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發現75歲的祖母慘遭斬首,成了一具焦屍」緬甸軍隊繼續屠殺羅興亞人

緬甸羅興亞人苦難不斷,位於若開邦的高杜薩拉村遭當地佛教徒焚毀(AP)

緬甸羅興亞人苦難不斷,位於若開邦的高杜薩拉村遭當地佛教徒焚毀(AP)

緬甸少數民族「羅興亞人」逃亡潮至今仍未緩解,至少16萬4000人試圖越過邊界、前往孟加拉避難,羅興亞人受緬甸軍警迫害的故事也隨之曝光。英國《衛報》訪問幸運逃至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揭發緬甸軍隊8月30日在邊界附近的圖拉托里村屠殺當地居民的暴行,狀況之慘猶如「種族清洗」(ethnic cleansing)。

圖拉托里村(Tula Toli)在緬甸若開邦境內,是一個靠近孟加拉邊界的偏遠村落,三面環水、易困難逃的地勢,成為緬甸軍屠殺村民的地點。儘管目前國外媒體欲赴緬甸採訪,須受政府管控,無法前往圖拉托里現場確認。但《衛報》(The Guardian)訪問的多位倖存者不僅指證歷歷,而且彼此吻合。以下是5位倖存者的故事。

緬甸羅興亞人苦難不斷,位於洛開邦的高杜薩拉村遭當地佛教徒焚毀,倖存的羅興亞村民逃至難民營(AP)
緬甸羅興亞人苦難不斷,位於洛開邦的高杜薩拉村遭當地佛教徒焚毀,倖存的羅興亞村民逃至難民營(AP)

「一旦你逃跑,我們就開槍,格殺勿論」

緬甸軍隊屠殺人民的3天前,29歲的工人哈立德.侯賽因(Khaled Hossein)說,90名軍人召集數百名村民到村落東部的空地。一名官階是2顆星的軍官告訴村民:「村內有民眾傳言軍隊已在若開邦殺人,但你們應該繼續務農、捕魚,我們唯一要求的是,只要你看到軍人,你不能逃跑。一旦你逃跑,我們就開槍,格殺勿論。」

侯賽因回想,軍官演講完後,那些軍人與當地的佛教徒逐戶搜刮有價值的物品:黃金、現金、衣物、馬鈴薯和米飯。他們還搗毀那些被控散播謠言者的家,「那些佛教徒告訴軍人關於羅興亞叛軍的事,問題是這裡沒有叛軍。」

湧入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美聯社)
湧入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AP)

「回到家,發現75歲的祖母慘遭斬首,成了一具焦屍」

軍隊屠殺人民的1天前,來自隔壁村落杜爾托里(Dual Toli)的民眾,為了躲避軍隊,冒險渡河,至少10人在河裡喪生。30歲的稻米商人佩塔姆.阿里(Petam Ali)讓成功渡河的村民在家借住一晚,那些倖存者隔著河水,望著遠處的家園被火舌吞噬。

隔日凌晨3點半,阿里聽到槍響,但不確定槍聲的位置。阿里說:「我住在村落的北邊,那時軍隊已過河,正從北邊向南行,我先到叢林裡,試圖辨識那些軍人。他們穿著深綠色軍服,在早上8時步入村莊。我趕快回家,叫我的家人逃到叢林裡,但是我的祖母年紀太大,來不及逃生。我們在叢林裡眼睜睜看著那些軍人焚毀我們的房子。」

湧入孟加拉、搭起簡陋帳篷的羅興亞難民。(美聯社)
湧入孟加拉、搭起簡陋帳篷的羅興亞難民。(AP)

阿里的家是一幢木造建築,有8個房間,由他與3位兄弟親手建造,住著16位家人,卻被緬甸軍人燒成廢墟。軍隊離開後,阿里回到村落,發現所有房屋都被燒毀了,還在路上看到一位85歲的長者胸部中彈,陳屍路旁。回到家,阿里發現他75歲的祖母慘遭斬首,成了一具焦屍。「我回到叢林,告訴家人,大家痛哭失聲。我和家人花了3天才逃到孟加拉。」

「軍人把孩童丟進河裡,包括我3歲的孫女、1歲的孫子」

65歲的稻農卡比爾.艾哈邁德(Kabir Ahmed)一聽到軍隊攻擊村落北部,就與兩個分別10歲、12歲的兒子潛入河中,躲在河流的南岸。「那些軍人把孩童丟進河裡,我3歲的孫女、1歲的孫子都因此喪生。軍人還召集所有村民,先讓他們走一段路,再射殺他們。」

艾哈邁德說他有8名家人喪生,還有2個兒子下落不明。「我們躲在山丘上的樹後面。到了晚上,軍人就把所有在河岸上的村民遺體撿起來,放進挖好的沙坑,再焚燒那些遺體。」

湧入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美聯社)
湧入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美聯社)

「我等了5個小時都等不到家人,只好離開…… 全家14人罹難」

當軍隊抵達村莊時,卡比爾.艾哈邁德55歲的弟弟札赫爾(Zahir Ahmed)也在河岸邊,他的兒子驚恐地從家中跑出來,向他叫道:「先別管我們,快逃!」於是札赫爾也跳入河中,游到河岸另一側。「我在叢林裡等待,聽到軍隊的槍聲。我的兒子那時忙著救其他家庭成員」,然而札赫爾說,全家除了他之外,一共14人都罹難了。「我等了5個小時都等不到家人,只好離開。」

湧入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美聯社)
湧入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美聯社)

「我們不知道她是否已經喪生,只能抱著一絲希望」

35歲的穆罕默德.伊德里斯(Mohammed Idriss)住在圖拉托里村的西側,那裡滿布樹林,讓他有機會在離開家園之前蒐集一些物資。他拿著有兩個大洞的袋子,裡頭裝滿了油、糖、麵粉、1萬緬元(約新台幣220元),「當我們逃到那夫河(緬甸與孟加拉的界河)時,軍隊就開槍了。我趕快跳進河裡,並在沙洲旁躲著。那些軍人向包包開槍,把裡面的物品都拿走。我們後來終於抵達孟加拉邊界,守衛告訴我們前往這裡(難民營)。」

伊德里斯在難民營接到一通電話,原來是其他羅興亞人發現一位手臂有著槍傷的女性,認為可能是他失蹤的親人拉比亞(Rabia),「他們以為她是拉比亞,但事實並不然。我們不知道她是否已經喪生,只能抱著一絲希望。」

緬甸羅興亞難民問題再起,抗議民眾憤怒焚燒翁山蘇姬頭像。(美聯社)
緬甸羅興亞難民問題再起,抗議民眾憤怒焚燒翁山蘇姬頭像。(美聯社)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5日曾呼籲緬甸領導人翁山蘇姬與軍方共同阻止暴力,憂心事態可能演變成「種族清洗」(ethnic cleansing)。羅興亞團體更擔心,緬甸軍隊屠殺人民,可能成為1995年7月塞爾維亞族軍隊屠殺8000名波士尼亞穆斯林的翻版。更有羅興亞團體向「半島」(Al Jazeera)衛星電視台說,至少1000名羅興亞人已在這兩周的衝突中遭殺害。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