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價高漲,這些「成功人士」難道不用負責?政大教授這樣打臉酸年輕人的企業家

2017年04月19日 16:40 風傳媒
全聯總裁徐重仁,出席新書發表會,言論卻引發爭議。(陳明仁攝)

全聯總裁徐重仁,出席新書發表會,言論卻引發爭議。(陳明仁攝)

年輕世代即使薪資低、存不了錢,仍喜歡花錢追求小確幸的現象,早就不是什麼新的議題。而這現象跟社會學也確實相關,只是社會學內部的分支眾多,即使身為社會學家,我對其他子領域的了解也仍有隔行如隔山之憾。因此,底下的討論,只是基於一個公民的觀察與思考。如果以社會學專業的角度檢視,有不夠專業之嫌,只能說是我才疏學淺、力有未逮,不足以讓我這個公民有更顯社會學專業的見解。

所謂小確幸,是對應於真正重要的需求來說的。在今天,從主流的觀點來看,後者顯然還是脫離不了買房、成家、養家等等。而年輕世代為何愛花錢,不願好好存錢、努力工作,優先滿足這些重要的需求?理由很簡單,也早就有不少人在這次全聯徐重仁事件中提出解釋。這是因為,再怎麼存錢,所能存下的金額,相對於所謂真正重要的消費事項來說,永遠是緩不濟急、甚至是遙不可及的

此外,即使老一輩成功人士就業與創業初期的勞動狀況也是血淚交織,但隨著社會進步與觀念的改變,這些不佳的勞動條件早已因絕對的不合理、甚至不合法,很難被年輕世代接受,但卻還是在他們的職場生活中不斷上演。再加上現今薪資水準的低落,還遠甚於這些成功人士當年打拼時的情形。看不到希望與未來的崩世代也只得把握當下及時行樂,藉由下班時的消費來一解鬱悶。

上一段的內容,絕非什麼發人所未見的獨到分析。我真正想談、以及這篇文章真正想訴求的對象反而是這些成功人士。就讓我們先把社會的組成分成三個階層:首先是居於少數、所謂百分之一的富豪。他們即使鎮日發呆睡覺,也會不斷有大筆來自租金、投資等等的收入,既可以維持極高的物質享受,還可以不費吹灰之力讓下一代也享有同樣水準的物質條件。其中代表莫過於連戰家族。

其次是連我這位大學教授也不夠格列名其中的中上階級。這些人比較接近我們一般定義下的成功人士,他們的財富通常是年輕時白手起家、刻苦奮鬥所得。他們的經濟條件遠比社會中的大多數人為佳,但如果要確保他們的下一代也享有相同的生活水準,則不是那麼容易,還需要這些成功人士持續在職場上奮鬥才行。而不可否認的,除了不循正當管道致富的「成功」人士以外,要達到這樣的社會地位,確實需要非常努力。

對我來說,徐重仁雖然可能比我所描述的這個階層更富有、還能得到父母的贊助出國留學,但他的言論可以說是這個階層的代表。因為他們大多沒有上一輩的庇蔭,他們得自己努力,而他們辛勤奮鬥與儲蓄所換得的地位,也使得他們無法了解與接受時下追求小確幸的多數年輕人。他們總以為只要努力就會成功,年輕世代的困境只是貪圖逸樂所致。他們無法想像,怎麼可能努力奮鬥、刻苦儲蓄卻還無法負擔得起車子、房子、孩子的開銷?也同樣無法理解不結婚、不生小孩、不負起傳宗接代責任的世代現象。因為,他們過去是這麼理所當然地接受這些社會期待,也這麼理所當然地經由自己的奮鬥達成了這些目標。只是當他們看著自己的下一代時,又怎不心知肚明,如果沒有來自父母的經濟資助或是人脈支持,孩子要如何憑一己之力,獲得與父母同等的成就?也因此,這些風雲的成功人士儘管身價非凡,卻還是不敢退休,希望給小孩最好的教育、或是一人一棟房子、一人一輛好車。

