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草民們報告陳為廷─我們沒有你那麼勇敢!

「318反黑箱服貿運動,佔領立法院二審宣判無罪,陳為廷發言嗆聲習近平。(陳韡誌攝)

「318反黑箱服貿運動,佔領立法院二審宣判無罪,陳為廷發言嗆聲習近平。(陳韡誌攝)

2014年太陽花學運時的318攻占立法院行動,震驚了國內政壇。論手段,不如街頭抗爭激烈;論人數,不及百萬紅潮震撼;論影響,除了促成國民黨選情全面崩盤與民進黨再次執政,更嚴重的是導致蔡政府上台後的兩岸關係大倒退的新解。

影響雖大,但中華民國到底是民主法治的國家,民主之外,還有法治。

以黃國昌、林飛帆、陳為廷為首的22人,事後被依「煽惑他人犯罪、妨害公務」等罪嫌起訴,去年一審判無罪,承審法官以對「公民不服從」的嶄新詮釋啟迪了國人對司法的認知。檢方上訴,如今高院二審,再度宣判無罪!

其中的陳為廷聽完宣判後,拿起了麥克風,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敬告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不要想越雷池一步,當你想動手,台灣人民會起身抵抗。」

這似乎浩氣貫長虹、用心如日月,但又令人驚心動魄的一幕,藉著網路走入國人腦海。

看在每一個家中有小孩還在就學的,或者是未來可能必須至海外(包括大陸)求學就業的,甚至是還在被徵召動員年齡的中年男子眼中,我們只能誠實地向陳為廷與黃國昌等一干有為、有勇的青年報告:「草民向陳為廷勇士懺悔:我們沒有你那麼勇敢!」

台灣人勇敢不勇敢,身為台灣人之一,我們就先向歷史尋找答案。

曾頒與前總統李登輝先生「後籐新平賞」的民政長官後藤,有句傳世名言是:「台灣人貪財、怕死、愛面子。」因此,他以十分陰狠毒辣的手段殺害了台灣人「叛徒」11950人,只因為台灣人怕死!這是後籐自己著書坦承的。終日以日本為師,以「聯日抗中」為國家戰略指導的執政黨與時代力量不可不知。

後籐說台灣人怕死,我們不承認!

所以我們要從「日據時代殺害抗日台灣人總人數」,與「二二八事件台灣人犧牲總人數」來證明,不包括軍人,台灣人民是勇敢的!

日據時代殺害抗日台灣人總人數到底有多少?前台大法學院院長許介鱗教授拫據日本官方文獻統計,「日本統治五十年共殺害台灣人40餘萬!」而抗日活動就在40餘萬死亡人數下歸於沉寂。

台灣人勇敢嗎?是勇敢!因為以1905年10月1日統計數字看,當時台灣人口約298萬人,為抗日捐軀而死亡就有40餘萬,以比例算,高達當時人口數的13.42%!

所以,如果今日的台灣人如祖輩們一樣勇敢,都會實踐陳為廷先生說的:「不要想越雷池一步,當你(習近平)想動手,台灣人民會起身抵抗。」,今天先不管戰爭手段與型態,單以日據時代英勇犧牲的13.42%比例計算,今天台灣2300萬人,就要犧牲約308萬!308萬犧牲者的概念就是:新北市剩下90萬、台中市加一整個花蓮縣人煙絕跡、高雄市加上澎湖縣和台東縣成為酆都城……,當然還有其他組合方式。

如果以日據時代計算太嚇人,那麼我們就以二二八事件時的所謂「台灣人抵抗外來政權」的奮鬥來計算。

由中華民國行政院設立的研究二二八事件小組公布的《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總計臺灣和澎湖地區因為鎮壓、整肅與受報復波擊的死亡人數有18,000人至28,000人左右。」我們就以最大數字28,000人計算,1945年10月底,中華民國接管臺灣時的台灣人,約550萬人。則死亡人數約占當時總人口數的0.51%,換算成今天2300萬人,約有117000人要壯烈犧牲,剛好是澎湖縣加上連江縣。

