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亞逝世400周年……為什麼值得全球紀念?

印有莎士比亞肖像的第三對開本(美聯社)

印有莎士比亞肖像的第三對開本(美聯社)

英國文學巨擘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為後世留下至少37齣劇作、與150餘首十四行詩,但這名來自英格蘭史特拉特福(Stratford)的劇作家,真的值得被後世如此熱切關注,每年為其舉行紀念活動嗎?

延伸閱讀:莎翁逝世400週年 英國啟動全國性紀念活動

面對世界知名的大咖劇作家莎士比亞,人們時常不敢對他及其作品的展現冷感,深怕被他人冠上無知、沒文化素養的醜名。只好讓莎士比亞的狂粉專美於前,盡情讚嘆莎士比亞的豐功偉業。

然而對莎士比亞不以為意的人們其實並不孤單,英國著名詩人波普(Alexander Pope)及拜倫(Lord Byron)等人,都曾質疑莎士比亞士名過於實。拜倫曾表示,莎士比亞的名聲「被捧得太高,終究會崩落」。哲學家維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也曾表示,「我無法不懷疑,頌揚莎翁只是一種傳統的表現。」

英國伯明罕大學(University of Birmingham)莎士比亞研究團隊主席芬尼(Ewan Fernie)教授認為,去質疑「為何要將打電玩或喝酒的時間,用來慶祝莎士比亞上」是件好事。

芬尼認為,紀念莎士比亞的原因是「他的作品為人類文化提供了豐富的經驗,不該只是被拿來當作考試題目,而是一種對我們文化、政治生活的刺激。」

18世紀劇作家加里克助莎士比亞一臂之力

但作為今日全球最受愛戴劇作家、英國文化重要指標人物的莎士比亞,又是如何從一位不起眼的劇作家,搖身一變成為「第5偉大的英國人」(the fifth greatest Briton)呢?

在死後150多年間,莎士比亞的作品頂多只被視為佳作。直到18世紀知名演員、劇作家加里克(David Garrick),在1769年為莎士比亞舉辦了一場為期3天的慶典。這場慶典原意慶祝莎翁的200周年誕辰,雖然在時間上遲了5年,且活動的核心演出是加里克自己的作品。

加里克將慶祝地點選在莎士比亞故居史特拉福,這場慶典讓莎士比亞在眾人心中的地位變成如半神(demigod)般的存在,也為其日後成為舉世愛戴的大文豪奠下重要基礎,並協助史特拉福成為今日所見的觀光景點。

芬尼認為,加里克的慶典不僅是第一次大規模的莎士比亞紀念活動,也開啟了日後無數場的類似活動。

工人、女權運動中的象徵人物

隨後,莎士比亞逐漸成為政治運動的代言人。

19世紀中期的英國社會,充滿了對社會現況不滿的工人,1838-1858年間要求政治改革的憲章運動者(Chartists)也在其中。而英國第一場大型工人階級運動,據稱便是以莎士比亞作為代表人物。

美國史蒂文斯科技學院(Steven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文學教授彭尼諾(Anthony Pennino)表示,這批英國憲章運動者「試圖要將英國歷史及文化型塑成一場持續進行的階級抗爭(class conflict)」,而他認為在這場抗爭中,參與者總會嘗試去尋找歷史知名人物作為工人階級理念的聲援者,以獲得當代的支持。

20世紀追求英國婦女參政權人士們(suffragettes)也宣稱,莎士比亞及其作品傳遞的理念與該運動理念相仿—正如《冬天的故事》(The Winter's Tale)中的保利娜(Paulina)起而向社會不正義、不公義的君主進行抗爭,這批女權人士也正向發生在她們身上不公義之事進行反抗。

「莎士比亞被視為是英國文化的基石,在英國受到高度愛戴,並且也是大英帝國文化的象徵。因此能夠將莎士比亞向該組織拉攏,對於這群婦女參政權論者無疑是一大助益。」莎士比亞研究學者及作家摩里斯(Sylvia Morris)說道。

紀念過去是為了開展未來

芬尼稱,紀念這位「偉大的英格蘭人」及其「永垂不朽的作品」,不該只被視作一個回顧過往的活動,而具有「瞻望未來」的意涵。

「我們不僅是在保存莎士比亞這位文傑,在他身上還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他的戲劇中具有一種民主概念,在他的戲劇中不見作者,或是過度的權威。角色間的互動,及他們架構出一個世界的合作關係,才是莎士比亞戲劇的重點。」芬尼解釋,「慶祝莎士比亞並非為了追溯往昔,而是讓它為我們開展未來。」

莎士比亞位於故鄉史特拉福教堂的墓碑(美聯社)
莎士比亞位於故鄉史特拉福教堂的墓碑(美聯社)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