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箱涵施工年餘 中油毫不知情 未盡巡管之責

2014-08-10 07:00

? 人氣

中油3條管線所在處被高雄市政府錯誤施工近1年,中油卻毫不知情,顯見中油並未例行巡管,同樣有疏失責任。(余志偉攝)

中油3條管線所在處被高雄市政府錯誤施工近1年,中油卻毫不知情,顯見中油並未例行巡管,同樣有疏失責任。(余志偉攝)

石化業界認為,此次高雄731氣爆可歸咎的原因有二,一是「後天操作失當」,這部分華運倉儲與榮化應該擔起同樣的肇事責任,另一方面則是「先天設計不良」的過失,「目前這部分已確定高雄市政府失職,導致致命箱涵包覆3條管線。然而,中油3條管線所在處被高雄市政府錯誤施工近1年,中油卻毫不知情,顯見中油並未例行巡管,同樣有疏失責任。」

高雄731氣爆造成30死、300傷的史上最嚴重工安事故,目前已有6名中央、地方官員請辭。在高雄市政府坦承包覆3條管線的「致命箱涵」是水工處施作崗山仔2-2號工程後,可斷定此氣爆原因除了可歸咎於榮化與華運所犯下「操作失當」外,3條管線位處「致命箱涵」的「先天設計不良」也是主因。

第2個箱涵哪來的?中油市府都不知

可疑的是,為何高雄市政府的箱涵施工設計圖與竣工圖上明明都只有1個箱涵,如今卻有2個箱涵存在地面下,其中1個箱涵甚至包覆3條管線,經年累月水氣造成腐蝕情況發生。

中油發言人張瑞宗表示,3條管線施工早在1990年動工之前就知道「未來會有1個箱涵工程在旁邊」,因此還變更設計,把3條管線埋在地面下1.5公尺深的地方,讓管線穿越箱涵上方,「管線1991年4月16日完工時,附近沒有任何箱涵存在。」

而水工處施作崗山仔2-2號工程所施工的箱涵,則是在1991年11月20日動工。根據設計圖,這個箱涵的位置就是中油當初避開的地方,這個箱涵工程於1991年11月20日動工、1992年10月26日完工,並於1992年11月17日驗收。

致電高雄市政府新聞局局長丁允恭詢問另一個箱涵的施工起訖日為何,丁允恭說:「事實上,根據我們的設計圖跟竣工圖,那邊都只有1個箱涵,而且位置應該就是中油避開的那個,所以,我們真的不知道包覆3條管線的箱涵究竟何時興建的。」

國內石化業者表示,即使是管線先存在,箱涵之後才規劃,只要箱涵設計圖要經過管線的位置,一定都是請管線的所屬單位移開,讓道給箱涵,因為箱涵是要讓水流經過,不可能任意改變箱涵的高低度,但是管線容易變更。「一般來說,承包商挖到管線,一定會名正言順請中油來移開,除非這個箱涵的施工位置是錯誤的,原本就不在設計圖規劃內,所以才不敢請管線所屬單位移開。」

「沒有施工單位請我們移開管線過」

而張瑞宗表示,中油常常為了高速公路或是道路施工來變更管線路徑,甚至每年都要編列很大一筆管線遷移預算,「但就我所知,那3條管線從頭到尾,都沒有施工單位請我們移開過。有一種可能是,因為我們管線是1991年4月16日就完工,但是遲至1992年底、1993年初才啟用,在那近2年的時間內,那3條管線雖然已經埋回地面,但事實上是未啟用的未完工狀態,所以市府的資料庫內也沒有這3條管線的管理系統,事實真相也只有檢調查明才會清楚。」

另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通常管線主管機關會定期巡視管線上面的道路是否有遭破壞,以避免油管被盜油或是被破壞,但中油卻完全不知道高雄市府的工務單位在這3條管線上面的道路施工,時間甚至長達1年半到2年,顯示中油並未例行巡視該道路,恐有失管理之責。

以台塑集團為例,台塑化在西濱快速道路上近230公里的油管,每天都有18人巡視,每16到20公里就設1個整流站,全系統有16個整流站,以確保所有管線在進行陰極防蝕檢測時,有足夠的防蝕電位;延管線每公里就會有1個測試站,到台北儲運站總計有289個測試站,每季測量電位且隨時監控有沒有人通過箱涵偷鑿洞來偷油,以確保系統安全。

對此,中油發言人張瑞宗表示,3條管線是在1991年4月16日完工,但1992年底、1993年初才啟用,在沒有啟用前的狀態就是「未完工」,「可能因為沒啟用,管線是空的,裡面沒有丙烯,所以當時沒有例行巡管檢查。」

對於整起高雄氣爆事件,1業者舉例地說:「就像中油建造好一輛車,放在空地2年結果被市府莫名其妙牽去改裝,福聚買走後一直沒出問題,直到20年後被榮化買走二手車,榮化每次開車前都牽去給華運看,華運說沒事可以開,結果有一天榮化開了爆衝,結果沒避開人群還往人多的市區猛衝,撞了一堆人。你說誰該為這件事情負責任?中油、市府、榮化跟華運恐怕都難辭其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