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道收費員》國民黨做不到為何民進黨政府可以? 自救會會長:小英民調破5成加上選前承諾

2016-08-17 20:50

? 人氣

國道收費員15日在民進黨部前苦候,但16日就與行政院達成共識。(洪與成攝)

國道收費員15日在民進黨部前苦候,但16日就與行政院達成共識。(洪與成攝)

勞動部長郭芳煜與行政院政委林萬億16日晚間與位於民進黨總部進行陳抗的國道收費員自救會成員進行協商,終於就賠償問題達成共識。究竟是因為什麼樣的轉折,讓新政府終於願意妥協?自救會會長孫秀鑾表示,之前國民黨政府一直不願意妥協,主要就是認為一年一聘並不適用於勞基法的年資計算,因此總是以「依法無據」回應;但總統蔡英文曾在選前就承諾會解決此事,或許是因為最近民調跌破5成的壓力,儘管多拖了半年,終究還是願意正視問題,對此她還是給予肯定。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以「一年一聘」為由,過去國民黨政府不理他們

談到藍綠政府不一樣之處,孫秀鑾指出,過去兩年來國民黨政府的一貫態度就是不太理他們,這樣也讓自救會一度面臨到很低潮的狀態,特別是高公局總是以國道收費員自救會成員當初都是「一年一聘」的約聘制,已經按照合理的資遣費算給他們,這樣的說法也總是讓社會大眾不滿國道收費員的抗爭,認為她們是一年一聘「憑什麼要求算年資」,這樣的輿論對她們來說都是傷害。

n國道自救會會長孫秀鑾。(陳耀宗攝).jpg
國道自救會會長孫秀鑾。(陳耀宗攝)

明明工作內容跟正職無異,國道收費員根本不該屬於約聘制

孫秀鑾說,問題的重點正是在於「一年一聘」,她認為約聘僱是現在社會很大的制度問題,不論她們在簽約或是受雇期間,甚至是臨時性、季節性與變動性,她們的工作內容與正職並無二異,照理說都應符合長期聘僱的不定期契約,這樣長期性的工作性質根本不該屬於約聘制,卻被過去的政府以省錢等理由框住,導致最後在抗爭期間,高公局總是可以合理地以「依法無據」回應,而不用把焦點擺在法規適用性的層面。

而這樣的情況,也讓自救會成員在過去兩年的陳抗過程中感到心灰意冷,孫秀鑾說,因為看不到前景,過程中讓許多自救會成員選擇先回去照顧家庭,在抗爭上就減弱了意願;而願意繼續陳抗的成員,則是曾經面臨到不曉得該去哪個行政單位陳抗的窘境,因為不管是哪一個單位都不願意理會她們,最後就只能去叫一叫、開個記者會,「簡直失望透頂」。

20140612-SMG0019-010-國道收費員與勞工團體赴行政院陳情-余志偉攝.jpg
國道收費員2014年6月12日赴行政院陳情。(余志偉攝)
20140610W-SMG0010-533國道收費員遠傳電信門市前抗議-吳逸驊攝.JPG
國道收費員2014年6月14日到遠傳電信門市前抗議。(吳逸驊攝)
20140604JW-SMG0012-2139-國道收費員總統官邸抗議 -吳逸驊攝.JPG
國道收費員2014年6月4日到總統官邸抗議。(吳逸驊攝)

蔡英文的承諾給自救會希望 當選後卻一拖再拖

而讓自救會看到一線希望的時刻,則是選舉時聲勢很高的蔡英文,在今年1月4日與工鬥見面時承諾,當選後就會即刻召開專案小組,解決國道收費員的年資計算與就業安置的問題。

沒想到,本來選後說的即刻展開卻沒有展開,在520蔡英文正式就職總統前,更有綠委表示「叫不動國民黨的官僚」;但520過後,新政府上任後仍然沒有任何進展,這樣的一拖再拖,也拖掉自救會成員的信心,這也讓孫秀鑾覺得,是不是民進黨根本不重視勞工,選前的承諾也沒有兌現,反向財團大老靠攏。

至於為何自救會能在此時此刻順利與行政院達成初步共識,孫秀鑾分析,主要還是蔡英文有承諾過這件事,因此也變成她躲也躲不掉的責任;再著,或許是因為最近民調跌破5成的壓力,儘管多拖了半年,終究還是願意正視問題,對此她還是給予肯定。

20160520-第14任總統、副總統就職慶祝大會.國道收費員.夜宿民進黨中央外馬路.(陳明仁攝)
第14任總統、副總統就職慶祝大會,國道收費員夜宿民進黨中央外馬路。(陳明仁攝)
2016-08-15-國道收費員民進黨部前苦候行動04-洪與成攝
國道收費員15日在民進黨部前苦候行動。(洪與成攝)

先解決國道收費員困境,再喚起大家注意約聘雇問題

此外,行政院17日所召開的記者會中,林萬億強調,國道收費員勞資爭議有其特殊原因,因此勞動部才會以專案補貼計畫,解決相關爭議,未來不會讓其他約聘僱勞資爭議援引。將不合理的約聘雇作為陳抗訴求之一的國道收費員又是如何看待?

孫秀鑾表示,畢竟她們出來要去爭取自己的權益,會員也都面對經濟壓力與家庭問題,先解決會員的問題,再喚起大家的重視也是OK的,「畢竟這是整個臺灣就業制度、大環境的問題,我們很想改變,但並不是我們所能改變的」。

20160817-行政院政委林萬億和勞動部長郭芳煜說明和國道收費員溝通事宜.(陳明仁攝)
20160817-行政院政委林萬億和勞動部長郭芳煜說明和國道收費員溝通事宜.(陳明仁攝)

雖然雙方初步達成共識,但郭芳煜所稱將設立專案補償基金,其中的款項又要如何籌出來?孫秀鑾認為,她們昨天協商過程中也一度懷疑究竟有沒有這筆錢,但還是相信行政院可以處理得很好,「對於經費來源或是行政程序怎麼做,是政府要處理的問題,我覺得不應該用這些行政程序壓著我們說沒辦法這樣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