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歡欣的喜宴,卻有一個人躲起來默默流淚… 那些不捨女兒出嫁的新娘爸爸們

2019-01-22 11:50

? 人氣

平日要看到爸爸感性哭泣幾乎不可能,大概只有女兒出嫁能惹哭他了。(示意圖/ StockSnap@pixabay)

平日要看到爸爸感性哭泣幾乎不可能,大概只有女兒出嫁能惹哭他了。(示意圖/ StockSnap@pixabay)

多年前我曾與好友合夥婚顧事業,自然也結識了一些同業,儘管我已經不在這個圈子,但我們仍會聯繫彼此話家常,其中小吳最厲害,公司頗具規模員工不少,他自己除了策劃婚禮還能攝影,案子都接到海外去了。

年關將至,我們幾人約了一場聚會,席間小吳提到5年前辦過女同學的婚禮,當初是情義相挺幫她完成終身大事,讓她猶如女神降臨多風光等等,小吳忽然話鋒一轉:「你知道他們最近發生什麼事嗎?」接著大家就瞎猜一通:「要請滿月酒囉!」「還是發大財啦?」

「唉──是因為一直生不出來,到後來她婆婆居然怪到結婚那天打破花瓶,說是因為這樣不吉利才無法開花結果,害她抱不到孫子,快過年了,她想到要回去就頭痛!拜託都什麼年代了,還有這樣牽拖的喔?」小吳替同學抱不平,也很無奈到底是間接怪到婚顧人員,還是當天不小心碰倒花瓶的新娘閨密?

每場完美的婚禮,都是婚顧繃緊神經瞻前顧後才呈現出來的,這過程必須打點好新人一家老小,及宴會現場的主管、燈光、服務人員,彩排的時候可能花童總是沒法控制,說三遍肯定不夠,播放的影片可能突然當住,婚顧就得即興演出讓節目順利進行,台上致詞的師長可能因緊張而講不下去,要趕緊幫他圓場並再度炒熱氣氛,送他安全下莊,還有新娘在門口等著二次進場,新郎卻喝到忘我,只好請人把他架到老婆身邊!各種狀況要遮掩的天衣無縫,別讓新人的爸媽不開心啊。

我有幾次在後台撞見落淚的「新娘爸爸」,相對於媽媽來說,女兒對爸爸的印象大都是威嚴不多話,習慣用行動來表示對子女的愛,平日要看到爸爸感性哭泣幾乎不可能,大概只有女兒出嫁能惹哭他了。

很顯然,這幾位爸爸都不想被人看見,所以我只順勢遞了紙巾給他們,有的不發一語默默拭淚,有的馬上變臉裝作若無其事與我點頭,有一位因為我拍拍他的肩反而哭得唏哩嘩啦:「才剛畢業就要嫁人……我足嘸甘(我很捨不得)……」

爸爸對掌上明珠都是既嚴格又寵愛,無論幾歲,女兒永遠是爸爸心中的小女孩,爸爸擔心女兒未來的路能不能走得平穩,更何況是二十出頭就嫁人的?也憂心婆家會不會善待他的女兒?想到往後的除夕女兒都會缺席了,此時此刻難免會感到千頭萬緒,但我們都知道,爸爸始終會在後方看著女兒,娘家的門隨時歡迎寶貝回來。

當女人穿上新娘裳時,不僅是成為驚豔四座的最美主角,更象徵著為自己人生承擔責任的開始,絕不是像電影裡公主從此就幸福快樂的完結篇,而是即將迎來一道道的關卡等著你破關,並促使你成長。

就像小吳的同學碰到了婆媳及生子關卡,想法開放能溝通的婆婆還好處理,要是觀念傳統的就比較需要費功夫,奉勸想抱孫的婆婆不要對媳婦緊迫盯人,這事兒急不來,有時得看老天爺,就算醫學科技做不成也可以領養,但「逼生」是個不理想的做法,應該要以夫妻倆是否真的「想生」來自己作主,別因婆家施壓而壞了夫妻感情,如果這姻緣散了,男方不一定能再遇見對的人,擁有一個好伴侶可比生孩子重要多了

人生就是一齣鉅作,在大喜之日的炮仔聲響起後,小生與小旦就開始改寫人生劇本,執子之手將這齣戲演得精采萬分,一幕又一幕演成老生與老旦直到劇終。

作者介紹|好命安娜Anna

曾經擔任過財經記者、命理節目主持人、婚禮企劃,現為兩性作家及主持人。個人著作《好命女養成進行式》。粉絲專頁「好命安娜Anna」。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