過世,嫂嫂對我不太好、嫌我不會賺錢,我逃出來以後得憂鬱症,睡得更差……」(阿珠)

「行李箱輪子拖地的聲音很吵,或民眾一直看我,我都會睡不著。」(雲翔)

下雨天是最大噩夢,家當會被雨淋濕、東西會發臭,感覺很不好」、「晚上下雨打雷、棉被被雨潑濕,讓我睡不好,睡不飽……」(老馬、阿娥)

「睡覺時常看到很多行人在身旁走來走去,我覺得自己就像動物園裡的動物,被別人觀看……」(嘉誠)

蚊蟲、老鼠、車聲、拖行李聲、行人的注視,看似「小事」的各種雜訊來自四面八方,層層疊疊累積傷害,侵蝕無家者的睡眠與健康,而不知何時會出現的暴力,更讓無家者們睡得膽顫心驚。

「無緣無故拿刀子來殺人」被酒醉者騷擾、家當被站方丟棄 沒有活命的空間

「像我們在睡覺,我們會怕!我們為什麼會怕,你知道嗎?我們在睡,有些喝酒醉神經神經的,我老公上次被打,那個人無緣無故拿刀子來殺人,他腳上的傷痕都在……」無家者張大姐說。睡在街頭很常「不被當人看」,當酒醉者路過台北車站,街友就成了出氣、騷擾的對象,而他們無處可躲。

當政府突然想到要來維護車站的「門面」,無家者的困境就更雪上加霜了。當代漂泊協會郭盈靖指出,2017年世大運期間台北市政府於台北車站貼公告,「要大家明天把這些家當拿走,不希望有一堆『廢棄物』在那邊」。對此,郭盈靖嘆:「我們樓下(展場)有家當,大家去拿拿看!每天背著走那很殘忍,不是背著,而是每天扛著你的家當到處走……」

經過無家者與人權團體陳情,北市社會局提供一個80cm的黑色置物袋讓街友把家當放進去,以外的都要清除。風波看似平息了,然而7日演講時張大姐說,前陣子台鐵站方又來清除看似垃圾、實為街友珍貴「床舖」的紙箱:「誰知道前兩天他們又來把紙板收光光,這樣街友到底要去哪裡睡?」

20171108-當代漂泊協會聲援台北車站街友記者會,圖為街友家當。(盧逸峰攝)
2017年11月8日,當代漂泊協會聲援台北車站街友記者會,圖為街友家當。(盧逸峰攝)

「紙箱是大家需要的生活必需品,他們會說北車規定只能用黑色置物袋,如果沒用置物袋的話所有東西都要清除,但紙箱沒辦法裝到置物袋裡,說是『垃圾』,要清除……紙箱不是那麼好找,當你沒有紙箱、直接睡到地上,那對你的腰骨是折磨,隔天醒來整個骨頭都是硬的,沒辦法彎曲。」郭盈靖說。每天直接睡在冷硬地板,這般折磨是沒睡過的人很難想像的。

醫生建議「好好休息」 街友無奈:在街頭我怎麼能好好睡覺?

在台鐵站方規定的9小時睡眠時間裡,無家者們就算睡眠過程都沒受到任何干擾,也是不夠睡的。7月7日展場演講上,張大姐指出最大問題:「一個人不可能說一年四季都不會生病,假如生病要休息,也不能好好休息……」有家的人發燒、身體痠軟時還可以請病假躺在床上復原,無家的人就只能在城市各角落設法找到容身之處,生病都不被允許。

201807-萬華剝皮寮歷史街區「愛睏-我想好好睡覺」特展,關注街友/無家者/遊民睡眠問題(謝孟穎翻攝)
「一個人不可能說一年四季都不會生病。」就算睡眠過程都沒受到任何干擾,也是不夠睡的。(圖為「愛睏」展場作品;謝孟穎翻攝)

「愛睏展」展場文字指出,睡眠佔據人類每日約3分之1的生活,卻對剩下的3分之2產生決定性影響。充足睡眠是消除身體疲勞、維護及修護身心機能、促進身心健康的必要條件,但在街頭,長期「睡眠負債」的人們易出現注意力降低、記憶衰退、脾氣暴躁、情緒低落、頭痛、免疫力下降等問題,罹患心臟病、糖尿病、高血壓等慢性病的機率也會增高,形同慢性自殺。

「我去看醫生的時候,醫生說我睡眠不足,我告訴醫生:在街頭我怎麼能好好睡一覺?每天都有各種聲音讓我睡不飽!」無家者瓊豐說。身體出了狀況,醫師提供的萬能解藥是「好好休息」,但在街頭,好好睡一覺成了一種奢求,壞掉的身體似乎也永遠都不會好。

