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愛完關係「瞬間降溫」?曖昧不明時該不該「上床」?她解析:「性自主」是想不想要自己決定!

2018-11-27 11:30

? 人氣

不要將親密關係當作宣洩壓力的管道。(示意圖/網路截圖)

不要將親密關係當作宣洩壓力的管道。(示意圖/網路截圖)

很多人會問我,到底要怎麼樣才可以不再向外索討愛?到底要怎樣才可以不再重複破壞關係的行為?要怎麼樣才能讓自己快樂呢?這三個問題其實是同一個問題,因為當我們不再向外索討愛,就會快樂,自然就不會產生破壞關係的行為,生活中的每一個環節,都是環環相扣的。

會向外索討愛的原因,是因為過去在小時候所需要的愛,並未被父母滿足,於是我們對於親密關係的心智年齡,就停留在那裡。因為我們知道父母總有一天會離開我們,當我們向外去尋找其他可以給予我們愛的對象時,就會把小時候沒有得到滿足的部分跟模式轉移到親密愛人身上。也就會產生很多索求行為,然而當我們把愛這件事情交給別人的時候,就會受到對方的左右,不僅自己很累,對方也因為自己的任何意志行為都可能對你造成重大損害而充滿壓力。

我們小時候要是沒有重要他人的照顧與愛護,就沒辦法生存在這個世界上,我們不像野生動物一樣,一生下來不到幾個小時就能跑跑跳跳覓食,人類嬰兒比其他動物的幼兒脆弱得多。那時候我們因為很脆弱,不得不把自己交給別人,所以我們很容易把陪伴、照顧、依賴這一類的行為當成是「愛」跟得到愛的方式。潛意識裡我們也會把「沒有愛」這件事情跟是否能生存相連再一起,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面對親密關係如此焦慮。

關注自己的內在小孩

長大之後,雖然還是帶著小時候對於愛的欲求不滿,但我們現在已經不是沒有行動能力、思考能力的小孩了,換句話說,我們也有能力可以不再外求,能夠透過自身,去滿足自己的慾望。所以我們要變成內在小孩的父母,去關注他、做他想做的事情,而不是跟無法滿足我們欲望的父母一樣,告訴自己「應該要這樣」、「不應該那樣」。而「應該」這個概念,本身就已經跟「想要」相違背,正因為跟自己想要的不一樣,才會需要「應該」、「不應該」來幫助我們判斷事情該怎麼反應跟處理。

但同時,「應該」與「不應該」就是扼殺自我的元凶,這些應該與不應該,來自於我們的父母,做「應該」做的事,我們才會得到愛;做「不應該」的事情,就不會得到愛。我們學習到, 愛是有條件的,我不能做自己、我不能拒絕、我不能反抗、我不能自私、我不能不體貼⋯⋯等等。這些,就是來自於「應該」與「不應該」的概念。

但很多人長大之後,因為小時候的創傷太過嚴重,已經無法 區分「應該」跟「想要」到底有什麼不一樣了,他們會認為「應該」就等於「想要」,而持續的扼殺自己內在小孩的欲求,繼續產生 破壞關係的行為,不斷陷入痛苦的循環中。不論他們有多想改變, 但又正因為他們的改變是為了要得到認同、得到愛,就又更不可 能脫離「應該」與「不應該」的詛咒。

這些應該與不應該,跟著我們到長大,我們信奉著這些教條,正因為我們還是需要從父母那邊得到認同,我們還是期望父母應 該是完美的父母,不應該給我打擊、不應該情緒勒索我、不應該 不支持我⋯⋯等等,因為內在小孩必須由外在去滿足,我們就仍 然會以「父母(神)」的角色去看待父母,而不是一個不完美的個體。

但實際上,父母本身也會迷惘、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也有自己的創傷課題要處理,就是一個很普通的人類罷了(所以 這也是一般人會在自己也成為父母的時候,開始跟爸媽的關係變好、變得更懂事的原因,因為理解到爸媽也不過是普通的人而不是完美的父母,而自己終於能夠透過這一層理解,從無法從爸媽 身上得到理想的愛的陰影之中脫離)。進而,在與父母的關係上, 當父母說了你不喜歡聽的話,你就不會那麼想要反抗或是說服爸媽,而可以使用比較溫和的方式讓衝突減少,自己也不會因此不 滿。

所以,如果想要變得成熟,變得能夠「愛自己」,我們就必須擔起給予自己內在小孩愛的「父母」的責任與角色,慢慢去釐清自己到底生活中有哪些事情、決定、感受是被「應該」與「不 應該」所壓抑著,有哪些其實是有別的選擇想要去做而不自知的。

