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解封都輪不到失智據點!近6成家屬壓力滿載:我也快要看身心科了

全國失智症總人數已突破30萬大關,在疫情指揮中心6月公布的最新版疫苗接種順序中,將「維持機構及社福照護系統運作」相關人員列在第5順位,惟失智據點的病患和工作人員卻被排除在外。示意圖(資料照,謝孟穎攝)

「因為疫情趨緩所有日照機構都可有條件重啟服務,為什麼只有失智社區服務據點不行?為了照顧失智的媽媽,我只能請無薪假待在家。沒有收入也就算了,老人家日夜顛倒、認知錯亂,再這樣24小時跟她纏鬥下去,我也活不下去了。」

7月14日,衛福部宣布長照日間機構有條件解封,讓苦撐了2個多月的家屬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但中央卻獨漏全台494個失智社區服務據點;更甚者,因為不被認定是「機構」,全台近2萬名失智社區服務據點的受照顧者與工作人員也未納第5類優先接種疫苗,令相關人員不僅感嘆:「原來爹不疼、娘不愛,以及被一再遺忘的滋味,竟如此苦澀!」

今年5月11日起國內進入新冠肺炎社區傳播階段,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CECC)隨即宣布全國進入三級警戒,在防疫優先的考量下,長照體系中只有住宿型機構可以持續營運,其餘日間型的社區機構、中心、據點一律暫停服務,且一停就是2個多月。

台灣的長照服務計畫已邁入第2個10年,目前日間型社區機構的照顧對象相當多元,從早療服務的發展遲緩兒,到智障、自閉症等心智障礙者、慢性精神病患者等都有,而失智症患者無疑是最大宗。根據衛福部統計,2020年長照日間照顧服務人數共計2萬3257人,其中50歲以上失智者8340人,比例高達36%。

20210721-根據本土流行病學推估,台灣失智症人口已突破30萬大關,且將逐年攀升,預計2026年將達到37萬2000多人。(取自失智症協會網站)
根據本土流行病學推估,台灣失智症人口已突破30萬大關,且將逐年攀升,預計2026年將達到37萬2000多人。(取自失智症協會網站)

台灣迎高齡社會 失智人數破30萬大關

失智症與年齡老化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台灣早已是世界衛生組織定義的「高齡社會」,失智症人口也不斷急速攀升。根據台灣失智症協會進行的本土流行病學調查,國內65歲以上長者失智症盛行率為7.71%,推估全國患者人數約29萬1961人。

另依挪威最新研究,45至64歲失智症盛行率約千分之16,國內應另有約1萬1310名年輕型失智患者,即全國失智症總人數已突破30萬大關。換言之,即使失智者已是長照日間照顧服務涵蓋的大宗,然僧多粥少,其提供的名額依舊杯水車薪。

20210721-SMG0034-N01-黃天如_各國失智者占新冠肺炎死亡人數比例
 

然而,長照專用機構建置不易,除了要有適合的地點,建置費用從無到有少說也要數百到數千萬元不等,對急需照顧的失智者及家屬來說,未免緩不濟急。因此,2017年起,長照計畫2.0納入失智社區據點,由地方政府結合社區協會、教會、醫院等民間單位,利用既有場所提供中重度以下乃至於尚未確診之疑似失智者每周2到5天不等的日間照顧。據統計,目前全台已建置494個失智據點,服務人數約1萬6000人。

失智症協會秘書長湯麗玉表示,建置失智據點提高服務量原是政府的德政,因為失智者有專業的照顧與引導,功能才不致太快退化,家屬也才能安心工作。直到國內疫情升高,疫苗一劑難求,長照服務全面停擺,一切都變了樣。

失智多是老人「很快排到疫苗」?相關團體疾呼無果

首先,今年6月CECC公布的最新版疫苗接種順序將「維持機構及社福照護系統運作」的相關人員列在第5順位,在中央從寛認定下,不但多數住宿型、社區型及居家型長照服務對象及照服員都得以納入;監獄等矯正機構工作人員也被認定為「其他機構」納入;就連全台近9萬名洗腎患者也得以納入此類,偏偏失智據點的失智者及工作人員就是不行。

湯麗玉說,該會與各地方協會多次發表聲明,甚以公開信的方式向CECC陳情,盼政府正視失智者礙於認知障礙,難以理解及充分配合各項防疫措施的困境。就拿最簡單的戴口罩來說,任憑家屬軟硬兼施,很多失智者不戴就是不戴。而為免造成全民防疫破口,最好的方式就是將失智者及其家庭照顧者統一造冊納入第5類優先接種疫苗對象,無奈得到的政府回應始終是:「失智者多是老人,老人原本就是優先接種對象,失智者就依年齡接種,很快就能打到。」

然而現實情況是,失智者並不完全都是老人,且其感染風險與防疫需求,往往更甚一般老人。退一萬步想,就算拖了2個多月,隨著第10順位的50至64歲中年人都已陸續接種疫苗,至今尚未接種的失智者可能主要只剩年輕型患者,但試問失智社區據點約2000名全職工作人員呢?平日政府口口聲聲稱他們為長照伙伴,怎麼安排疫苗接種時他們卻成了局外人呢?