從以上的武力行為對台灣人口影響,來推估台灣人中有多少比例會因為不願意接受「外來政權」統治而壯烈犧牲,我們看出了隨著時代變遷,願意拋頭顱灑熱血的烈士比例從13.42%下降至0.0051%!這似乎透露出台灣這個移民社會對於由誰來統治才合理的認知,已有了改變。

當再列入白色恐怖受難人數推估,以《白色恐怖基金會》呈報行政院的數據,以已領補償金者13,000人計算,當時台灣人口數約936萬計算,約有0.1388%比例成為烈士。再以今日的中華民國總人口數換算,如果習大大想不開,中華民國約有31944人將進忠烈祠(如果打勝的話)。

人數與比例又再下下修!

因此,我們要向陳為廷及時代力量諸位先生報告的是,台灣人是勇敢,但除開軍人,願意為政治理念犧牲的人數與比例,可能不如你們的想像。

做為期待看到長輩安度晚年、青壯年求學就業平安順遂、嬰幼兒健康快樂成長,還有希望福爾摩沙這美麗島上,各行各業欣欣向榮、千萬百姓富足安康、好山好水風景無恙的正常人來說,我們比較希望的是:

第一,政府能夠發揮「惟智者能以小事大」的功能,和對岸折衝樽俎。我們當然不會奢望對岸一定就會「心胸寬厚」,不仗勢凌人,不對我予取予求(31項惠台措施起碼是善意吧),但以我國而言,一定要機警圓熟,不可魯莽而輕易與假想敵決裂,甚至是「暴虎馮河」以自速其禍。

第二,政府及政黨應以善意築起互惠的橋樑,而非整日厲兵秣馬,腎上腺素亢奮的看著飛彈按鈕發抖。

「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古有明訓。就現實武力而言,對曾經服役過的我們,實在很難相信會有多大勝算,而現代的戰爭型態也不是單就以武器質量決勝負。我們可以以經濟、文化這種軟實力來揉合雙方的衝突,以交流代替對立、以同理代替恫嚇、以橄欖枝代替飛彈,做不到「伐謀」,「伐交」應該不難吧?如果一定要直接訴諸於「伐兵、攻城」,那絕非小老百姓對政府與政黨的期待。

報告陳為廷及時代力量諸位先生,做為中華民國國民,我們不是不懂得勇敢,更不是不願意拿起武器以保家衛國。但是以今日國家面臨的挑戰評估,鎮日向一個連美國都要敬畏三分的強權叫囂、嗆聲,似乎不是最聰明的選擇。更何況現在執政者的意識形態讓國家認同混沌不清,「為誰而戰、為何而戰」已成為十分嚴重的國安問題。這「禍起蕭牆」的道理,陳為廷及時代力量諸位先生,你們可曾想過?

我們都當過兵,在不同部隊服役,我們曾經經過師對抗、下基地、夜行軍、體能戰技的考驗,也曾經在88年經國先生去世與89年天安門事件時全副武裝戰備,當時的狀況至今歷歷在目且餘悸猶存。抱著槍蹲在戰壕裡,想的是你們現在不曾關懷其安危的親人,恐懼的是你們現在無法恐懼的恐懼!

我們連遺書都沒敢寫。

報告陳為廷及時代力量諸位先生,我們不是不願意勇敢,而是在必須拿起武器向親人道別,或者自己的孩子穿著軍服走出家門時,我們要讓自己相信何以「安危今日終需仗」的那個理由!是對岸毫無理由武力犯台?還是今日的政府不知如何「惟智者能以小事大」?還是國內有人只為了謀取一己一黨的政治利益,而把國家人民推向戰爭的懸崖?

如果是前者,報告陳為廷及時代力量諸位先生,我們肯定比諸位勇敢,將來上了戰場,我們願意教沒有當過兵的各位如何瞄準;但如果是後二者,報告陳為廷及時代力量諸位先生,草民們必須向諸位懺悔:「我們並沒有你那麼勇敢!」

*作者為基層教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