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第二屆「種族滅絕奧運」明年登場?從北京冬奧遙望北京之春

2021年2月3日,印度達蘭薩拉藏人抗議明年北京冬奧將是「種族滅絕奧運」,五具人偶分別代表西藏、新疆、內蒙古、香港、台灣(AP)

「奧林匹克主義(Olympism)的宗旨是要以運動來促進人類的和諧發展,倡導能夠維護人性尊嚴的和平社會。」

──《奧林匹克憲章》(Olympic Charter

2022年2月4日,中國首都北京將寫下一項歷史記錄:成為全球第一個既舉辦過夏季奧運,又舉辦過冬季奧運的城市。尷尬的是,這兩場奧運除了地點相同,還有另一個共同點:兩者都被許多國際人權組織冠上「種族滅絕奧運」(The Genocide Olympics)的惡名。

2008年8月的北京夏奧被形容為中國在國際社會的「初次登場」(coming-out party),打出「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One World, One Dream)口號,昭告世人中國與先進國家齊頭並進,再也不是國際社會的化外之地(pariah)。那年9月,美國投資銀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聲請破產,引爆歐美國家金融風暴,中國國力崛起的動能更上層樓。

2019年8月24日,前蘇丹獨裁總統巴希爾身穿傳統長袍出席審判。他在當年4月遭政變下台,如今將因戰爭罪被送往國際刑事法院審判。
2019年8月24日,前蘇丹獨裁總統巴希爾身穿傳統長袍出席審判。

北京夏奧與非洲屠夫

不難想像,北京夏奧從一開始就被各種示威抗議如影隨形,「種族滅絕奧運」正是其中之一,但這個惡名要從遙遠的非洲國家──蘇丹說起。當時蘇丹獨裁者巴希爾(Omar al-Bashir)血腥鎮壓西部達富爾(Darfur)地區的反抗運動,國際社會嚴厲譴責,但巴希爾有恃無恐,因為這名屠夫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蘇丹為中國供應源源不絕的石油,中國為蘇丹供應源源不絕的軍火。達富爾人民呢?供應源源不絕的鮮血:30萬人死亡,300萬人淪為難民。

14年過去,自夏徂冬,奧運再臨北京,「種族滅絕奧運」惡名也再度浮現,巴希爾已經垮台,受害地區轉移到中國境內: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顯然,「中國模式」無論出口抑或內銷,都是一門可怕的生意。

今年1月19日,時任美國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在卸任前一天發布聲明,認定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人與其他信仰伊斯蘭教少數民族進行的大規模壓迫,相當於「種族滅絕」與反人道罪行。龐畢歐的繼任者布林肯(Antony Blinken)雖然被趕鴨子上架,但也表示頗有同感。

新疆和田街頭大螢幕上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美聯社)
新疆和田街頭大螢幕上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美聯社)

「種族滅絕」如何認定?

二戰之後國際社會對於「種族滅絕」的認知,基本上是依據1951年生效的《防止及懲治危害種族罪公約》(CPPCG)。中國政府在新疆的所做所為是否符合公約的界定,龐畢歐的政治操作是否反而貶抑了「種族滅絕」的歷史意義,都還有討論的空間。但最大的問題在於:如果真有國家犯下這項滔天大罪,國際社會不能發布一紙譴責聲明了事。

2022年北京冬奧就是一塊試金石。新疆的情況就算還沒有嚴重到「種族滅絕」,也絕對是大規模的種族、宗教與文化迫害,以美國為首的先進民主國家,還要不要派代表隊到北京?

國家之外,Airbnb、安聯(Allianz)、可口可樂(Coca-Cola)、奇異(GE)、英特爾(Intel)、寶鹼(P&G)、三星(Samsung)、豐田(Toyota)、Visa……這些跨國企業還能繼續大撒幣贊助北京冬奧嗎?

中國大肆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甚至強迫女性裝子宮內避孕器,形同進行「人口滅絕」。(資料照,AP)
中國大肆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甚至強迫女性裝子宮內避孕器,形同進行「人口滅絕」。(資料照,AP)

政治未必歸政治,體育未必歸體育

對此,有人會重彈「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的老調,但是看看數十年來台灣代表隊在奧運的遭遇,就知道這兩句話是鬼扯。不過國際奧會(IOC)反對杯葛北京冬奧當然拿得出更好的理由:從1980年莫斯科奧運與1984年洛杉磯奧運的案例來看,杯葛行動的效果與其政治訴求不成比例,對於苦練四年才有一次奪牌機會的運動員極不公平。

然而杯葛至少有其策略價值,甚至會是一張好牌。冬奧與夏奧不同,時間較短、賽事與參賽國家較少,因此只要幾個主要國家發動杯葛,就會對主辦國形成巨大壓力。更何況傳統的冬奧強國只有俄羅斯會無條件挺中,其他如挪威、德國、法國、美國、加拿大,都是無法輕易對普世價值說「不」的國家,國際人權組織頗有運作的空間。

從北京冬奧遙望北京之春

此外, IOC已鬆綁《奧林匹克憲章第50條》(Rule 50),允許運動員在採訪區、記者會等場合「表達自身觀點」。從反歧視到爭平權,近年新世代運動員的社會意識日益強烈,北京冬奧恐怕會出現不少「脫稿演出」的畫面,讓主辦單位忙著消音、打馬賽克。

北京冬奧原本是中國展現「軟實力」的大好機會,但最近幾年北京當局對新疆、香港、台灣的「硬實力」打壓,徹底暴露一個威權獨裁政體經濟越是發達,對世界的威脅也越嚴重。發起杯葛北京冬奧,其實可以視為一種軟實力的反制。

2008年12月8日,世人對北京夏奧記憶猶新,一群中國知識分子發表宣言,呼籲在「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之外加上第三句口號「同樣的人權」。隔天,規模更為宏大的《零八憲章》問世,但主要起草人劉曉波遭到逮捕,中國昭告世人:它畢竟仍是「化外之地」。

北京夏奧、北京冬奧之外,最可貴、可望但不可及的,其實是北京之春。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