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他們才是世足賽的最大贏家!帶領法國與克羅埃西亞踢進決賽的移民之子

正在俄羅斯進行的世界盃足球賽將於15日舉辦冠亞軍決賽,由法國與克羅埃西亞一決高下,這次是法國睽違20年,可望抱回世足冠軍,也是克羅埃西亞最接近冠軍的1次,不過當外界聚焦誰會奪冠時,世足賽冠軍已經出爐,就是為各國隊伍效力的移民之子,像是法國隊23人中,就有17人是移民第2代,而克羅埃西亞隊有15%成員是在外國出生。

半數球員是移民第2代 法國是個「非洲隊」

2015年開始,大量來自北非、中東地區的難民(移民)湧入歐洲大陸,使得歐盟面臨重大危機,更促使民粹主義和極右派勢力高漲,歐盟各國內部紛紛出現排外、反移民聲浪,不過這次世足賽,外界見證移民在多元文化社會中獲得的勇氣與肯定,並在日益瀰漫的歧視氛圍中取得成就,尤其是歐陸大國法國,這次國家隊23名成員中,就有超過一半是移民之子。

姆巴佩單場貢獻2球,幫助法國以4比3淘汰阿根廷。 (美聯社)
姆巴佩單場貢獻2球,幫助法國以4比3淘汰阿根廷(AP)
法國靠著烏迪迪(中)的關鍵頭錘破門,以1比0擊敗比利時。 (美聯社)
法國靠著烏迪迪(中)的關鍵頭錘破門,以1比0擊敗比利時(AP)

法國隊天才前鋒姆巴佩(Kylian Mbappé)在16強對阿根廷一役中,4分鐘連進2球的表現,被外界捧為新球王,19歲的他在法國巴黎出生長大,但他的父親來自西非國家喀麥隆(Cameroon),母親來自北非國家阿爾及利亞(Algeria);4強賽中,為法國踢進關鍵1球,擊退比利時的後衛烏迪迪(Samuel Umtiti),則是在喀麥隆首都雅恩德(Yaounde)出生長大。

世足:法國後衛瓦蘭(AP)
世足:法國後衛瓦蘭(AP)

此外,法國隊中的移民之子還包括中場馬圖伊迪(Blaise Matuidi),他在法國西南大城圖盧茲(Toulouse)出生長大,但父親來自非洲西南邊的安哥拉(Angola),母親來自非洲中部國家剛果民主共和國(DR Congo);8強賽中以頭鎚破門踢走烏拉圭的後衛瓦蘭(Raphaël Varane)在法國北部城市里爾(Lille)出生長大,而他的父親來自法國在加勒比海的屬地馬提尼克(Martinique)。

克羅埃西亞另類「移民」:外國出生的克裔球員

至於首次踢進決賽的克羅埃西亞,儘管放眼全隊都是白人球員,但相較於法國隊僅10%球員在外國出生,克羅埃西亞隊超過15%隊員在外國出生,也算是「移民之子」,包括中場拉克蒂奇(Ivan Rakitić)和柯瓦西奇(Mateo Kovačić)分別在瑞士及奧地利出生,2人的父母都是來自波士尼亞(Bosnia)的克羅埃西亞裔,而拉克蒂奇還有少數族裔「紹爾茨人」(Šokci)血統。

世足:克羅埃西亞中場拉克蒂奇(AP)
世足:克羅埃西亞中場拉克蒂奇(AP)
世足:克羅埃西亞中場柯瓦西奇(AP)
世足:克羅埃西亞中場柯瓦西奇(AP)

中衛洛夫倫(Dejan Lovren)及後衛喬爾盧卡(Vedran Ćorluka)的父母也都是來自波士尼亞的克羅埃西亞裔,而洛夫倫是在波士尼亞第4大城澤尼察(Zenica)出生,3歲時跟著家人離開波士尼亞,逃到德國慕尼黑,並在德國住了7年,後因洛夫倫一家無法取得居留許可,只好移居克羅埃西亞,洛夫倫因不熟克羅埃西亞語,剛搬到克羅埃西亞時還適應不良。

世足:克羅埃西亞中衛洛夫倫(AP)
世足:克羅埃西亞中衛洛夫倫(AP)

榮耀法國、地位提升 移民成就並非輕易取得

法國隊靠著非洲移民之子一路過關斬將,可望抱回睽違20年的世足冠軍,而法國隊也被稱為本屆世足賽中「最後的非洲隊伍」,只是這樣的稱呼並非所有法國人都能接受,法國駐美大使阿勞(Gerard Araud)推文直言,這種稱法「令人反感」,像是在學極右派嘲諷移民,「這些(非洲移民第2代)球員都在法國出生,跟我一樣是法國公民,所以有何問題?他們的膚色嗎?」

不過法國出生的美國康乃狄克大學(UConn)非裔美國文學助理教授皮耶洛(Grégory Pierrot)認為,法國應該欣然接受被叫做「非洲隊」,「法國早就被染黑好幾世紀了......法國不應與非洲切割,因為法國掌控非洲所有資源」,此話暗指法國過去在非洲的殖民歷史。《華盛頓郵報》提到,姆巴佩和烏迪迪等人為法國帶來榮耀,提升少數族裔社會地位,這些無庸置疑,但走到這步並非易事。

世足:比利時前鋒盧卡庫(AP)
世足:比利時前鋒盧卡庫(AP)

比利時球員感嘆:表現不好就強調族裔背景

比利時前鋒盧卡庫(Romelu Lukaku)的父母來自剛果民主共和國,而他在這次世足賽中,目前個人踢進4球、助攻1球,是比利時隊的主力,不過他在知名運動媒體網站《球員論壇》(The Player Tribune)上撰文稱:「表現好時,我看到媒體會稱我是『比利時前鋒盧卡庫』,但表現不好時,媒體會改稱『比利時剛果裔前鋒盧卡庫』。」

馬圖伊迪1月也透露,加入義大利尤文圖斯(Juventus)足球俱樂部的他,在2016年12月30日與義大利維羅納(Verona)足球俱樂部的比賽中,遭到維羅娜足球俱樂部粉絲用種族歧視字眼人身攻擊,馬圖伊迪當時在臉書貼文寫道:「懦夫才用仇恨來威脅人......我並不是個仇恨人士,對這些人做了壞的示範感到失望。足球是傳遞平等、熱情和鼓勵的方式,這就是我在這的原因,為了和平。」

世足:法國中場馬圖伊迪(AP)
世足:法國中場馬圖伊迪(AP)

法國尼斯大學歷史學者賈斯托(Yvan Gastaut)表示:「足球讓我們把移民放到舞台上......部分人把移民看做洪水猛獸,世足賽無法解決這個問題,但能讓我們對現實世界中的遷徙、移動及多元意識型態仔細評估。」《今日美國》表示,世足賽最成功的演出,就是不論球員來自哪裡,集結他們組成有凝聚力的團隊,同時驗證球員的價值不是出身背景,而是為球隊的貢獻。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