「晚上睡覺總會夢到和爸爸一起的快樂時光,可是現在已經回不來了,因為他已經過世了……我真的好想念我的爸爸,好想我的家。」這是街友立秋的心聲。生活如此困難,夢裡與爸爸的相遇,成了街頭夜裡少數的安慰。

201807-萬華剝皮寮歷史街區「愛睏-我想好好睡覺」特展,關注街友/無家者/遊民睡眠問題(謝孟穎翻攝)
夢裡與爸爸的相遇,成了街頭夜裡少數的安慰(圖為「愛睏」展場作品;謝孟穎翻攝)

「我在妳身邊,別擔心」一起撐出活命的空間

街頭殘酷,無家者只能靠團結撐出活命的空間,也成了台北車站小小的溫暖安慰。「愛睏展」不只點出街頭睡眠負債問題,也特別介紹台北車站南三門的無家者如何互助,例如張大姐、蔡大哥、阿蘭、阿財、阿春與欽乾伯,沒有血緣的一群人,在車頭外面成了一家人。

「我們像一家人,比自己家兄弟姐妹還要親近!」張大姐說。張大姐、蔡大哥是一對無法繼續在家中住下去而流落到台北車站的夫妻,一次出陣頭打工被領頭疏忽、沒拿到薪水、身無分文狼狽回到台北車站,蔡大哥因此決定自己接洽廟方來帶隊,揪其他無家者一起打工,也因此認識了其他成員。

20180707-萬華剝皮寮歷史街區「愛睏-我想好好睡覺」特展演講,圖為無家者雲翔、張大姐、蔡大哥(當代漂泊協會提供)
街頭殘酷,無家者只能靠團結撐出活命的空間。照片左起為雲翔、張大姐、蔡大哥。(當代漂泊協會提供)

據「愛睏展」介紹,張大姐把阿蘭、阿財當自己的孩子照顧,「我要到地下街買東西」、「注意安全,貴重的東西有沒有收好?」彼此間的情感就在這般簡單對話間流露。當過工廠老闆娘的張大姐特別有領導能力,一次可帶20人出陣頭而平順歸來,而出陣頭一次可賺500–800元,一群無家者就會一起旅遊、吃熱炒來慰勞工作之辛勞。「大家一起圍一圈吃飯,大家各拿出100元,如果不夠,就用我自己之前存的錢來付……」張大姐說。

街頭的夫妻檔、情侶檔也會支持彼此,例如阿蘭每天睡覺都怕東西被偷、怕有人侵犯她,阿財便會牽著她的手說:「我在妳身邊,別擔心。」不曾睡過街頭的張大姐,一開始緊張得整夜沒睡,而蔡大哥安慰她:「妳就當露營一樣吧。」

201807-萬華剝皮寮歷史街區「愛睏-我想好好睡覺」特展,關注街友/無家者/遊民睡眠問題(謝孟穎翻攝)
街頭的夫妻檔、情侶檔也會支持彼此(圖為「愛睏」展場作品;謝孟穎翻攝)

「街友也是市民,每個人都有他的人權跟生存權」

然而,現實生活或許不是靠團結就能改善的。對於無家者睡眠問題,台南市社會局社會工作及家庭福利科督導陳姿伶於7月日演講指出,現任行政院長賴清德在過去任職台南市長任內,曾大力支持社會局將一條較少民眾使用的地下道規劃為街友棲身之所。陳姿伶表示,賴清德曾在市政會議對各局處首長說:

每個流落街頭的街友背後都有辛酸故事,他們生命經歷、性格、狀況讓他們到這些場所四處遊走,但街友也是市民,每個人都有他的人權跟生存權,期待台南市民都能接納、同理、包容暫時無家可歸的人,讓他們在社會上有一個生存的機會……他也覺得這是民主國家維護人權最基本核心價值所在,也因此將這條地下道變成街友可以暫時歇息的地方。」

「希望大家到台北車站跟我一起想個辦法,能像那邊(台南市地下道)一樣可以遮風蔽雨。」聽完陳姿伶與在地外展社工王姿華的分享,無家者張大姐讚嘆連連,不斷表示希望台北也能有一樣的地方。

20180709-10台南市規畫給街友住宿的東豐地下道(謝孟穎攝)
台南社會局將一條閒置地下道規畫為街友棲身之處,不必再日曬雨淋,讓台北車站街友直呼羨慕(謝孟穎攝)

如果無法馬上脫離街頭,該怎麼讓無家者們安心睡個覺?剝皮寮歷史街區談的問題只是街頭生存困難的一部份,但已是無家者難以克服的巨大艱困日常,「愛睏展」不出一小時便能逛完,然而怎麼解決困境,是這座城市要花無數時間去思索的大問題。

展覽資訊│愛睏 — 我想好好睡覺

展期:2018年6月22日(五)至7月22日(日)
時間:每週五、六、日 13:00–18:00
地點:剝皮寮歷史街區(台北市萬華區廣州街161號)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