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教師節教師不放假,我有話要說

2016-09-12 06:10

? 人氣

教師節勞工放假,老師不放假,有道理嗎?(圖為九三大遊行,教師隊伍/顏麟宇攝)

教師節勞工放假,老師不放假,有道理嗎?(圖為九三大遊行,教師隊伍/顏麟宇攝)

教師節到了,教師教師不放假,教育部長說:對教師表達敬意最重要。教師的福利太好了,有寒、暑假,又有優渥的退休金。在最近年金改革會議中,更以年金平均月退休俸6.8萬元,高居各職業別之榜首,被譏為肥貓一族。教師或退休教師曾幾何時,成眾矢之的,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對象。在此氛圍下,但凡有一教師或退休教師跳出來主張增加教師福利,都屬白目或不識時務行為。

教師的薪資結構,寒、暑假應否到校上班?寒、暑假沒有到校上班之教師是否應支薪?等問題都可以討論、改革。所有的改革都是一種劇變,而這種劇變當然會對若干小我之利益造成衝突,改革能否成功,應以國家這個大我的利益是否提高做為唯一的量尺為度。

勞工團體在成功爭取那消失的7天國定假日後,資方亦發表措詞強硬的申明表示反對。從周休二日到一休一例,朝野、勞資各方吵得沸沸揚揚,『假』要如何放?方可創造國家這個大我的最大利益,考驗著小英政府的政治智慧。

台灣在2001年開始實施周休二日制,但僅及於公務機關及學校全面實施。也就在實施周休二日制的同時,將原本的元月2日、329青年節、928教師節、1025光復節、1031蔣介石華誕、1112國父誕辰、1225行憲紀念日等7個國定假日修改為只慶祝(紀念)不放假,希望讓我們的放假制度能與國際接軌。

那消失的7天國定假日重見天日後,站在教師的立場, 928教師節放假一天慶祝,除感受到國家、社會對教師此一行業表示尊崇的暖流外,也樂見『全民』一起放假,歡度這個假期,但這個『全民』並不包含教師。回顧放假制度的改革,從實施周休二日制後,在教師節全民都只慶祝,不放假,我們也沒有計較。平心而論,老師的假期確實比較多,太過計較終非美德。

孔子曰:爾愛其羊,吾愛其禮。教師的沉默與不計較,不代表國家的休假制度,可以如此赤裸裸地被不同利益團體之操弄,而失去了章法及孔子所強調的常禮與法理。今年教師節因那消失的國定假日重見天日,將出現教師節老師們不放假,反而非老師們可以放假的弔詭現象。想一想在教師節當天,老師們仍然依規定必須拖著沉重的腳步上班,但卻有若干族群可以以教師節之名放假一天慶祝。除國定假日外,特定職業別在其特定節日放假也屬常態,如:軍人節軍人放假、勞動節勞工放假、護士節護士放假……等。如此弔詭的放假亂象,教師與非教師兩相比較兩樣情,讓教師如何能在教師節『教師節快樂』?

實施周休二日後,其實老師是此一制度下的受害者,表象是老師每年多出20天的假日(註1),真相是老師之每周的基本授課時數,並未因此而調整。換句話說,周休二日制教師周六是多出了半天的假期,但並沒有減少其工作份量,只不過是把原本應在周六的工作分攤在周一到周五完成。而原本消失的7天國定假日雖可重見天日,但卻因教師是採周休二日制而無緣適用。

民進黨從黨外時代開始,在風雨飄搖中組黨成功,到今年完全執政。從民進黨的過往窺知,一向以穿草鞋者自詡,施政理念亦有傾向照顧相對弱勢族群之斧痕。政黨可以有其政治立場,政黨為其支持者的利益發聲,均屬常態。改革會傷害若干族群的利益,我們也能理解,但是任何的改革,應以國家這個大我的利益是否提高做為唯一的量尺為度,當以合不合常禮與法理為度。休假制度在這波改革運動中做為曾經是教師,現為退休教師的我,是休假制度改革的受害者,總不能因為教師有寒、暑假,便對教師節教師卻不放假現象,仍默不作聲吧!

註1:1年有52個週六,扣除寒、暑假12周,上學周數為40周,每周多放半日共計20日。

*作者為苗栗人,退休教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