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繩的無國籍兒:《無國籍》選摘(2 )

2016-08-01 05:40

? 人氣

日本《國籍法》修正之前,因受強勢的父系血統主義影響,有些嬰兒由於法定父親(大部分為駐日美軍)棄家、失蹤,一出生就變成了無國籍人士;而日本女子因法定丈夫失蹤,無法辦理離婚,所以就算再與沒有婚姻關係的日本男子生子,嬰兒也算是無國籍人士。(取自網路)

日本《國籍法》修正之前,因受強勢的父系血統主義影響,有些嬰兒由於法定父親(大部分為駐日美軍)棄家、失蹤,一出生就變成了無國籍人士;而日本女子因法定丈夫失蹤,無法辦理離婚,所以就算再與沒有婚姻關係的日本男子生子,嬰兒也算是無國籍人士。(取自網路)

結束在哈佛大學的研究返回日本,是在二○○○的秋天。當時我以「無國境人士的國界與認同」為題,申請日本學術振興會的博士後(已取得博士學位者)的特別研究員。我心想,若能順利被錄取,除了正式開始無國籍人士的研究之外,我希望能夠以國外研習的方式赴紐約州立大學學習影像拍攝,就如同我在美國寫完博士論文時的想法,我強烈希望能夠不只是以論文的形式,還能以影像的方式來呈現這些問題。

何其幸運,二○○○年末,我被錄取為特別研究員。翌年春天,我開始跟隨東京大學總合文化研究科的文化人類學研究室的老師進行研究。當時,研究所的朋友們,為了避免一念完博士班就進入無收入又無所屬的狀態,大家都拼命就業或爭取兼任講師的職位,在這樣的氛圍中,曾照顧我的指導教授和學長們,都非常擔心甫自美國歸來的我,他們為我保住了兼任講師的工作。因此,翌年春天,我也開始在東京都內的某大學擔任兼任講師,每周教授中文兩天。但也因為接受了兼任講師的職務,我無法長期離開日本,於是前往美國學習影像的計畫只能稍往後延了。

東京大學的校園(取自The University of Tokyo / UTokyo臉書)
東京大學的校園(取自The University of Tokyo / UTokyo臉書)

回到日本之後,我依然經常去看電影,有一天,我一如往常找尋下次欣賞的影片,在電影院出口附近擺放著的數十張電影宣傳單中,我很偶然地拿到了一張關於影像製作學校的廣告,地點就在這家電影院Image Forum的正上方,而且課程是每周只有一天。若是這樣的條件,我就可以一邊在東大做研究,還可同時擔任兼任講師的工作;而且,這是我所喜愛的、上映紀錄片的電影院所附屬的學校。這樣的條件幾乎令人無所挑剔,於是我自四月起,開始了這個學校的課程,我逐項備齊相機和三腳架等必須的器材,然後開始學習操作攝影機。

展開這般生活的第一個夏天,因為擔任大學兼任講師的緣故,只有暑假是可以取得長期休假的珍貴機會,我一心想要與無國籍人士會面,於是計畫了沖繩之行,希望可以對住在沖繩的無國籍人士做訪談,最好還能夠拍攝紀錄片。剛開始研究無國籍的我,著手為第一次前往沖繩現場調查作準備。只不過,這是頭一遭踏上沖繩這塊土地,在當地,我沒有朋友也不認識任何人,心裡有些許不安。

找尋無國籍人士:踏上沖繩

這個時候,我在某個朋友的家庭派對中,認識了一位國內線的飛行員,他特別喜歡沖繩,對沖繩的一切如數家珍,在當地也認識許多人,告訴我可以長期住宿的飯店和美食餐廳等,這簡直就是天助我也!另外,當我請教他有關無國籍的問題,他馬上替我取得當地從事人權相關活動的辦事處和政黨的情報,並將這些情報寄送給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