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半導體產業楚才晉用誰的錯?

2017-01-16 06:20

? 人氣

紫光集團9日宣布,延攬前聯電執行長孫世偉出任紫光集團全球執行副總裁。(取自紫光集團官網)

紫光集團9日宣布,延攬前聯電執行長孫世偉出任紫光集團全球執行副總裁。(取自紫光集團官網)

近來中國紫光集團挖角前聯電執行長孫世偉的新聞,讓兩岸半導體產業的挖角問題再度浮上檯面。除了孫世偉之外,還有台積電蔣尚義要去中芯當獨董,以及謠傳梁孟松要去中芯的新聞。對於這些事實或是傳聞,台灣的媒體及網友多半都不以為然,除了批評對岸挖人的行為,甚至批評說這幾個人已經都不重要了。但筆者卻認為,我們除了以「道德標準」與「國家經濟安全」的角度來批判之餘,也應該站在「經濟理性」的角度看待這幾位半導體高階人才的選擇,這樣也許更能看到台灣相關產業發展的盲點,進而對症下藥、找出留住人才之道。

首先我們應該看看這些人是否值得挖角?根據媒體的報導,孫世偉曾以50歲成為聯電最年輕的資深副總,2008年他進一步被推舉為執行長,上任時聯電股價不到10元,但一年後市值增加兩倍,帶領聯電脫離營運谷底。所以看來孫世偉的確是聯電倚重的角色,而且有具體的績效。而梁孟松更不必說,他到三星所引發的一串台積電與他的官司,證明他對於台積電的確有相當的價值。筆者自己也在梁孟松新聞正熱時,檢索了一下台積電在台灣的專利,發現有梁孟松參與的比例的確很高。至於蔣尚義也是業界知名的,所以這幾位真的是台灣半導體產業的高階人才,也曾經在職務上對他們的公司和台灣的產業做出貢獻,我們不必污衊他們,也不應該把他們的西進故意裝作不在意。

中芯宣布,延攬蔣尚義擔任獨立董事,震撼國內業界。(取自「臺灣大學第八屆傑出校友」)
2016年12月21日,中芯宣布,延攬蔣尚義擔任獨立董事,震撼國內業界。(取自「台灣大學第八屆傑出校友」)

另一方面,我們是否也許先不考慮他們跳槽的方式與手段的合法性和道德性,先進一步考慮一下他們跳槽的組織環境因素?還記得幾年前有則新聞提到2010年時,馬雲在「中國綠色公司年會」的演講提到,該年稍早他曾前往台灣參加一場飯局,在座許多已白髮蒼蒼的企業家在大談創新,當下他就直言:「台灣沒希望了,假如7、80歲的人還在創新,問題就大了。」馬雲看到並說出他看到的台灣現象,也就是一堆老人在科技界還不願放手:例如台積電永遠是張忠謀,宏碁永遠是施振榮,聯電經過曹、宣,似乎大家也不知道其他人了。是否因為這樣讓很多人才上不去?而沒上去的人才只好跳槽,而且一跳就讓公司跳腳。既然如此,筆者不禁想問:「是不是這些公司出了甚麼問題?」特別是關於梁孟松,有媒體說他離開台積電是因為他對人事安排不滿;那更引起我的好奇心,為了幫台灣、幫台積電留住一個高階人才,台積電這樣指標性的公司難道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

梁孟松(翻攝自YouTube)
台積電研發部戰將梁孟松離開台積電轉戰南韓三星。作者表示,有媒體說是因為他對人事安排不滿;那更引起我的好奇心,為了幫台灣、幫台積電留住一個高階人才,台積電這樣指標性的公司難道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翻攝自YouTube)

另外筆者想到某次看一個財經節目,主持人說了一句玩笑話:「台積電除了本業,轉投資很少做好的。」這雖然是玩笑話,但仔細想想,台積電在其他轉投資事業上似乎的確沒有本業這樣當行出色,試想一個這麼大的公司,如果多角化經營的能力不夠,就很難給高階人才開疆闢土的空間,不像鴻海的戴正吳還有機會做到夏普的社長。但台積電也不是沒有嘗試過多角化經營,為什麼會失敗?可能有待台積電自己好好思考。最後,媒體有寫到這幾位有的有「人和」問題,但如果是一個「人和」有問題的人,當初如何在組織中能爬到高位?這個「人和」是因為不夠聽話?還是改革受阻下台?還是派系問題?這涉及了組織文化和台灣社會文化的問題,值得觀察研究。

近年來管理學界對於高階經營團隊(Top Management Team)對公司經營、競爭策略、企業創新的研究越來越重視,尤此可見高階經營團隊對企業的重要性。從中韓產業對台灣半導體產業高階人力的挖角來看,台灣高科技產業對於高階經營團隊的經營是否出現警訊?特別在世代交替與權力下放,以及多角化經營的現況,還有組織文化等面向上,都有改進的空間?如果我們用以上的角度來思考,想想這群正當專業經驗高峰的人才,在台灣沒有足以讓他發揮專長、自我實現的空間,卻要冒著被罵「背叛」的罵名,到對岸去找機會,反而是一種滿足「經濟理性」思考的行為?

最後,記得筆者有次參加兩岸專利論壇,有位年輕的台灣女性在提問時間時質問對岸國家知識產權局的官員,請他們管管中國廠商對台灣的惡意挖角;結果國知局官員答得很妙:「一切尊重市場機制。」就把問題打發了。作為社會主義的經濟體,對岸的官員以市場經濟的理由回應這個問題;而一直強調自由經濟、尊重市場機制的台灣,卻有要求管制的聲音,似乎有點諷刺。更何況這樣的「人才供給」,恰恰是台灣的公司自己造成的。在而對岸以「資金」、「市場」還有「機會」吸引台灣半導體產業高階人力的同時,台灣是否能回過頭來,思考除了外在市場因素,是否因為內部因素造成了人才外流?更進一步來說,台灣也應思考如何強化吸引外部人才的優勢,如培養人才的管道、生活品質等;並進一步放寬外部人才來台的限制,這樣才能讓台灣在人才市場上不再只有人才的淨流出,而能達成供需平衡。

*作者為經濟部智慧財產局專利助理審查官、國立台灣大學機械工程博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