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還不如日本AV產業!」質疑新法歧視錄音著作權 唱片業火大陳抗

針對行政院新版《著作權法》修正草案,台灣唱片出版事業基金會、台灣錄音著作權人協會聯合36家唱片公司發出陳情信表達不滿,質疑新法歧視錄音著作權。示意圖。(資料照,取自PIX1861@pixabay)

一首短短幾分鐘的歌,背後是製作人、編曲、配樂師、混音師等多人的嘔心瀝血之作,但根據政院新版《著作權法》修法草案,這些錄音作品恐不具有專有著作權,甚至可以被隨意用在電影裡。台灣唱片出版事業基金會、台灣錄音著作權人協會聯合包括知名的華納國際等36家唱片公司,集體向行政院發出陳情信,怒指草案歧視唱片產業,要求刪除不公平規定。

《著作權法》裡保障語文、音樂、戲劇、舞蹈等的著作權利。但很多人不知道,一首膾炙人口的流行音樂背後還有許多錄音著作權人的努力,例如歌手周杰倫的〈青花瓷〉除了周杰倫作曲、方文山填詞外,唱片公司必須找製作人統籌、編曲、配樂、混音、節奏等,一首長度3分鐘的歌,是幾10個人花了上百小時完成的作品,俗稱錄音著作權,著作權人多為唱片公司、獨立樂團等。

(延伸閱讀:公園放歌免授權費 音樂人轟政府霸凌、〈小幸運〉作者點名受影響歌手

唱片出版基金會:為何將錄音產業視為次級著作?

依據現行《著作權法》第26條,以及《著作權法》草案所增的第26條之2規定,「錄音著作經再公開傳達者,著作人得請求再公開傳達之人支付使用報酬」。也就是說任何人使用語文、音樂、戲劇、舞蹈等,都必須先徵求著作權人同意與授權,但唯獨錄音著作,卻可以不必事先徵求同意、事後付費即可。

台灣唱片出版事業基金會執行長李瑞斌怒批,「法律給予唱片產業的保護,比不上鋼管舞、日本AV片的保護」。他說,不管是唱片公司或獨立樂團都是文化部積極輔導的旗艦產業,但為何錄音產業不能像音樂、語文、戲劇一樣享有專有權,任何人都能先使用再付費,等於是把錄音產業視為低等次級著作,不解政府立法用意為何?

另外,政院版《著作權法》修正草案還增訂了第29條之2,「固著於視聽物的錄音著作,不適用重製權、請求支付使用報酬、散布權、出租權」。李瑞斌指,此條文等同錄音著作被用在電影、戲劇、短片、廣告裡時,第一次使用必須付費,第二次再使用就不用付費,這又是在欺負唱片產業,把其視為低等著作。

20170904-台北市廣告代理商業同業公會和台灣智慧財產權聯盟4日簽署IWL合作備忘錄,未來盜版網站名單提供給廣告代理商。左起為台北市廣告代理商同業公會理事長鄧博文、智慧局長洪淑敏、台灣智慧財產權聯盟專案小組代表李瑞斌。(尹俞歡攝)
針對《著作權法》修正草案增訂第29條之2,台灣唱片出版事業基金會執行長李瑞斌(右)指出,這等同把唱片產業視為低等著作。圖中為智慧財產局長洪淑敏。(資料照,尹俞歡攝)

「首次仍要支付版權費」 智慧財產局:新條文有助電影流通性

對於唱片界的不滿,經濟部智慧財產局局長洪淑敏解釋,假設有電影要把歌手周杰倫的〈青花瓷〉當成主題曲,就必須取得作曲人、作詞人的同意;第一次使用也須取得錄音著作權人(唱片公司)的同意並付費。但若電影壓制成DVD開始販售,就不必再付費給唱片公司,這是為了不影響電影的流通性,智財局將再製作圖表向外界說明。

目前台灣唱片出版事業基金會、台灣錄音著作權人協會已聯合36家唱片公司,包括知名的華納國際、豐華唱片、華研國際音樂等,集體向政院發出陳情信,要求政院將法條暫緩送至立法院,或於立法院審議時修改不公平規定。李瑞斌說,智慧局分別於今年2月、5月召開過公聽會,唱片業界已極力表示意見,但智財局無心溝通,在不了解產業的情況下強行修法,盼政府高層可聽見產業心聲,消除對錄音界不公平待遇。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