我們要開始去尋找「自我」,「實踐」了自我,才能漸漸地從父母陰影中的枷鎖脫離,也才能讓自己開心,才能停止連自己都很討厭的破壞關係的行為。也就是當你不再向外索討愛了,你就自給自足了。

親密關係不是宣洩壓力的管道

記得我前面所說的,生活中的每一個環節,都是環環相扣的。正因為那些「應該」與「不應該」,我們平時在外都是戴著一個 假面具,有一個形象要維持、有一條安全的路必須走、我必須依 照別人的期望、我必須這樣做才會被喜歡⋯⋯,而無法釋放真正 的自己。

當這些想要釋放真我的欲求不斷地被阻擋,然後不斷累積成壓力,我們就會「需要」親密關係來釋放我們這些無理取鬧的、蓄意破壞的、操弄地、勒索地行為,並且,因為「只有」親密關係能夠讓我們釋放,我們就自然地會把親密關係抓得越緊,也就越容易讓對方喘不過氣想逃開(記得,環環相扣)。

當你不再「需要」親密關係來釋放生活中其他時候的面向的壓力時,才能真正地不需要去「索討」愛,因為你能滿足自己的欲求了,慢慢地從他人身上需要得到的滿足感也會降低,需求感自然會降低,別人跟你相處起來也輕鬆了起來。

同樣是「我想要你多花點時間陪我」這句話,也會從充滿壓力,轉向充滿愛意與撒嬌的情趣上,不同的心態會帶出完全不同的感受。當你「必須」從親密愛人身上得到陪伴的時候,那就是壓力跟勒索,但若你只是「表達需求」當下就得到滿足,而並非「必定」要對方照你的期望做的時候,就會成為情侶間的情趣而非壓力了。

當然,回到現實層面,我們不可能真的「隨時隨地」做自己, 就像在孩提時代一樣,想大哭就大哭、想大笑就大笑、想搶別人 東西就搶、想生氣就生氣、想尖叫就尖叫、想撒嬌就撒嬌、想任 性就任性,但你可以開始跟內在的小孩溝通,至少你能夠「知道」他現在其實是想要生氣而不是像以前一樣跟自己說「不能生氣」、「不應該生氣」,然後可以跟他溝通協調,可能可以安撫他,叫他等等到沒人的地方再生氣,或是跟能夠理解自己的人大肆生氣,但你至少知道,他需要生氣的發洩了。

父母關係、情人關係、朋友關係⋯⋯生活各個層面,都是環環相扣的,有時候改善原因的同時也是改善結果,問題跟回應方式有時候是同一個層級的問題,改變自己同時也是改變他人對你的態度、世界對你的態度。

事情有時候並不是一定有先後順序,而是同時並存,一個核 心解決了,什麼都解決了。最後,要真正的達到愛自己、不索求、不重蹈覆徹、脫離爸媽陰影、變得成熟、自由,其實就只是「找到最真實的自己」這樣一個簡單的概念而已。

上床的時間點

我相信很多女人對於這個議題一直是很迷惑且不知所措的,

在這個大家都開始談起速食愛情跟主張女人情慾自主的年代,我們一面希望自己的慾望能夠自由抒發,一面又害怕太早或太快與男人發生關係這樣的行為,是否會影響到自己想要的感情?到底是要做還是不要做?做了之後大部分的結果似乎是讓女人感到後悔的,但當下覺得意亂情迷的時候,兩性平權的聲音又可能出來反駁「女人為什麼不能!」

我能夠理解這樣的矛盾與衝突,過去我也有過同樣的問題與疑慮。但是關於這個議題,要去理解它其實沒有那麼困難,我們只要知道一個關鍵點就可以了,就是―在高潮之後,男人的大腦會冷靜下來,所有意亂情迷都會消失。

所以那是代表上床以後會瞬間冷掉嗎?

