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酒店妹都無腦?林森北路媽媽桑分享11年從業心得,國際觀根本打趴99%台灣人

「脫衣陪酒」是許多台灣人對酒店的第一印象,但一名從業11年的媽媽桑,要顛覆所有人對酒店的錯誤認知(圖/謝孟穎攝影)

「脫衣陪酒」是許多台灣人對酒店的第一印象,但一名從業11年的媽媽桑,要顛覆所有人對酒店的錯誤認知(圖/謝孟穎攝影)

「脫衣陪酒」是許多台灣人對酒店的第一印象,去酒店不摸個幾把、不揉胸摸大腿簡直「虧本」,但一名從業11年的媽媽桑,要顛覆眾人對酒店的刻板印象──

11年來,她不靠色情、不灌酒,卻能收服無數日本高階商務人士的心,讓他們第一次來店就有「戀愛的感覺」;她不僅以酒店工作為榮,還要將台北酒店第一戰區林森北路打造為「台灣蘭桂坊」,讓酒店成為世界認識台灣的窗口!

酒店媽媽桑,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初見席耶娜,實在很難將她和那個紙醉金迷的夜世界連結起來。

「不好意思喔,剛才有點事,歹勢!」稍稍遲到幾分鐘的她,帶著爽朗無比的笑容照亮我們約定的採訪地點,一坐下便滔滔不絕地分享起這11年來的酒店工作經驗,那語氣就像鄰家大姐姐在教化妝打扮、追男生,原先嚴肅的採訪氣氛已不復存,在場所有人的眼睛都閃啊閃地,聽她那些說不盡的故事。

(圖/席耶娜提供)
活潑開朗的媽媽桑席耶娜,熱情分享她11年來的酒店經驗談(圖/席耶娜提供)

插花、茶道、高爾夫、日語樣樣精通,酒店妹程度可能比你還高

經營過5、6家酒店與酒吧、如今致力推動林森北路觀光的席耶娜,也曾是個普通櫃姐。說起為何開始做酒店,席耶娜突然笑得有些靦腆:「要還卡債啦!」年輕時她日日夜夜在百貨公司站櫃,目光所及全是高價專櫃精品,不久後「價值觀也跟著扭曲」,欠下大筆債務。

考慮櫃姐薪資與生涯發展侷限,席耶娜心一橫,決定轉往酒店上班,面試時還忐忑不安地想著是否要被客人帶出場,沒想到媽媽桑回答:「我們沒有在做這個!」這是席耶娜第一次知道,原來在酒店工作可以不必出賣肉體,一切靠實力靠手腕,不吃青春飯。

一般台式酒店小姐年齡約為18-30歲,要求年輕也要求身材火辣,席耶娜入行的「日式酒店」小姐年齡卻是30-45歲之間。問起為何有這樣的差異,席耶娜大笑:「60歲的社長跟20歲的小妹妹會有代溝,但如果來個40歲的姐姐,就很適合!」

每個日式酒店的小姐,都必須是客人的完美「情人」,這裡不賣色情,只賣愛情,如何讓客人吃不到豆腐還心甘情願掏出大筆大筆金錢,就是本事了。

(圖/謝孟穎攝影)
想在林森北路混飯吃,靠的可不只有青春肉體(圖/謝孟穎攝影)

成為完美情人的第一要件是「語言」,為了讓來台出差的日本商務客下班後還有個可以自在聊天的好去處,小姐們當然必須懂日文,一開始不懂也沒關係,一週會有3天請老師來講課。

第二要件是「内涵」,日本客大多喜歡端莊賢淑又有內涵的女性,插花、茶道、日本歷史、甚至高爾夫球皆是小姐們的必修課,每日瀏覽國際要聞也是基本,每當日本客來店,便能和這群聰慧優雅的女性暢所欲言,度過美好一夜。

那酒量呢?沒等我們發問,席耶娜就自爆:「其實我根本不會喝酒,一杯就倒!」不會喝酒還能做酒店11年、當上媽媽桑,著實令人吃驚,而閃酒躲酒、經營客人的關鍵,就是最日式酒店最關鍵的第三要件──手腕。

(圖/席耶娜提供)
不會喝酒,也能成為媽媽桑!(圖/席耶娜提供)

絕不脫衣陪酒的「完美小三」

「做酒店是賣愛情,賣一點曖昧的感覺給客人。」做日式酒店力求讓客人有「怦然心動的感覺」。雖然店裡明訂規則絕不能讓客人吃豆腐,媽媽桑都會教一些小技巧,例如講話時永遠將手放在客人大腿上,透過一些小接觸讓對方產生「她是不是喜歡我」的美麗錯覺。由於日本人喜歡旗袍,店內小姐入行時也必須訂製旗袍,開高衩,才能避免坐下時腹部布料產生不雅觀的波浪折痕。

