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奧蘭多同志夜店槍擊案兇手行兇的真實身分

2016-06-19 06:10

? 人氣

華盛頓紀念碑旁的美國國旗降下半旗,哀悼奧蘭多恐攻的受難者。(美聯社)

華盛頓紀念碑旁的美國國旗降下半旗,哀悼奧蘭多恐攻的受難者。(美聯社)

美國當地時間6月12日的凌晨,同志夜店Pulse Club發生了一起大規模的槍擊案,造成了39人當場死亡,11送醫宣告不治,53人受輕重傷。而犯下這起恐怖兇殺案的,是29歲從事保全業的美國公民馬廷(Omar Mir Seddique Mateen)。

馬廷行兇同時也通報911,在電話中宣誓他對於伊斯蘭國的忠誠。他的父親提到,馬廷曾在邁阿密看見兩位男同志熱吻,因此大發雷霆,有可能是行兇的原因。

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同志夜店遭恐怖分子血洗(美聯社)
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同志夜店遭恐怖分子血洗。(美聯社)

兇手行兇的真實身分——男性

許多人爭論馬廷是否為激進伊斯蘭組織成員,或是針對馬廷的穆斯林身分作文章,好比美國總統共和黨參選人——唐納.川普(Donald John Trump),就藉機說要把穆斯林趕出美國。同時也有一些資訊指出:馬廷本身也是同性戀者。馬廷是伊斯蘭國成員的說法被FBI與馬廷的雙親都否定,表示馬廷只是個恐同的美國公民;至於馬廷是否是同性戀者,是有一些目擊者指出他是同志酒吧的常客,不過他的父親否認、前妻表示不知道

然而我認為馬廷有個身分,與他的行兇關聯性最高,但是卻沒有被社會重視,那個身分也就是——「男性」。大部份針對LGBT的仇恨暴力多為男性所為,只是男性並不像穆斯林或同性戀,是個受到社會貶抑的邊緣弱勢身分,所以沒有被特別看重。

血洗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同志夜店「脈動」(Pulse)的恐怖分子馬廷(Omar Mir Seddique Mateen)(美聯社)
血洗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同志夜店「脈動」(Pulse)的恐怖分子馬廷(Omar Mir Seddique Mateen)。(美聯社)

有害的男子氣概與性別暴力

大部分的暴力犯罪都為男性所為,這牽涉到男性從小的性別養成,社會不斷教育男性壓抑脆弱情感,以及理應高人一等的社會位置,導致許多男性較容易使用暴力解決問題。女性主義者稱這種可怕的性別特質為「有害的男子氣概」(toxic masculinity)。

馬廷的前妻Sitora Yusufiy就曾向媒體表示,她與馬廷是網上約會認識,婚姻中後期馬廷經常因為一些小事情,好比衣服沒洗好,便對她動粗。甚至禁止她與家人聯絡,最後她家人基於擔憂,決定以探望作藉口,把她救出。這些便顯示出馬廷與很多男性一樣,有著性別化的暴力傾向,這也有可能是針對同志下手的其中原因之一。

男性尊嚴與恐同

雖然所有性別都可能恐同或不恐同,但恐同可能與男性身分有關。這是因為有些男性會認為LGBT侵犯到他的男性尊嚴,像是看到兩個男性牽手、接吻等親密行為,違反了親密關係為「男性支配女性」的異性戀父權邏輯,有些男性便覺得自己可能也會遭到男性支配,成為矮人一等的性別,因而感到焦慮。

而若馬廷為男同性戀者,並真像許多人所說,他並不是那麼受同志社群歡迎,經常搭訕被拒絕或軟體交友遭封鎖,這也有可能使馬廷感到男性尊嚴受損,成為行兇動機。好比諸多男性遭到女性拒絕,感到男性尊嚴受所損,而引發的「潑酸」毀容案件。

12日洛杉磯西好萊塢同志遊行中,向奧蘭多槍擊案受害者致意(美聯社)
12日洛杉磯西好萊塢同志遊行中,向奧蘭多槍擊案受害者致意(美聯社)

終結男性模式暴力

這次事件許多人意識到,傷害人們的不是槍枝,而是恐同、是對LGBT的歧視。不過傷害人的不只是恐同與對LGBT的歧視,還有「男性模式暴力」(male-pattern violence),這也該被終止。

社會應該從男性年幼時,就教導他們暴力不該是解決問題的途徑,特別是對女性、同志與跨性別與兒童等性別弱勢者施暴。同時鼓勵男性展現脆弱情感,好比有人表示馬廷經常喝酒,酒後會情緒暴躁,這應該得到更適當的紓解。

這些做法理論上能夠有效的降低暴力,也能避免更多類似的悲劇再次發生。

*作者為性/性別弱勢性保護與兒少保護連線發起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