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麥克阿瑟對日本皇室埋下的定時炸彈,卻在她身上無聲引爆:憂鬱的大和皇后雅子

「即位禮正殿之儀」上的雅子皇后。(美聯社)

早從太子妃時期,深宮內院的繁文縟節便讓平民出身的雅子難以適應,皇室存續的重任更讓她身心失調、長年無法公開露面,甚至被稱為「菊花王朝的囚徒」。讓雅子身心俱疲的罪魁禍首,除了日本的保守傳統,麥克阿瑟當初埋下的定時炸彈已開始倒數,更是重要原因之一。

十二月九日迎來五十七歲生日的日本皇后雅子,當天透過宮內廳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她將全球遭到新冠病毒肆虐的這一年稱為「非常心痛的一年」,除了對醫療從業人員的日夜奉獻表達衷心感謝,雅子也心繫因為疫情所苦的國民,呼籲眾人攜手共渡難關。這封長約四千字的信,是雅子一九九三年成為太子妃以來,公開對外界說最多話的一次。雖然她只在最後簡單提及「我會繼續努力恢復健康」,但這也是雅子首次親自談到自己的身體狀況,近二十年前的「適應障礙」症狀顯然依然困擾這位日本皇后。

雅子是日本歷來第二位平民皇后(打破這項紀錄的,正是她的婆婆、上皇后美智子),她在嫁給皇太子德仁之前,是小和田家的掌上明珠。小和田家雖非名門公家,但雅子的父親小和田恆是東大、劍橋畢業的外交人才。除了派駐各國,小和田恆更曾歷任日本駐聯合國大使、安全理事會議長、國際法院法官、院長等要職。總是跟著父親遠赴國外上任的雅子,幼稚園、小學、中學竟分別在莫斯科、紐約、東京與波士頓度過。日語雖是雅子的母語,但也只是在俄語、英語之後,她第三種用來跟同學溝通的語言。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新新聞VIP文章

現在免費試閱1個月! 了解詳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