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威全專欄:面對北京,台灣該如何設定議題

兩岸官方坐下來協商,台灣才能有機會設定論議題。圖為1993年在新加坡舉行第一次「辜汪會談」(取自網路)

大陸與台灣總把求同存異掛在嘴邊。這個詞源自1955年萬隆會議時周恩來之口。兩岸官方直接交手的年代,勃谿是家常便飯。為冷卻紛爭,大陸與台灣總把求同存異掛在嘴邊。但求同存異,不是兩岸關係的專利,大陸原用於涉外關係。面對美國,中國國務委員王毅過去一年內就多次強調。

求同存異源自周恩來。1955年萬隆會議,各國代表發言抨擊社會主義制度,懷疑中國將輸出革命,帶領中國代表團與會的總理周恩來說:「共產黨人從不諱言社會主義制度是好的,但這個會議上用不著來宣傳個人的思想意識和各國的政治制度……中國代表團是來求同而不是來立異的。」

周恩來設定萬隆會議「求同存異」子賽局

周恩來
大陸與台灣總把「求同存異」掛在嘴邊,這個詞源自1955年萬隆會議時周恩來之口。

周恩來促成了萬隆會議通過「10項原則」,包括:不干預他國內政;不使用集體防禦的安排來為任何一個大國的特殊利益服務;任何國家不對其他國家施加壓力等。萬隆10項原則看似壓抑了社會主義輸出世界,其實更針對了美國對他國的干涉,以及美國為首的軍事集團:北大西洋公約組織。

周恩來思想正是王毅對美講話,主張求同存異的精髓。中國只想與美國談經濟,美國若想要中國市場,就不要對中國內政指手畫腳,談西藏、人權等議題。

求同存異是進入談判賽局前的子賽局,在子賽局裡設定議題(setting the agenda),制定談判的規則,雙方先角力「如何談」以及「要談什麼」。這些遊戲規則的爭奪,將關鍵影響主賽局的成敗。

中國大陸對台灣講求同存異,也是就兩岸關係設定議題。所以馬政府時代,中共官員幾次放話希望台灣不要凸顯差異、增加歧異。當時兩岸就議題設定,交手頻繁,台灣為了堅持底線,纏鬥辛苦。

馬政府不背書四大論壇,陸委會淪擋箭牌

以兩岸交流為例,大陸官方定調海基海協制度化協商、海峽論壇、國共論壇、紫金山論壇為四大平台,台灣官方則只認定制度化協商是政府授權的權威性管道。面對海峽論壇,馬政府不背書,禁止中央官員出席,但阻止不了地方政府官員出席。有中南部縣市想與陸方合辦海峽論壇,企圖挪幾項活動到台灣,但國安高層不願意當壞人,沒人打個電話告訴地方諸侯說,不行就是不行;陸委會淪為擋箭牌,地方諸侯所求未遂,在陸方面前大失面子,打電話到陸委會痛罵四十五分鐘。

紫金山論壇,府院高層不樂見我方卸任副總統配合大陸演出,卻不出面阻止;經濟部次長被要求陪著赴陸,但無能爭取到以官方頭銜出席,只好加上「兩岸經合會首席代表」的稱號。兩岸經合會是「會議」,而非「常設組織」,這是台灣官方的定調,堂堂經濟首長自失立場。會上司儀介紹曾培炎是國務院原副總理,而介紹連戰、蕭萬長卻沒提到前副總統頭銜。

第六屆國共論壇。(翻攝網路)
陸委會曾評論時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在國共論壇的發言稱,國共論壇是民間交流,黨務高層的發言不代表政府。這段發言引起陸方不滿。圖為第六屆國共論壇。(翻攝網路)

至於國共論壇,馬政府時總統親自定調「以黨輔政」,表明唯有海基海協領銜的制度化協商才是政府授權的權威性管道。有次陸委會就時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訪陸的談話發表意見,發言人忠實傳達政策立場,說國共論壇是民間交流,黨務高層的發言不代表政府。陸方看到了這則在台灣不引人注意的新聞,覺得陸委會破壞兩岸和諧氣氛,不給吳伯雄面子。接下來,隨團的立委從大陸打了電話警告陸委會。

這些都是陸方對兩岸關係遊戲規則的操弄。

台灣面對大陸,眾聲喧嘩,不可能統一口徑、一致行動,因此陸方可以多手策略、各個擊破。遇到軟的、對大陸有所求者,講話就比較硬,接受訊息的一方,則誤以為對岸的傳話就是不得跨越的底線。陸方充分掌握到涉外賽局裡,對手的內部政治會關鍵地影響主賽局。

台灣重上談判桌才能設定議題

儘管艱難,台灣也有斬獲。共同打擊犯罪與司法互助協議,涉及司法主權,極具政治意涵,是台灣主動啟動的。食品安全協議以及投保協議裡的人身保護規定,也是台灣用心設定議題下的成果。制度化協商的最具體成績,是根據協議建立起政府對政府、官員對官員的直接聯繫機制,中共繞不過中華民國政府存在此一事實。

兩岸官方能坐下來協商,才是對台灣最有利的安全保障,台灣經濟持續依賴大陸的當下,沒有官方協商,台灣就無從扭轉兩岸關係,遑論議題設定。台灣無能坐上兩岸關係與台美關係的談判桌,兩岸關係就只能受制於中美互動,台灣的前途不是由台灣人所決定,而是美中賽局的次產品。這是蔡政府一直沒有解決的課題。

更重要的是,當台灣回到兩岸談判桌的那刻,台灣如何爭奪議題主導權。解方之一是,主動關切大陸的內政、法治與人權,主動拋問題給對方。以新聞交流為例,當新華社想來台設辦公室,台灣就應該談新聞資訊的自由流通,談大陸的新聞審查;以香港為例,台灣青年應該積極與陸、港青年交流辯論香港的未來,台灣青年表態關心中國而批判中共。這些民進黨若做不到,國民黨就該勇敢挺身而出。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