年輕失智者反退化更快 納入第5類接種與否仍在評估

失智症協會理事長、中山醫學大學精神醫學科教授賴德仁表示,一般人可能以為年輕失智者的功能應該會比老年人好很多,其實並非如此;因為研究顯示,年輕型失智者的退化速度往往更快。以失智症協會直接服務的120名年輕型失智者為例,其平均發病年齡只有50歲左右,很多人因無法接受在人生與事業的顛峰遭逢病魔痛擊,非但拒絕服藥,也不願到機構或據點與人互動,結果就是退化得更快,甚至才發病1、2年就與發病前判若兩人。而這類年輕型失智者,初估還有1萬多人到現在都還未能接種疫苗。

衛福部長照司副司長周道君表示,失智社區據點無法納入第5類優先接種疫苗,主要是因為全台494個據點的全職工作人員未落實登記制度,該司只能參考據點數量大約推估照服員人數約有2000人,卻無法掌握其確切身分,遑論造冊接種。至於失智據點受照顧者納入第5類,已經傳染病防治預防接種小組(ACIP)及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同意納入評估,長照司也正在評估中。

20210714-民眾14日在花博園區的疫苗接種站施打新冠肺炎疫苗。(柯承惠攝)
失智症協會等團體多次呼籲,政府應失智者及其家庭照顧者統一造冊納入第5類優先接種疫苗對象。圖為北市花博園區疫苗接種站,與新聞個案無關。(資料照,柯承惠攝)

解封獨漏失智社區據點 長照司:多數據點不符條件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不容易國內疫情趨緩,衛福部宣布7月14日起全國日照機構可有條件重啟服務,但解封對象還是不包括失智社區據點。也就是說,所屬失智者及家屬、據點照服員竟又再一次被遺忘了!

長照司司長祝健芳表示,未將失智據點納入第一波解封對象,主要是因據點與機構的客觀條件不同,機構是依《長照服務法》機構設置標準設立,多少面積的空間可以收容多少受照顧者?乃至於應聘多少名照服員都有明確規定。相形之下,不少失智據點可能只是利用醫院一隅,甚至是里民活動中心、教會多功能會議室等較克難的場地設置,很難符合政府提出的解封要件,故需要更細部的規劃。

但湯麗玉強調,失智據點的樣態相當多元,部分據點確如長照司官員所言,環境與設備沒有那麼理想,暫緩解封協會也沒意見,問題是並非所有失智據點都是如此。以台北市松山失智社區據點為例,其活動空間約有100坪,要符合動線區隔、分艙分流等防疫規定完全不是問題,卻還是一樣不能重啟服務。

疫情加重照護負擔 57%失智患者家屬「壓力滿級分」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表示,為讓政府聽到失智者與家屬哀鴻遍野的聲音,家總日前發起「一人一信請蔡英文總統還我日照與失智據點」,並同步發動網路連署陳情,結果才短短數天就有440多人參與連署,這也是家總歷來發起連署,在最短時間之內獲得最多迴響的一次。

更甚者,在參與連署之餘,家總請失智者家屬以0到10分自我評估照顧壓力指數,結果平均指數竟高達8.7分,其中自評壓力已達滿分10分的比例更高達57%,顯示許多家屬內心的壓力鍋已達沸點,隨時都有可能爆炸。

20210721-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日前透過網路連署瞭解失智家屬的照顧壓力指數,結果自評壓力滿分者比例達57%。(家總提供)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日前透過網路連署了解失智家屬的照顧壓力指數,結果自評壓力滿分者比例達57%。(家總提供)

至於失智者家屬的留言更令人鼻酸:「媽媽是重度失智者,以前她去日照是我最放心的時候,現在媽媽獨自在家常偷跑出門,警察已數度通知我去帶回。再不開放日照,我都要去看身心科了!」、「老人家沒有日照據點可去,整天不是睡覺就是翻找食物,在家照顧的人也有工作要做,常兩邊都顧不好,挫折感和壓力很大。」、「中度失智的先生日夜顛倒,常在半夜起來大叫,讓照顧者根本沒有辦法休息,身心煎熬已達極限。」

事實上,在過去2個多月以來,因為失智日照機構與據點停止服務而衍生的日照悲歌,堪稱俯拾皆是。只因萬事莫若防疫大,加上近日媒體的報導焦點幾乎都在疫情,以致於這些弱勢者的悲鳴,幾乎很難爭取到社會大眾的關注與聲援。就如一名失智症協會理監事以英文短句發出的感嘆:「We're in the same storm but not the same boat.(我們身處同一個風暴中,卻不在同一艘船上)」

20210721-失智者家屬在家總留言區的留言字字血淚,令人鼻酸。(取自家總留言區)
失智者家屬在家總留言區的留言字字血淚。(取自家總留言區)

或許正如衛福部長照司官員所言,事到如今,全國30萬失智者應有70%已依年齡順序接種疫苗,但剩下的30%呢?疫苗早打晚打真的都沒差嗎?果真如此,CECC又何必要排定接種順序呢?又如果失智據點的受照顧者及照服員早就能比照日照機構納入第五類優先接種,失智據點是不是就有可能不會在長照體系重啟服務的列隊中再此被「丟包」了呢?疫苗接種1劑之後還有第2劑,今年打完之後還有明年,難道失智據點的失智者及家屬、照服員永遠都只能「日頭赤焱焱隨人顧性命」嗎?!

看更多【新冠肺炎疫情】最新報導:https://bit.ly/3aAQ9d6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