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跡40年台灣之光「銀珠香米」復活!高學歷的他返鄉務農,只為父親最大遺願…

2016-03-19 09:30

? 人氣

「本來以為山上生活比較悠閒,沒想到山上工作更硬呢!」(圖/幄力斯‧鐵木攝影)

「本來以為山上生活比較悠閒,沒想到山上工作更硬呢!」(圖/幄力斯‧鐵木攝影)

「父親說有一種米,只有我們部落有,消失了四十年,想種看看,那麼我的手便沾上了泥土。父親留下了一個夢,就前往下一個生命階段,剩下的是自己的雙手,能不能為這個夢畫上一個圓了。」    ——那個種銀珠香米的人

只有回到故鄉,才能種出銀珠香米的令人著迷的香氣
只有回到故鄉,才能種出銀珠香米的令人著迷的香氣(圖/幄力斯‧鐵木攝影)

銀珠香米是一種會散發濃郁芋頭香的香糯米(Tabula),原名為「瑞岩香米」,是瑞岩部落特有的品種,一年一栽,產量稀少,過去只有在重要的日子才會食用,穗粒成熟時會轉為變紫色,尾端長出長芒,去掉長著細毫的穀殼後,閃耀著金褐色光澤的米粒就是曾經消失40年的銀珠香米。據部落耆老回憶,過去可是「一家炊米,全村聞香」,吃過香米的人,個個都念念不忘......

南投縣瑞岩部落,是銀珠香米的故鄉,也是泰雅族的發源地
南投縣瑞岩部落,是銀珠香米的故鄉,也是泰雅族的發源地(圖/幄力斯‧鐵木攝影)

南投縣仁愛鄉的投89線又稱力行產業道路,這條號稱全台灣最險峻的產業道路,沿途坍方處處、崎嶇難平,自埔里而上至霧社、未達清境前,循線由第一條岔路小心而下,漸漸的視野逐漸開闊,山谷中的小村落就是台灣泰雅族的發源地—「瑞岩部落」。

祖先留下的種子再也沒有回到土地上

1972年因為稻熱病,當年部落栽植的銀珠香米幾乎無一倖免,且因應農業政策與聯外道路開通,部落開始轉種水稻、高麗菜等經濟作物,原本就栽種面積小且不易種植的銀珠香米就在天災侵襲、經濟結構轉型、飲食習慣改變等因素下逐漸被遺忘,多年後,想念銀珠香米的耆老們卻再也種不回香米,保存的種子也因受潮無法發芽,只能遺憾的認為銀珠香米絕種了。

那個想帶香米回家的人-鐵木‧尤幹

讓我們先將鏡頭拉到1970年,當時還是學生的鐵木‧尤幹(楊茂銀醫師)準備到台北唸大學,臨行前他的父親煮了一碗珍貴的Tabula為他餞行。那碗Tabula是鐵木‧尤幹這輩子吃過最美味的食物。

在偏鄉服務20多年的楊醫師
在偏鄉服務20多年的楊醫師(圖/幄力斯‧鐵木攝影)

隔年暑假,鐵木‧尤幹的指導教授鍾文政先生上山做寄生蟲調查,順便到部落探訪,「老師來了,爸爸開心的拿出家中僅存的香米待客,我抓一把香米裝在塑膠袋送給老師。」楊醫師這麼回憶著。

鐘教授知道香米的珍貴,回到台北後,將香米層層密封、放進研究室冰箱冷凍,不管冰箱更換或調職,都未曾丟棄這包「紀念品」,退休後更將香米帶回家中妥善保存,一晃眼,這包世界僅存的種子竟在冰箱中沉睡了38年。

2009年底,退休的鍾教授來找楊醫師敘舊,對香米始終念念不忘的楊醫師隨口問起老師:「記得部落裡一種香味獨特的米嗎?」沒想到教授竟回答還記得香米的滋味,更讓楊醫師吃驚的是教授家中竟然還有一包種子!就這樣,在2010年1月10日,楊醫師以顫抖的雙手接下教授的包裹,看著那四、五百粒香米種子,激動得久久不能自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