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寒冬送暖---歐洲人道救援力量單薄

在科斯島上岸的一位敘利亞難民展示護照上的舊中國簽証。 “KOS REFUGEES NEED YOUR HELP” on Facebook(作者提供)

在科斯島上岸的一位敘利亞難民展示護照上的舊中國簽証。 “KOS REFUGEES NEED YOUR HELP” on Facebook(作者提供)

希臘愛琴海外島科斯(Kos)是海上難民的其中一個上岸點﹐德國姊妹Valerie和Verena Stahl von Stromberg 一有業餘時間﹐就從柏林過去擔當義工﹐支援在島上中轉的難民﹐天朗氣清的日子﹐可清楚看見對面的土耳其港口博德魯姆(Bodrum)﹐相距只有四公里﹐吸引大批敘利亞﹑阿富汗等地的偷渡客在那裡出發﹐賭上一把﹐科斯島上目前有二千人逗留﹐每天上岸的有200至400人不等﹐兩姊妹籌募善款﹐和島上的餐飲業者協調﹐提供熱食﹐每天派發800-1000份熱餐﹐過了吃飯時間﹐她們就會抽時間去查探並解決難民的基本生活需要。

難民登岸後﹐必須到登記中心排隊﹐領取希臘警方發出的通行紙﹐順利的話﹐一般需要在這些外島逗留個三四天﹐難民必須持有通行紙才可坐渡輪出雅典﹐Valerie本身是攝影師﹐九月初﹐遇上一個剛上岸的敘利亞家庭﹐正在商量下一步行動﹐Valerie嘗試和他們溝通﹐但一家人都不懂德語和英語﹐而Valerie自己又不會阿拉伯語﹐倒是學過中文﹐也到過中國攝影﹐於是這家人當中有一位中年男人﹐就用中文介紹自己﹐曾經在廣州的一家工廠任職三年﹐三年前回去敘利亞﹐戰火正在蔓延﹐他還展示護照上的舊中國簽証﹐雙方連番「對!對!對!」的你來我往﹐惹得大家哈哈笑﹐本來繃緊﹑焦慮的臉孔突然來得一陣鬆弛﹐那時候可有想過﹐還要來一次更長途更艱辛的遷移﹖要趕緊在匈牙利封上大門之前到達德國?

近日歐洲天氣變冷﹐加上越來越多國家關閉邊境﹐或實施邊境管制﹐土耳其的蛇頭急於謀利﹐大肆擴充生意﹐有的實行割價﹐擠更多人上橡皮船﹔有的弄來木漁船﹐每人收雙倍價錢﹐每船擠上超過百人﹐收入可觀﹐以致近日登陸希臘的難民數暴升﹐十月二十七日﹐萊斯沃斯島一天之內就有一百二十艘船艇搶灘登岸。Valerie也有記錄的習慣﹐十月三十日﹐較小的科斯島有七百五十人上岸﹐她要供應過千份餐盒。

難民登岸後﹐不論男女老幼﹐都冒著低溫漏夜等候﹐登記中心成了一大瓶頸﹐然而工作人員﹑翻譯遠遠比不上難民數﹐人道援助力量單薄﹐不少都是像Valerie兩姊妹業餘抽身的志願者﹐除了準備救生反光毯﹐遇上因翻船而受傷或有低溫症的﹐還要東奔西跑呼召救護人員﹐可喜的是﹐最近來了一群新類型的義工-----他們都是來自西班牙﹑希臘等地的熱心職業救生員﹐專門在海邊留意遇險難民船﹐一有發現就出去拯救遇溺的人﹐抱走困在船上的小孩。

從希臘北上﹐內陸的情況也好不了﹐斯洛文尼亞更傳出寒天下的難民不得不生火燒塑料袋或任何隨手撿得的物件取暖﹐用毛毯﹑圍巾捂著鼻子抵擋毒氣﹐即使有聯合國等大型組織來照管﹐也往往只見三兩個人員在孤軍作戰。

Fortress Europe, “No Borders” on Facebook
Fortress Europe, “No Borders” on Facebook

這是我第三次在風傳媒發表有關難民潮的文章﹐自三年前聽前越南船民親述三十多年前的逃亡經歷後﹐深受震撼﹐奇妙地與難民議題結下不解緣﹐原則上每次歐盟開相關會議﹐我就動筆﹐消化國際難民機構的通訊﹐英文媒體的報導﹐和目擊者的描述﹐試圖勾劃全局﹐寫些心得。

一直以來﹐歐盟開了若干大大小小的會議﹐但是相比起來行動成果卻寥寥可數。媒體把這場難民潮稱作「歐洲難民危機」﹐實際上是一場「難民管理危機」﹐人權組織﹑人道救援者﹑律師等團體都不停向各國政府施壓﹐現在並非要催促各國收容偷渡客成為公民﹐也並非要驅逐他們﹐而是應先著眼於妥善照管﹐維持秩序。聯合國難民署的應對也遠追不上步伐﹐備受批評﹐面對無能﹑不願協調的政府﹐人道組織唯有在混亂中自發指揮﹐像Valerie和Verena兩姊妹這樣的志願者﹐出力最多﹐但籌款的網絡卻遠比不上聯合國等大型機構。

目前全世界除了敘利亞輸出難民外﹐蘇丹﹑索馬里等非洲國家長期局勢不穩﹐大批難民遍布中北非﹐中美洲﹑墨西哥治安敗壞﹐人們無法活在沒完沒了的恐嚇和勒索之中﹐潛入美國避難﹐而隨著東南亞雨季結束﹐預計緬甸的羅興亞難民又會再出動﹐現今全世界的難民多達二千萬﹐差不多是台灣的人口﹐加拿大全國人口也只是三千五百萬。

歐洲各國雖政治和經濟力量分野甚大﹐但教育﹑知識水平普遍較高﹐在施行人道解決方案方面﹐應作表率﹐難民生活荒唐處處﹐逃亡之路越長﹐尊嚴就日復一日磨損﹐人道主義的發揮旨在減少荒唐﹐讓這些投奔怒海者的情緒稍微舒緩﹐儘快重上正軌﹐本人曾天真的想﹐1951年訂立的聯合國難民公約(以及1967年的議定書)﹐已經有半個世紀之久﹐尤其是難民和經濟移民兩者存有灰色地帶﹐難以界定﹐難民潮過後﹐是否要按時代變化認真檢討修訂﹐但眼前的事情都理不來﹐什麼世界性的協議都是太遙遠的事了!

*作者是一位遷徙者﹐香港出生﹐後移民加拿大﹐也曾居大連﹐四十年間兩代大型偷渡潮----越南﹑敘利亞難民緊繫於心﹐幾年來熱衷收集難民船舊事﹐學習難民事務。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