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到立法院捲入爭預算口水戰,柯文哲要提醒中央政府這些事

臺北市長柯文哲選擇不到立法院參加前瞻基礎建設公聽會,擔心淪為口水戰。(資料照片,蘇仲泓攝)

臺北市長柯文哲選擇不到立法院參加前瞻基礎建設公聽會,擔心淪為口水戰。(資料照片,蘇仲泓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17日上午選擇不出席立院前瞻基礎建設公聽會,而是出席南港轉運站西站啟用典禮,輕重判斷,引起外界議論。柯文哲對此表示,知道今天去就是淪為與民進黨及新北市長朱立倫的口水戰與吵架,真正的問題沒有解決,實質問題要另外找機會處理。不過,今天公聽會到場的學者專家包括運輸、土地、運輸管理等領域,也在會上發表對前瞻基建的意見,各縣市首長也爭取發言搶錢,卻不見代表北市出席的副市長林欽榮積極爭取發言與經費。

柯文哲:今天去立院口水戰,真正的問題沒有解決

柯文哲解釋今天沒去立法院公聽會的原因,他說,因為知道今天去就是口水戰與吵架,真正的問題沒有解決,所以實質問題要另外找機會處理。他為自己辯護,「我是一個實事求是的人,我要解決問題,今天立法院已經進入一個各說各話討論不出東西,要找心平氣和的時間,軌道運輸是專業問題,專業問題要專業解決」。

對於沒有爭取到北市東側南北向共200億的軌道運輸經費,柯文哲表示,這一次行政院的軌道建設總經費雖然有4200億,但台北市大部份的軌道建設都已經完成,目前在規劃的是北市東側南北向的軌道運輸系統,今年已經花2400萬在做可行性評估,要等到可行性評估出來後才知道預算要多少,以及中央可以幫忙多少,「所以對北市來說,現階段軌道建設與台北市並沒有直接相關」。

柯文哲:北捷有三大失策

柯文哲說,北市在過去30年,發展捷運有些經驗,也有一些問題,想要跟中央說明提醒,不過後來發現今天已經陷入跟民進黨與朱立倫的口水戰,去公聽會反而沒有辦法讓問題清楚的表達,因此選擇不前往。

他說,北市捷運在過去有30年的發展,有幾個面向做得不好,第一,是TOD(transit-oriented development),以交通為導向的都市建設失敗,他認為,應該讓每個捷運站旁邊可以「造鎮」,甚至要刻意減少停車位,讓每個在捷運站周邊的人以捷運為出入的交通。

第二,是商業化的失敗,他說自己去日本看大阪車站,北市要求捷運周邊要最大商業化,因為理論上人流就是金流,捷運站是商業很重要的地方,過去捷運共構做住宅是戰略上的錯誤,應該做商業使用。

最後,是產業化的失敗,也即,過去北市花了6000億興建捷運,並沒有建立起台灣的軌道產業供輸出,相對地,中國現在已經在全世界各地輸出高鐵產業。

柯文哲提醒中央,4200億軌道運輸建設恐有自償性及財政紀律問題

柯文哲說,這次的4200億的軌道運輸,他看到兩個問題,第一,大家應該要講實話。他說,興建捷運,常常要求要有自償性,可是每次在規劃階段,常常高估土地開發的利益與運量,所以常常讓自償性有問題,造成後面的政府在處理自償性債務問題時,有相當大的困擾。

另外,柯文哲繼續說,若蓋捷運,中央給錢,地方政府也要編列配合款,但有些縣市需要的配合款,早就超過該縣市的舉債上限,「我都很難想像中央給那麼多錢,將來配合款是不是還是要由中央來支給?」他說,關於財政紀律與自償性的計算,以及配合款的計算,目前看來這4200億是有問題的。

柯文哲:台灣需要5個捷運局嗎

最後,柯也提及數次與院長林全及交通部長賀陳旦討論組織的問題。他說,台北市的捷運局僅是一個派任機關,明年就要到期了,派任機關接下來要怎麼處理,已經跟交通部討論很多遍,卻一直沒有解決,他籲請全國民眾思考一個問題,現階段,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台中市、高雄市都有捷運工程局,「我們需要5個捷運工程局嗎?」

另外,在捷運的營運層面,台北捷運由北捷公司經營,機場捷運線由桃園捷運公司經營,輕軌線要新北的捷運公司經營,柯說,事實上,每一條的自償性計算都有點問題,南北環的中環線,北市跟新北市就有爭執,因為預計一開幕時,現金流量會是負的,虧損要誰負責?他說,「公共運輸未必要賺錢」,他同意,但若要補貼,大家要講清楚。

柯文哲說,今天這4200億丟下去,執行單位要是誰?每個縣市的捷運局去蓋的話,就發現很多問題,現在需要5個捷運工程局?未來需要幾個捷運公司來營運?
 
最後,他想提醒一件事,「捷運是迷思」,因為基隆建輕軌的時候,交通部有個基隆河谷的交通整合計畫,包括南港延伸線、汐止民生線、基隆輕軌、台鐵的右劃、北宜直鐵、國道幹線公車,這些都要統合處理,所以單單一條捷運輕軌,也不知道其他要如何處理,軌道運輸有時候是個迷思,因為交通是整體的,包括鐵路、公路等各式各樣的整合,應該要以北市過去發展30年的經驗提醒中央,他說,組織問題不解決的話,投資會重複投資,重複浪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