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不敢愛的你/妳:喪偶的她曾以為就孤單過日子,沒想到還有第二次自由戀愛的權利...

2016-01-19 09:00

? 人氣

「當兩個相愛的人遇上,人生就有意義了。」當我擁有再一次的機會,我用完全不同的眼光和角度去看待這份愛情。我這年紀因為經驗值,懂得愛要做在對方的需要上,並且給予更寬、更自由、更舒服的空間。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但你千萬不要去比較這兩個男人啊!」我以過來人的身分勸她。

每個男人的成熟度和歷練度不同。他們對愛的表現和付出方式也不同,連愛的溫度都不一樣,怎麼能比呢?通常,不在的人,總是讓人懷念比較多。其實馬爺也有不好的時候,只是他不在,我反而記不起來了。

「難道,每一段愛情都要等人不在了,才能體會他的好嗎?」
「如果,你們認同這份愛,為什麼不繼續?」

克服「創傷症候群」

往下走之前,你們得克服之前失去另一半的傷痛。我在喪偶過程中,有所謂的「創傷症候群」,情緒常處在矛盾、反覆中。

我曾問湯哥:「你的愛,可以包容這些嗎?」我並不是要立刻討論一個對策,而是希望他與我可以發揮「同袍」一加一大於二的精神,一起共度未來艱困的挑戰。

「也許你覺得我談愛情很感性,但我面對第二春的態度,卻很理性。」決定結婚之前,我把可能遇到的「清單」一一列出來,逐一面對,包括如何跟婆家、孩子、父母和他的家人解釋。這段過程,湯哥曾「猶豫不決」。當他說出「我們這樣也好」,並不想結婚時,我聽了很難過。一般女生可能有兩種反應:一是,好啊,那就不要結婚;二是,奮力一搏。我認為幸福掌握在自己手中,不想讓這得來不易的幸福溜走,於是把他的問題攬起來,幫他解決猶豫背後的原因。

這時他的問題不再是他一個人的問題,任何一方出現問題都是「我們」的問題。我們得同心,不能分開單獨處理。當我們一起面對問題時,才互相知道對方的立場有多為難,但我無力時,他還OK,他無力時,我信心喊話。總是有一方可以拉對方一把,繼續走下去。

結婚「清單」上的最後一項

我的最後一項「清單」,還包括跟馬爺溝通,這部分,我只能放在禱告裡。

我在心裡跟馬爺說:「你在天上一定都看到我跟湯志偉的事了。我對你很抱歉,但我一定會把孩子帶大。其實,這份愛情我也很迷惘,但我已經下決定了。倘若你同意讓他做孩子的爹,答應由他來照顧我,你就讓某一天,由湯志偉帶著我們一起在你墓前,一起向你報告,好不好?」

在我們決定結婚之前的清明節,湯哥知道我要帶孩子去掃墓,就說由他開車載我們去吧!我一聽,心中竊喜,「難道馬爺聽到我的禱告,首肯了?」那一次,讓我對這份感情更加篤定。

當天,湯哥把我的孩子摟在兩邊,我們一起禱告。他跟馬爺說,「你放心,我會保護這些孩子……」我聽到這一句就哭了,心中的大石頭也落了地。我覺得這是湯哥的擔當。後來,我跟孩子去洗一些帶到墓園的水果,但湯哥沒跟上來,我發現他停在那兒跟馬爺對話,這一點,我很感動。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