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台灣的金融機構能打亞洲盃嗎?

2016-06-13 06:00

? 人氣

上戰場總不能沒有訓練過的兵、能用的武器、可靠的支援和有經驗的軍官吧?要打亞洲盃,第一步就必須從政府的改造和金融機構的重建開始。(美聯社)

上戰場總不能沒有訓練過的兵、能用的武器、可靠的支援和有經驗的軍官吧?要打亞洲盃,第一步就必須從政府的改造和金融機構的重建開始。(美聯社)

在馬英九第二仼期中,金管會常常喊的口號是要打「亞洲盃」,講起來好聼,也確實開放了一些金融機構在國外投資銀行和保險公司的案子,但是仔細分析時,「亞洲盃」反而暴露台灣金融界和政府金融管理的弱點。台灣的市場小、競爭激烈,有能力的金融機構往外發展是很正常的事,但是自從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發生後,今天金融界發展的環境己經完全不同了。

目前從發展亞洲的金融事業的觀點來看,其實是有機會的。這是因為在美國和歐洲金融危機後,許多歐美的銀行和保險業紛紛退出亞洲市場。對台灣的金融機構想成為亞洲的區域銀行(像新加坡的DBS)或保險公司,利用這個時機無論是收購、請人或是擴充都是好時機。但是台灣的金融機構能打亞洲盃嗎?

現在不能打任何盃

不能打亞洲盃最大的問題在台灣的政府缺乏金融風險控制的機制。我在前文已經談到台灣政府完全沒有處理金融危機的制度、資金和準備。講得清楚一點,就是防火沒有消防隊、消防器材和消防演習。由於政府沒有處理金融危機的方法,台灣的金融機構也沒做任何的風險控制的準備、人員訓練和系統升級。

這裡產生了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如果是設立分行的地主國,要求台灣的總行和當地的分行都需要提供或通過風險測試(像壓力測試),那怎麼辦?這種狀況現在已經發生在美國,而且很快就會發生在歐洲和中國大陸。在這種情況下,那麼台灣的金融機構唯一的路只有從國外撤出了。第二個問題是,國際金融機構和投資者對台灣的金融機構沒有信心。金融機構的生存和發展全靠信用。沒有信心就沒有信用。做為一個亞洲的區域銀行,最基本的資金是美元,無論是自有資金、客戶存款、發行的債券或是同行拆借。台灣的中央銀行給國內私人銀行的外幣額度很少(公營銀行多,但不用),因為央行要操縱台幣匯率。台灣的銀行境外客戶存款也少,主要來源是靠台灣客戶的海外資金。因此當台灣的金融機構一旦跨出台灣,不但想發的股票和債券沒人買,連和國外其他的銀行做短期周轉都不行。

台灣的金融界自己也不爭氣

金融業的生存和發展除了資金外,就靠人員和科技。金融業的人員不但要服務客戶、開發產品,更需要不斷的更新電腦系統來做風險控管、支援服務客戶和產品。想成為一個亞洲的區域銀行,所有人員最基本的要求是英語的讀、聼、寫和說的溝通能力。但是台灣金融業的人員光是和香港或新加坡比,就差了一大截。過去常聼到在台北外商銀行服務的人員抱怨,同一家銀行的人員在香港或新加坡的薪水是台灣的二、三倍。其實對外商銀行做亞洲區的業務,請的台灣、香港或新加坡都是用中文和英文兩種語言。以中文程度來比,台灣絕對好。那英文溝通能力呢?答案不想即知了。

那台灣金融業的科技呢?在二十多年前台灣政府開放民營時,那時候新銀行買的系統(雖然系統公司己經不存在了)還在用,公營銀行的系統更不用說了。這也是今天台灣金融機機構不能用電腦系統來做風險控管的主要原因。對台灣絕大多數家族經營的金融機構來說,投錢來更新電腦系統是沒有回報的,反正金管會也不要求做風險管理。但是要打亞洲盃,不但要系統升級做多外幣的資產管理和客戶服務,還要做多外幣的風險控管。很明顯的是,台灣金融機機構目前根本沒有這樣的系統和人員,短時間也達不到。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則是台灣金融機構的管理階層和制度不佳。經過台灣政府這麼多年的保護和縱容,就好像年輕小孩從小嬌生慣養、沒獨立過,台灣金融機構是沒有領導人可以帶領到外面競爭的。這一點新加坡就非常清楚。二十多年前當DBS要想成為一個亞洲的區域銀行時,就從紐約JP Morgan銀行請了一位專門管亞洲洲業務的美國人做總裁來負責。他來的目的不只是決定如何經營,更重要的是培養新加坡的幹部,建立一個新的管理制度。

留下來死路一條,衝出去說不定還能活

台灣金融界今天是沒有選擇,必須往外發展。商業競爭是生死戰,沒有妥協的空間。但是上戰場不能沒有訓練過的兵、能用的武器、可靠的支援和有經驗的軍官吧?因此要打亞洲盃的第一步就必須從政府的改造和金融機構的重建開始。

*作者為金融博士,曾任教美國大學及任職金融機構、新創科技公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