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請問蔡總統,你是台灣人還是日本人?

台灣文學學會24日召開「支持大幅調整12年國教國語文課綱」記者會。(顏麟宇攝)

台灣文學學會24日召開「支持大幅調整12年國教國語文課綱」記者會。(顏麟宇攝)

簡直不可思議,二0一四年一場轟轟烈烈的反(歷史)課綱,讓馬政府背負「去台灣化」的罵名,政黨輪替三年後,課綱爭議又來了!這回引爆爭議的不是民進黨的蔡政府要不要為日本二戰時期慰安婦政策擦胭脂抹粉,竟然是國文領綱爭議,台灣文學館長廖振富特別為此澄清,被質疑的《七星墩山蹈雪記》,作者中村櫻溪不是「灣生」,而是「道地的日本人」、漢學家,不澄清還好,愈澄清描得愈黑!

課審會審的是「國文」課綱,何謂國文?這兩個字不是難懂的文言吧?不論是國家的文化、國家的文學、國家的語文…,這個「國家」,不就是中華民國嗎?就算要強調台灣主體性,選「灣生」的作品,已經沒頭沒腦,至少生在台灣,以屬地論,也算我們台灣人,國文選文選到日本漢學家的作品,而且是日據(治)的殖民時期漢學家,這是哪根筋壞了?要把自己的國家推到殖民時期的日本?當日本人會更有台灣主體性嗎?把日本人的列入「國文」選文,蔡政府要不要把日語也列為「母語」?

廖振富解釋,把在台日人的漢文學作品納入課本,「沒什麼不可」,因為這篇文章引用很多「詩經」的典故,文中還涉及很多台北景點,適合老師帶著學生做體驗教學,他特別舉作家、也是現任中央通訊社董事長劉克襄為例,說劉就曾隨著中村的腳步,導覽陽明山古道。

作家劉克襄.jpg(由文化部提供)
廖振富拿中央社董事長劉克襄曾循中村的路徑導覽陽明山,為選文背書。(由文化部提供)

這是什麼風馬牛的解釋?劉克襄身為作家,可以選用任何作品,讓讀者體會陽明山之美,這和把文章納入「課本」是兩碼子事;已經成為中華民國國家通訊社董事長的劉克襄無端還要為領綱選文,選到日本人的作品背書,這叫天外飛來的尷尬。

不論是體驗教學或戶外教學,做為「補充教材」足矣,何必納入課本?何況連補充教材都大可不必,真要說,直接用劉克襄的白話文更叫人賞心悅目,而且,學生完全沒有「學習壓力」。

《七星墩山蹈雪記》文字到有多美?美到寧可捨棄自己國家歷史源流中的作者?想查找鑑賞鑑賞還頗有難度,因為基本找不到,這篇文章難找,連中村櫻溪都是相對冷僻的作者,要教台灣文學,先輩作家多不勝數,蔣渭水是其一,雖然這次選入的〈送王君入監獄序〉,讓國文老師都傻眼;要教日本文學,《源氏物語》不是現成的經典?還有林文月教授美到極點的翻譯,但總不會把日本文學納入「國文」吧?

在十篇選文中,得票前十名包括諸葛亮的〈出師表〉、屈原的〈漁父〉、歐陽修的〈醉翁亭記〉、韓愈的〈師說〉,均未入選,別的不說,台灣過端午還在划龍舟吃粽子,屈原不冷僻吧?現在的孩子各式電玩三國背得比爸媽還熟,談三國玩三國,來篇諸葛亮的〈出師表〉,有這麼艱澀嗎?

廖振富說,重要的是透過國文教學,喚醒學生的在地經驗、啟發共鳴,並帶領學生了解作者的寫作背景。原來的教科書,也有台灣先輩的古典文學作品,諸如鄭用錫的〈勸和論〉,就是為早歲分類械鬥,嘆之慨之而發諸於文,看看他的起手筆:「甚矣,人心之變也,自分類始!其禍倡於匪徒,後遂燎原莫遏,玉石俱焚。雖正人君子,亦受其牽制而或朋從之也。」映照現時情境,能沒有共鳴嗎?

再比方說,郁永河的《裨海紀遊》,是首部詳細記載台灣北部人文地理的專書,就有高中地理科老師廖振順用Google Earth與地理專業知識製作出精彩的動態影片,讓先輩的文學與地理結合,這樣的教學,沒有在地經驗嗎?比諸絕大多數人都陌生的中村櫻溪差到哪兒?教「國文」非要選日本的漢文學,這是什麼奇怪的心理?台大教授黃美娥說,「時代變了,教科書能不變嗎?」有道理!但不論怎麼變,總不能變回殖民時代吧?

台灣的孩子,有這麼倒楣嗎?三年之內,統獨兩端都想拿課綱當戰場,前總統馬英九管不住他的統派友人把手伸進歷史課綱審議委員會,現總統蔡英文去年底鬧了一個「自自冉冉」的春聯笑話不夠,又管不住(她大概還一腦袋狐疑)不知道算不算她友人的獨派人士,把手插進國文領綱選文,年輕人不要文言文也罷,竟選出日本人的漢文,腦袋能不分裂嗎?連心都要被撕裂了,這國家還能成為一個團結的國家嗎?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