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保持冷靜,我見到你們有點激動……」隔在警盾和「雞蛋」間的柔軟力量,香港「陣地社工」

2019-07-27 09:00

? 人氣

近一個月來,香港警民關係急劇惡化。幾乎每次遊行必見示威者叫罵「黑警」,有參與鎮壓的警員及其家屬的資料在社交平台傳播。前線警員開始不按規則佩戴辨識身份的委任證,隱藏制服上的警員編號。令公眾質疑,一旦警察在執法中行為不當,市民將難以投訴。

陳虹秀承認,當示威活動升級,抗爭者和警察都有不理智情緒。但她認為,警察的健康狀況更糟。她說,市民可通過遊行、書寫連儂牆等方式發洩情緒。而警察一來接受上級指示,將示威者當做暴徒,合理化鎮壓行動;二來從一個被人尊重的行業,到了一個遭人唾棄的行業,「對人性的扭曲很大」。

「他們手持武器,在精神狀況很差的情況下走到前線,市民該有多危險?」

香港示威現場
Getty Images

示威者,你慢慢來

除了監督警權,陳虹秀也是為了給示威者爭取時間撤離。憑借多次在前線的經歷,她認為,有些人並不是為了留守現場或衝擊警察,不過是走慢了,或者在混亂中跌倒,但卻受到傷害。

對於情緒激動的抗爭者,陳虹秀也會勸他們冷靜下來。她會拍拍他們的肩膀,說道:「慢慢來」。

但是,她堅持「不阻止衝,也不阻止留」的宗旨。「他們有自己獨立的意志。經過這麼多次,(我發現)他們做事有理性、有思考,不是亂來,每一個步驟和行為都有聊過。」

7月1日,部分示威者撞擊立法會大樓的玻璃,試圖闖入樓內。陳虹秀忍不住低聲說了一句,「逃不掉的,別撞了,警察在裏邊。」但她還是讓出位置,站在一邊。

「我望著他們,有不同年齡的人,很多很年輕。毫無經驗,推住鐵馬撞出去。為何這些年輕人要採取這樣的行動呢?到底香港怎麼樣了,令他們走到這一步?」想到這裏,陳虹秀流下淚。那是一貫堅韌的她在參與示威抗議以來唯一一次落淚。

「當我見到『雞蛋』受到不公正的對待,是我最難過的時刻」,她說。陳虹秀口中的「雞蛋」是對弱者的統稱。

警民衝突
Getty Images

電光火石間的生命

陳虹秀自己也有情緒控制不好的時候。7月13日夜晚8點左右,在上水遊行的示威者已經陸續離開,但仍有人聚集在火車站附近的天橋下,與警察對峙。幾刻鐘後,手持盾牌和警棍的防暴警察分批從天橋上推進。一位示威者在夾攻之下衝向天橋的圍欄,試圖跳橋逃生。鏡頭裏,半個身體懸在天橋外。

慶幸這位示威者被救回。陳虹秀目睹了整個過程,自己嚇了一跳。她打開擴音機,對著警察,語氣不間斷地說道,「請現場的警務人員留意,你們今日的表現充分反映你們的情緒不冷靜。特別是當你們見到年輕人的時候,飛奔過去,拘捕他們的時候,差點讓一個年輕人跌下橋。請你們好好反思你們的情緒,是不是適合執行這個清場行動…….」

一名穿白衫的警察走上前,在距離陳虹秀一公尺處與她爭論。「我們現在沒法(與他)溝通」,警察喊道。旁邊另一名白衫警察抬起警棍,指向陳虹秀,喊話的警察將其按下。

與其他情況相比,陳虹秀的語氣明顯加速了,且帶有指責之意。她承認,自己當時確實很生氣,聲音有點煩躁。「事情發生的太突然,覺得太荒謬了。電光火石之間,可能就喪失一條生命」,她說。

她自己也反思,說能夠理解警察拘捕目標時的急切,「但理解不等於認同。」

她說,「(警察)可以不認同他們(示威者)爭取的要求,但不需要濫用武力。如果需要拘捕,就拘捕,不應該嚇唬他們,這是基本原則。就算帶回警察局期間,也不應該再使用暴力。」

社工
BBC Chinese

陳虹秀多次囑咐記者,自己不想太高調,不想讓團隊成員覺得只有走到最前線才有貢獻。她說,不同的社工有不同分工,角色不同,但同等重要。

她說,「當有一天,我們發現,不再需要有陣地社工的存在,其實可以隨時消失。」

然而香港的抗爭之路還在繼續。入夜,許多示威者高呼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陳虹秀一轉身,匯入人潮。山雨欲來風滿樓,「陣地社工」任重而道遠。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