要讓日本客擁有像回家一樣的親切感,絕非易事,記住客人大小喜好、讓客人感覺被重視、有面子,對方才願意回來消費。

例如席耶娜入行時遇到的媽媽桑,「連一年前來過一次的客人,喝什麼酒、坐在什麼位子、跟什麼小姐聊天,她都記得!她真的就是做這行的料!」談起這位大前輩,她眼裡滿是崇拜。

日式酒店的客源必須長期、穩定地經營,每到重要節日,媽媽桑、小姐與其他員工就必須卯起勁來寫賀卡寄往日本,哪怕客人只來店一次,也要讓對方感覺被重視、被記得。碰上客人生日時,店裡也有準備禮物箱,精品領帶絲巾一應俱全,就看客人的消費額來決定要發放怎樣的禮品。

(圖/謝孟穎攝影)
許多酒吧、酒店主打日本商務客,大門就以日文寫滿許多貼心服務(圖/謝孟穎攝影)

至於與客人的私下交往,酒店通常沒有限制,「要說有沒有小姐嫁給日本人,也是有」,但來店客人通常都是有家室的,如何拿捏對客人的感情、踩煞車,也是酒店小姐的必修課。「家庭日不要call客,客人說不方便的時候快把電話掛掉,把客人當男朋友看待是小姐應做的!」席耶娜略為嚴肅地說著。

「會克制的小姐比較多客人,不會克制的,通常會死在某個男人身上。」席耶娜曾碰過愛上有婦之夫的小姐深夜衝到客人住處大鬧,也曾遇過一些同事因為太黏太纏而流失客源,最終淪落到「出場店」販賣肉體,對她來說,能否克制情感當個「完美小三」,真的是能不能繼續做酒店的關鍵。

11年從業心得:酒店就是一份工作,值得驕傲的工作

一般人談起酒店總是抱有負面觀感,席耶娜開店以來最大的困擾也是「很難找人」,不少來面試的年輕人都說,怕被親朋好友知道自己在林森北路上班,但說起11年來的生活,席耶娜眼裡滿是光采。

做日式酒店雖然無法像台式酒店那樣月入數十萬,但每日工時大約6小時,月入4、5萬、又不必脫衣灌酒,CP值已經算高,還能學到那樣多的才藝、認識無數菁英人士、甚至有機會接受客人資助來開一間自己的店,還有什麼工作比這還夢幻?對席耶娜來說,酒店絕對是一份值得驕傲的工作,她只感嘆太多太多人誤解這個行業,錯失接觸一份有趣工作的機會。

一般被台北人戲稱為「五木路」的林森北路、席耶娜11年來生存的「條通」,全盛時期日式酒店高達400家,因為往來人潮太驚人,連計程車司機都不敢開進來,無奈隨著之後日本經濟惡化、商務客人銳減,引起大量日式酒店倒閉,色情元素就此進駐,一般人對「五木路」的負面觀感就此形成。

席耶娜記憶裡的條通,是繁榮亮麗而風情萬種的,入行11年來,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重振條通榮光,講此地打造為「台灣蘭桂坊」,為此她不但發起「條通復興計畫」,也在「台北城市散步」擔任導覽員,讓眾人見識台北入夜後的風采。

(圖/謝孟穎攝影)
林森北路是全台北最「日本」的地方,入夜後風情萬種(圖/謝孟穎攝影)

11年來能說的太多,採訪結束時席耶娜還有好多好多話想和我們分享,此時我想起林森北路巷弄間名為「梅子」鰻魚飯的好滋味,這裡還真的有吃不完的美食、看不完的文化、說不盡的故事。

林森北路是全台北最「日本」的地方,脫衣陪酒只是廣大條通故事裡的小小一塊而已,認真走一回,你一定能明白這裡有多迷人。

採訪後記-編輯真心話

為了這篇文章的插圖,特地找個晚上去林森北路拍照,友人陪我慢慢走。以前只在那裡吃梅子鰻魚屋而已,從不相信那邊是什麼酒店一級戰區,那個晚上一間一間仔細看、仔細取景,才發現巷弄裡藏了好多春光好風景。

有間店名包含「Sugar」一詞,往狹小店面的玻璃窗一瞥,竟是好幾雙修長美腿,只是我不敢拍。路邊也有小姐當街攬客,躲得遠遠拍了一張,回公司以後打上馬賽克。

那天林森北路的酒店在拜拜,神桌上擺的都是威士忌,大概是隨手從店裡拿出來的吧,跟一般拜拜情景不太一樣,在夜色裡看來是很不錯的畫面。

該怎麼說呢,林森北路真是全台北最神奇的地方,走到哪都寫滿了故事,都在販賣愛情,不管是快樂的,悲傷的,那就是一種人生的樣貌。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