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性仁觀點:中共代理人法必須明確妥適且朝野高度共識

2019-07-24 06:40

? 人氣

蔡英文宣示立法院下會期要完成「中共代理人」修法工作,但中共代理人的定義模糊,極有可能成為打擊異己整肅政敵之工具。(簡必丞攝)

蔡英文宣示立法院下會期要完成「中共代理人」修法工作,但中共代理人的定義模糊,極有可能成為打擊異己整肅政敵之工具。(簡必丞攝)

先前在2019年6月民進黨立委余宛如、尤美女、林靜儀、王定宇、羅致政與台灣基進曾共同宣布將於立院下會期推動《境外勢力代理人登記法》草案,藉由揭露境外勢力背後金流等資訊,此議主動出擊;蔡英文總統日前也宣示立法院下會期要完成「中共代理人」修法工作,然外界聚焦在修法內容上,蔡英文政府當然有權利修法,但必須慎防修法後大陸極有可能啟動反分裂國家法實行細則作為反制,無論蔡英文政府為了選舉或是仇中意識形態,都有可能導致對付台灣自己人的結果,包括台商,台生,台師及從事兩岸交流活動者,因此兩岸若要法制對撞,恐非兩岸及區域之福,故行政立法部門商討該法時,必須全盤周全考量,避免在國安五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之外,另一項侵犯人權之惡法產生,勿忘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被外界詬病之前車之鑑,以適當措施確保台灣安全誠有必要,但中共代理人之定義模糊,極有可能成為打擊異己整肅政敵之工具,故不可不慎之,也必須要有朝野高度共識。

總統蔡英文在7月5日再拋出中共代理人修法。(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總統蔡英文在7月5日再拋出中共代理人修法。(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高雄市長韓國瑜對此表示,希望民進黨政府任何立法必須植基於國家安全與人民利益的長遠考量,不要為了一黨之私與選舉,一再假借國家安全之名唐突立法來製造台灣內部對立,做出傷害台灣民主與憲法賦予的自由與人權。而立委許淑華表示,這法案根本不應該提出來,民進黨團提案增修消息一出,因認定模糊,造成民眾恐慌,尤其是農民、台商等團體。國安五法已有嚴謹規範,根本不該再增修此法,民進黨此舉只是為了選舉議題操作,把兩岸問題無限上綱。

事實上,我們應當考量該法立法後的情況,一是阻斷兩岸交流二是造成雙方法律對撞三是造成美中台三方現狀改變由台灣造成四是造成台灣民眾向外發展形成障礙五是切斷未來兩岸一切交流和協商空間,最重要的,將使台灣失去自由民主選擇發展空間,因為該項立法針對性太過明顯,容易落入大陸啟動相關反制法律理由,該法核心概念與中共代理人太過空泛模糊,容易落入政治鬥爭;再者罰則必須清楚,不能模糊;更會使行政裁量權無限擴張,讓人回到警總白色恐怖時期的肅殺之氣,不利台灣社會和朝野和諧,也不利台灣團結共拼經濟。

20190722-國民黨立院黨團22日於立院召開「中共代理人修法,獨裁復辟箝制言論」記者會,左起立委童惠珍、費鴻泰、曾銘宗、賴士葆。(蔡親傑攝)
國民黨立院黨團22日於立院召開「中共代理人修法,獨裁復辟箝制言論」記者會。(資料照,蔡親傑攝)


從他國情況來看,台灣對美國遊說需要代理人,但台灣對大陸需要遊說溝通嗎?從「中共代理人」的名稱來看,很容易給外界扣人帽子之議,企圖操作明年大選,放棄對於大陸政策主動權,包括協商空間及任何交流。

畢竟台灣現階段已有相關法律對於接受中共不當介入和滲透,操控的行為有所規範,國安重要,但自由人權也重要,該法若立法後顯見兩岸經貿立刻跌入谷底且難翻身,危機衝突機會增加,兩岸攤牌時刻真的為期不遠,深盼蔡英文政府能夠妥善考量,周延周全思考,中共代理人法的針對性明確, 或許是兩岸新一波衝突的開始。

20190715-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拿出1987年陳菊等人上街遊行反對國安法修惡的歷史照片。(張雅如攝)
國安重要,自由人權也重要。圖為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拿出1987年陳菊等人上街遊行反對國安法修惡的歷史照片。(資料照,張雅如攝)


「綠色麥卡錫主義」之箝制思想言論之爭議,蔡英文政府不能不管;重回威權統治之虞,蔡英文政府不能不顧;總之 , 中共代理人修法若未取得台灣朝野政黨共識而強行修法,恐形同箝制政黨、團體、媒體及公民思想言論及政治主張訴求的工具。當澳洲所擬定《外國影響力透明化計劃法》及《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都是在朝野政黨共識下所通過,若蔡英文政府以危害國家安全之名,恐落入打擊壓制持不同政見之政黨、媒體及團體、個人之口實,朝野對立必然更加嚴重,實不利台灣團結,因此,對於中共代理人法實應審慎為之,否則對外或對內都將掀起巨大波瀾;蔡政府可以從現行法制及揭露交由民眾自行判斷而勿另立專法否則後遺症實難以評估。

*作者為文化大學國發大陸所副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