是,也不是。如果是以當下來說,的確是瞬間冷掉。但是對於你們的關係來說呢?並不是。我們過度放大了上床這件事本身的重要性,而忽略了上床前的所有相處,以及上床後對於關係態度的改變。我不會否認上床這件事的確某種程度上是關係進程的里程碑之一,對男人與女人來說的意義不太相同。

上床這件事是否會影響到你們彼此的關係,決定權並不是上床與不上床,而是上床之前你跟對方建立起的印象、感覺、吸引力強弱以及上床後你對於關係態度的變化。所以我其實主張,上床這件事是否會讓關係破滅,在關係還沒開始之前就已經被決定好了。

為什麼呢?因為決定這件事的其實是你對於性這整件事的認知,認為它所代表的意義,以及跟對方發生性關係的真正原因。我看過許多故事與案例,有些女人有過不只一個不是談感情的性伴侶,有些最後對她產生認真的感情,有些是她對對方產生認真的感情,甚至有雙方都產生對彼此認真的感情的狀況。假設這些事情是真實存在而不是編造的,那我們去討論上床是否等於變得冷淡這件事就沒有意義,因為從這些事實的存在就讓我們知道,「上床是不是等於會冷掉?」的答案不會是肯定的。

如果上床真的等於冷掉,那麼床伴根本不可能對這個女人產生認真的感情。但我們心中的恐懼還是會作祟,不斷地把這個假議題拿出來重複反問。

如果你會害怕上床就等於關係變冷淡、對方會不珍惜,事實上就代表著你的認知潛意識裡,認為上床等於「給出了自己最強力的籌碼」。當你把性當成能夠去影響男人是否對你認真的籌碼時,你就自動否定了自己身上的其他美好特質,不知不覺中在跟對方相處時,展現對自己的不自信與不安全感。這個潛意識信念會默默影響對方對你的感覺,可能是覺得你沒有那麼有魅力,可能是覺得你是一個很麻煩的人。

但因為對方頭腦還未冷靜,也許滿心只想要達成成就(也就是上床或獲取你的心),所以不會想到這麼多,但一旦上了床, 冷靜下來之後他就會知道你是不是他想要的對象。再換句話說, 如果你本來就是他想要的,他冷靜下來之後會更清楚你就是。如果你本來就不是他想要的,他冷靜下來會清楚你不是,所以不管上不上床,結果都不會變,只是上床可能加速這件事情的發生罷了。換個角度想,省時又不浪費彼此時間,不是嗎?

而當你有「性是能夠影響男人的籌碼」這個概念時,你也會把上床這件事當成這段關係的重大轉折點。不安全感會爆發,表現形式有可能是對關係是否穩固的確認窮追猛打,或是等待對方來表示真心,但這些都是得失心忽然增高的外顯行為,而得失心會讓你的魅力盡失,讓對方倒盡胃口。

因為這些信念本來就讓你無法展現完全的魅力,讓你有更高的可能性在發生性關係之前就確立了「不是對方想要的」結果, 所以一旦後續處理又是以一種得失心增加的方式互動,便更是強化了對方不想要這段關係的意念。

意思是,當你有這樣的信念,其實代表著你沒有落實性自主。當你心中認為用性可以影響別人的時候,性就不再自主,不論是做還是不做都是透過性這件事情在控制對方跟結果,這時候你就必須要去思考一件事,我想跟他上床是來自於自己對性的慾望? 還是對於關係結果的控制?

我所接觸到的個案,大部分都認為自己跟對方上床是因為自己「想要」,她們誤以為這個想要是「想要上床」,但事實上證明她們的「想要」,是「想要使對方更喜歡自己」而不是「想要解放自己的慾望」。

因為如果更偏向解放自己的慾望,這根本不是問題,你有聽過男人問這樣的問題嗎?即使男人愛上床伴,而床伴沒有相對回應的案例也沒有少過,但我不曾聽過男人問過這樣的問題。這更顯示出了當我們心中有這樣信念的時候才會有如此疑慮,光是問出這個問題便是代表著我們根本還未落實性自主。

但請記得,性自主並不是只有「做」,「不做」也是性自主, 我期望女人能夠尊重自己對性的意願而非去考慮這件事情對他人 或是關係的影響,多去考慮跟感覺自己單純對慾望的需求。當我 們把「性是籌碼跟關係重大轉折點」這樣的概念去除掉之後,性自然而然就不會是一個讓男人對你冷掉的問題了。

是男人沒有眼光,還是妳不懂得發光?立體書封(圖/時報出版提供)
是男人沒有眼光,還是妳不懂得發光?立體書封(圖/時報出版提供)

作者介紹|文飛Dana

台大國企畢業,卻走入戀愛產業中創業,成為AWE情感工作室創辦人。興趣是找尋真相與通達宇宙萬物的道理,尤其是跟人有關的事。期望自己好好當個人,總是寫出最真實的自己來面對讀者。

經歷不多也不少,不足掛齒,直接閱讀文字感受最快速。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是男人沒有眼光,還是妳不懂得發光:這樣做球男人才接得到》

責任編輯/陳秉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