前述兩段所描繪的這兩群人,通常名下都有不只一棟房地產,而這也是台灣都會區房價難以下跌的重要原因之一。換言之,這些第二代子女所擁有的房地產,也通常是他們身為成功人士的父母贈與,而非自身胼手胝足的成果。

我想強調的是,這些成功人士確實是熬過來的,甚至一直也還是努力不懈。而在華人「有土斯有財」觀念影響下,他們為子女留下房產的想法也無可厚非。只是,問題在於,當他們看待身為別人子女的所謂年輕世代時,就彷若失憶般,忘記自己的子女其實也是這群人之一,若不是有富爸媽可靠,同樣幾乎不可能憑一己之力掙得像他那樣的社會地位與物質享受

在我的分類裡,社會中的第三類人就是,即便可以養活自己、或是給自己還不錯的物質條件,但除了自己現在居住的房子以外,幾乎不可能再給子女房產的大多數人。我之所以不斷提到房地產,當然是因為這是現今台灣社會裡帶來最大壓力的消費項目。對於這個階層的年輕世代來說,一方面既不可能奢望父母輩能夠購置更多可留給他們的房產,另一方面也很難有機會滿足擁有車子、房子、孩子的願望。甚至因為沒有希望,在連作白日夢都嫌白費功夫的情況下,當然生活只有當下此刻需求的滿足。

雖然身為社會學家,我在這篇文章中,對台灣社會階層的劃分顯然是很不社會學的,特別是因為忽略了第三階層的內部歧異。界線之所以如此切分,為的是呈現第二階層與第三階層之間的重大差異。那就是前者自認為還有機會給予同樣被房價壓得喘不過氣的子女一些幫助;而後者則包括自己擁有房產但無力幫助子女,與連自己也看不到購買房產可能的年輕世代。

位居第二階層的成功人士或許可以想想,他們之所以志得意滿,認為自己的成功經驗值得著書為文,以供他人參考效法,正是因為他們都是憑一己之力而功成名就的。然而,倘若他們真心希望人生尚在起步的年輕世代能夠複製他的成功模式,就應該發現,最重要的是提供年輕世代──其中也包含他們的子女──一個憑一己之力也能出頭天的環境與希望,而非盡其所能的開拓或積累自身的資源,讓含著金湯匙、銀湯匙出生的王子公主,可以少承受些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的磨練。要不,成功人士的下一代,又怎麼能如堅苦卓絕的上一代一般,以白手起家深切自豪?

這些成功人士也更應該要體認到,正是因為他們愛護子女的心意,才讓台灣的房價居高不下,物價高漲,讓包括他們子女的年輕世代,不敢奢望藉由自己的奮鬥來買下屬於自己的家。也正是因為這種讓年輕世代直接放棄的房價水準,才會使得這些收入頗豐的成功人士無法早日退休,真正享受辛勤工作數十載換來的果實。

對我來說,這群成功人士很可能過得比他們上一代還辛苦。因為當初沒有給他們任何幫助的父母,即便物質條件不佳,也還是在該退休時就退休了。也難怪在這些成功人士的眼中,第三階層的人總是懶散度日,他們無法理解一般人為何不願再多為子女努力一點,不願為自己的前途多奮鬥些。

我確實知道一些我永遠無法企及的成功人士,要為每個子女準備千萬存款、買房、配車,或至少在他們創業時給予資助等等。但也為了達成這樣的目標,犧牲了自身的生活品質或家庭關係。用盡全力拚搏,卻看不清正是他們親手將自己推向此番境地。是他們讓房價居高不下,讓子女無法白手起家、無法憑一己之力獲致成功、無法成為眾人崇仰的人生典範。甚至也是他們讓一整個年輕世代失去對未來的希望,只能用當下的小確幸來暫時忘記漫長、痛苦、乃至於不知意義何在的生命歷程。即便是那些王子公主們,能做的頂多也就是等待,盼望資產豐厚的父母能夠早日出手,許他們一個成功。

文/黃厚銘

政治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名言是:「不要相信你的老師。」自2005年受到樂生青年聯盟的感召後,長期鼓勵學生走出校園、走入社會,讓課堂知識與現實經驗相互激盪,並經常身體力行支持學生的社會參與。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全聯徐重仁事件的思考)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