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被老公打,為什麼不離開他?這篇文章告訴你,受暴婦女自力更生有多困難

2017年03月17日 15:18 風傳媒

據衛福部統計,至105年第三季為止,共接獲全台35,000多起家暴通報案件,每一個數據可能就代表一個家庭…

「是社工嗎?我該怎麼辦?我現在在刑警偵查車上面;我的女兒在另一台車上⋯⋯」

一個休假日,我接到阿嬌(化名)緊張害怕而不安的來電。電話中她告訴我,一早離開家門時,一群刑警持搜索票衝入家中,翻箱倒櫃的要找她當車手的證據。

阿嬌是筆者服務了近五年的個案,五年前在大女兒的懇求下,她帶著兩個孩子離開那不知何時是盡頭的暴力丈夫,輾轉來到勵馨,庇護所只是暫時的,總是得找份工作重新生活,於是阿嬌成為婦女就業的服務對象。沒有學歷也沒有一技之長的她,還得帶著不滿三歲發展遲緩的小女兒,有一天沒一天的打掃清潔工作幾乎是唯一的選擇,但即使想多接工作,小女兒根本無法一刻離開視線還得經常接受早療復健,就算一天只睡五個小時,也無法負擔房租、生活費、托育費與小女兒的醫療復建費用,甚至前夫積欠的債務。

鼓足勇氣脫離暴力 「阿嬌們」下一餐在哪?

據衛福部統計,至105年第三季為止,共接獲全台35,000多起家暴通報案件,每一個數據可能就代表一個家庭,阿嬌不是受暴婦女的特例,而是眾多個案的縮影,即便她們鼓起勇氣脫離暴力的環境、期盼帶著孩子能過著有希望的新生活,被丈夫毆打的傷口雖已漸漸癒合,但殘酷的現實生活已經淹沒她們,每天眼睛一睜開只能想到怎麼賺錢養活自己和孩子,在吃這頓飯時無法顧及美味與否?只是想著下一頓飯在哪裡?

工作對每個人都是有壓力的,而對於這些退出職場過久、低薪、無一技之長、纏訟著離婚官司、以及承受著暴力後的身心創傷的婦女們,重回就業市場根本是越級打怪。於是想要多賺點錢的阿嬌找到了兼職工作機會,只要幫忙取貨、轉寄,每一次就能從中獲得100、200元,跑這一趟,一家三口當天的餐費就有著落了,況且也不影響照顧小女兒,要是能多跑幾趟那可再好不過了!直到刑警持搜索票上門,還得要刑警跟她解釋原來她就是「車手」。她才知道原來她的工作是不合法,也因此付出法律代價。

在勵馨投入婦女就業服務多年之下,常有熱心、友善的雇主打電話來提供職缺,告訴就業社工:「只要婦女願意學、吃苦耐勞,在他們那邊工作一定可以有穩定收入、重拾獨立生活的!」當婦女滿心期待前往應徵,雇主卻覺得學歷不夠、能力不足、手腳慢、體力差、退縮不知道怎麼招呼客人又打了回票,這對好不容易提起勇氣的婦女無疑又是對信心的一大打擊。

(圖/想想論壇提供)
就業促進團體──模擬面試(圖片來源:勵馨基金會/想想論壇提供)

「比較沒有問題的」? 消弭恐懼需要對話與溝通

而有些雇主對於受暴婦女背景仍有許多想像及恐懼。「社工,你們要幫我們篩選那個『比較沒有問題的』⋯⋯」

「您所謂『比較沒有問題的』意思是⋯⋯?」就業社工時常需要立即核對及澄清雇主的期待及隱晦的字眼。

「就是不會有人來亂的啦」、「能力好一點」、「和人相處沒有問題的」等等⋯⋯。

少有雇主願意接納反應慢、學得慢、對於人際關係處理能力較弱的婦女,即便有些婦女十幾年前曾經是貿易業務人員、或是公司的會計,但退出職場許久之後的她們,即使過去是光彩自信的職業婦女也會變得退縮害怕,加上家庭暴力除了動手,也必定伴隨著各種貶抑、污辱的言語精神暴力,而且他們還得照顧年幼的孩子、應付離婚官司及丈夫不時的騷擾與威脅,期待受暴婦女回到主流的或是常規的就業市場談何容易?她們剩下的選擇,就只有底層勞力密集和不穩定的工作機會了,想多花點時間陪伴照顧面臨家庭變故的孩子,就只能是奢求。

(圖/想想論壇提供)
婦女就業促進團體──勞動法規權益認識(圖片來源:勵馨基金會/想想論壇提供)

脫暴重返職場重建生活 關鍵一千天

大眾的愛心很願意挹注在協助受暴婦女脫離暴力環境,然而漫長的重返職場、生活重建之路,婦女們走起來就顯得相當孤單;筆者實務經驗中,婦女重返職場後邁向經濟穩定大約需要3~4年的時間,就業社工在這個歷程中扮演重要陪伴角色,期間除了提供物資資源、托育、租屋等補助以減輕婦女生活負擔外;持續性給予婦女內在情緒支持、外在工作適應討論、人際關係應對技巧處理等各項議題,目的都是希望婦女重返職場之路更加順遂。

我們衷心期盼社會幫助受暴婦女與孩子脫離暴力後,能夠再多陪她們一里路,這需要我們一起給受暴婦女更溫暖友善的環境,讓重返職場、尋回新生活不那麼遙不可及,讓我們的婦女生活雖然艱辛但也能充滿盼望,幸福是每個人都有權利追尋的,不是嗎?

作者│張巧儒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女人想想】重返職場路迢迢:不是只要找份工作就能好好生活下去)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