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帥哥男友赴美的她,為何慘淪性奴?台灣女孩悲痛經歷,道盡「美國夢」危機

2017年03月20日 10:44 風傳媒

「女神」與「小A」來美近2年,曾一度失去自由、酗酒、被迫吸毒,在酒店或從事性交易,時而神情恍惚,時而嚎啕大哭,不知今夕何夕、身處何方,這是人口販運悲劇常見實例。

聯合國婦女週之際,「第61屆婦女地位委員會」(CSW61)如火如荼展開,雖然今年會議主軸放在婦女經濟賦權,關注全球女男平等及薪資不均現象,但人口販運仍受不少關注。

根據聯合國標準,凡是使用武力、欺詐或威嚇脅迫等方式,招募、窩藏、運送、供應或接收人口,強迫人從事勞動或性交易等犯罪行為,都可視為「人口販運」。美國的標準更低,連18歲以下未成年人,不論是否曾遭受武力、欺詐或威嚇脅迫,只要從事性交易,都被視為人口販運。

台灣雖非國際間人口販運主要標的,但每年還是有一些無辜少女、婦女,因為經濟壓力、不懂世事,被騙到美國,後遭遺棄。她們不少人是被「自己人」所騙,有些被人口販子盯上,有些被所謂「男友」所騙,所謂天下騙術皆一樣,就是騙。

化名「女神」的台灣女孩,在台北五星級飯店認識了高大英挺的老外帥哥,後來兩人變成情侶,在嚮往美國,渴望綠卡的誘惑下,踏上移民之路,當然在憧憬下,待她落地紐約後,美夢卻完全破滅。

她被遺棄在賓州,前不巴村、後不著店的地方,英文又不行,幾番折騰後,被迫賣淫,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很自然地,酒與毒是讓她短暫失憶的良方。更悲慘的是,當「女神」因神情恍惚、語無倫次時,突然變成了「自由人」,因為酒店不要她了,男友也早已獲利了結、落跑了。

相較台灣的「女神」,來自中國大陸的「小A」,別說英文不懂,更沒啥學歷或專長,在老家親朋好友引薦下,連哄帶騙,飄洋過海來美找尋「美國夢」。想當然耳,按摩院、酒廊、色情行業是她的下一個人生夢工場。

根據紐約勵馨一項非正式統計,2013年接受紐約市委託以來,接受家庭庇護所輔導的案例,來自中國大陸逾220件,台灣則有5件。這還不包括其他亞裔社福機構輔導案件,實際受害數字遠較?面上多。

這些下場悽慘的女性,經過半年或1年輔導改正,有些逐漸走上正軌,有些仍無法戒毒,精神狀態依舊不佳,根本無法配合檢警辦案。幸運者在社福機構提供免費律師諮詢下,順利拿到美國政府核可的「T簽證」(人口販運簽證),有些則選擇回到家鄉。

紐約勵馨總幹事劉元芬說,不少婦女甚至合理化人口販子的欺騙與擺布,意識不到自己就是他們爪牙之下的受害者,處境令人同情。

她分析受害婦女背景,大部分來自家暴家庭,有些在台灣就是援交妹,家境普遍清寒,頂著強大經濟壓力,拿觀光簽證入美,在人口販子利誘下,在酒廊或夜店夜夜笙歌,又被毒品控制,一旦精神出現混亂即遭夜店遺棄,變成名符其實的「遊民」(Homeless)。

輔導專家坦言,輔導這些受害者過程很困難,她們都符合人口販運條件,但多的是情緒不穩者,無法配合辦案,揪出背後的人口販子,導致連檢察官也幫不了忙。

對這些受害婦女,改過向上、重新做人是最好的結局。不少社福團體提供法院人口販運介入庭轉介來的婦女「自我探索」課程,就是希望喚起她們被埋藏甚或被遺忘的潛力與優點。

透過手工、拼裝色彩材料完成的作品,約略可見受害婦女如何為了他人偽裝自己,但也企盼她們就此找到自我、重拾春天,而非周而復始陷在泥沼而無法自拔,在黑暗中度過餘生,找不到人生出口。

劉元芬認為,除了家暴、失能家庭,人口販運受害者更需要政府與社會的溫暖、關注及正面協助,減少悲慘婦女世界。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