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讓南韓最為恐懼與頭痛的更生人:韓國世紀淫魔趙斗淳

性侵犯趙斗淳服完刑期、重返社會,引發南韓極大憤怒與恐懼。中間戴鴨舌帽者即為在警方護送下出獄的趙斗淳。(美聯社)

在南韓這些年發生的性醜聞與性犯罪當中,趙斗淳二○○八年對八歲女童金娜英(南韓媒體對該受害者的化名,或簡稱為娜英)犯下的加重性侵案,肯定是最令人髮指的一樁。趙斗淳的暴行,造成娜英的骨盆受損、大小腸脫出體外,性器官與肛門大部分功能喪失,必須終生使用人工肛門與尿袋。檢方當年雖求處無期徒刑,但法院最後認定趙斗淳酒後控制能力低下,僅輕判十二年。趙斗淳日前服刑期滿出獄,自然造成整個南韓社會的憤怒與恐慌。

趙斗淳對這起案件一開始徹底否認犯行,在證據確鑿下又推說「因為酒醉什麼都不記得」,並且主張自己無罪。當一審的十二年徒刑出爐,他又認為判決太重,上訴主張減刑。即便定讞入獄後,趙斗淳仍不斷上書請願,主張自己「不是強姦小女孩的那種人渣」。不過媒體對他「每天在獄中做伏地挺身、身體比入獄前還好」等報導方向,似乎也試圖誘發社會對他的種種負面情緒。

關押趙斗淳的首爾南部看守所外,從十二月十一日(釋放前一天)起就有民眾聚集抗議,他出獄回家後更有數百人在他的住處外大聲叫罵、丟擲石頭、雞蛋,甚至不少YouTuber乾脆就地開起直播。幾天下來,沒能見到趙斗淳人影,但他老家的鄰居卻是不堪其擾,現場開直播罵人的YouTuber倒是口袋滿滿,收入最高者據稱賺了一千七百萬韓元(約四十四萬新台幣)。在居民抱怨下,警方在趙斗淳位於安山市的住處附近擴大封鎖線,要求媒體的報導不可侵犯隱私。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新新聞VIP文章

現在免費試閱1個月! 了解詳情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12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