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的處女膜還能恢復嗎?」她被鎮暴軍人蹂躪後自焚…揭韓光州事件女高中生血淚遭遇

2018-09-18 14:02

? 人氣

「媽媽,我的處女膜還能恢復嗎?」1980年5月17日,韓國戒嚴軍隊對人民做出殘忍至極的暴行,藉由鎮壓的名義,讓許多無辜的青春少女遭到軍人蹂躪、性侵,難以逃出他們深藏在鎮暴活動下的狼爪。這天是韓國近代史中,最慘痛的一頁——五一八光州事件。(首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與內文無關,取自Beryl_snw@flickr)

在這天之前,韓國獨裁總統朴正熙遭暗殺,陸軍中將全斗煥為了穩固政權,要鎮壓各地示威不斷的抗議浪潮,宣布擴大全國戒嚴。

隔天,也就是「五一八事件」發生的開始,陸軍進駐光州的全南大學,鎮暴警察也隨後進入了大學校內無情的鎮壓,引發學生憤怒、離開校園,轉往光州市中心繼續示威遊行。當局下令封城,命令特戰部隊掃蕩市區及所有大學機構,突然一顆催淚瓦斯丟進電影院內,民眾奪門而出,接著,軍人開始攻擊並逮捕一般市民,就這樣無辜的百姓遭遇一陣毒打、殺戮,最後被逮捕,在韓國電影《華麗的假期》,也將一幕幕血腥大屠殺的歷史,呈現給所有觀眾。

光州事件被視為韓國史上最重要的民主化運動,至今已經過了38年,死傷人數多達數千人,但真實數字無人能知,全被獨裁政府所掩蓋,原本保家衛國、守護人民安全的軍隊,如今已經變成國家的殺人工具,而近年來,許多研究揭發光州事件當時軍人除了鎮壓平民,更強姦了許多婦女、慘痛案例不計其數,南韓總統文在寅也在今年5月,下令徹查當年鎮壓民運軍人姦淫女性的罪行。

「媽媽,我的處女膜還能恢復嗎?」女高中生慘遭性侵的傷痛

一名女高中生,在返家的過程中於光州市北區被3名戒嚴軍盯上,軍人將少女強押上軍車後,就往南區白雲洞人跡罕至的山區駛去。少女不斷哀求放她下車,但軍人們卻拿著槍威脅,她不得不從命。大約下午4點,軍人在山區強姦了這名女學生,儘管她拼命反抗,但換來的只有軍人們的一陣毒打。

當她回家後,將被強暴的事情如實告訴了媽媽,她問媽媽:「被強姦後,處女膜還能夠恢復嗎?」母女倆當場放聲痛哭,但之後女學生開始出現精神分裂症,儘管定期住院接受治療,卻仍不見好轉,最後因為無法承受心中那份侮辱感、罪惡感,最終選擇以自焚方式解脫。

這只是其中一個案例,光州事件中無數十八年華的少女也難逃兇殘的軍人的狼爪,少女們在被強暴後往往身心受到巨大創傷,難以繼續正常生活,她們無法繼續就學、就業、結婚有的甚至一輩子都要承受那種侮辱感與罪惡感。

當時軍隊散落各地,根本無從管理所有軍人的行為,藉國家、政府之名,對人民做威作福,當時這些政府、軍人所犯下的所有罪名並沒有被揪出來,還給無辜的受害者一個清白,反而這些傷痕還深深刻在她們家人的記憶裡。

1980年5月27日,南韓軍人逮捕參與「光州民主化運動」的學生(美聯社)
1980年5月27日,南韓軍人逮捕參與「光州民主化運動」的學生(美聯社)

沉默的人群,也是害死女學生的兇手

1996年韓國電影《花瓣》正式上映,主要講述光州事件爆發之後,一名15歲的少女牽著母親的手走在路上,目睹自己的母親被戒嚴軍亂槍掃射的子彈打中,當場死亡,心靈受到了極大的創傷,最後精神崩潰、流落街頭,變成了一個瘋子。

之後她被一名工人多次性侵,因為受到太大的衝擊,使她對任何外界刺激皆麻木不仁,一直在發洩情慾的工人渾然不知這名女性的來歷,之後才透過她的肢體語言發現瘋癲來自於她的喪母之痛……

這部電影不只是反映了當時女性在光州運動中的弱勢地位,男人仗勢欺辱女生,身邊的人對此視而不見,沒有對她伸出援手的現象顯然只是表象,其中更隱含了一層更深層的意涵,在這次民主化運動起義之後,沉默的人民對外界所發生的事默不吭聲,不顧軍人在外對其他人的鎮壓,時間無法帶走光州事件內在的傷痕,這些令人悲傷的歷史事件將會留在人民的內心深處。

1980年掌握軍權的陸軍中將全斗煥擴大戒嚴,並在光州對抗議他政權的民眾血腥鎮壓。(美聯社)
1980年掌握軍權的陸軍中將全斗煥擴大戒嚴,並在光州對抗議他政權的民眾血腥鎮壓。(美聯社)

女學生慘死坦克車車輪下

在光州事件即將結束的前幾日,撤退到光州外圍的戒嚴軍,於26日清晨5點在坦克的前導之下從農成洞大舉挺近光州市內,準備展開全面的鎮壓殺戮作戰。26日夜間,許多人聽到戒嚴軍進城的消息,而紛紛離開這個將遭攻擊的目標。最後留下來與抗爭指揮部一起作戰的人,大約是150人。其中80多人是會操作槍枝的人,其他60多人是高中生或從無軍訓經驗的年輕人,包括了十多名女學生。

如果不參與這項反抗運動的女學生,可以在醫院捐血幫忙救治傷者,明明大多數的女性選擇待在醫院,卻有不少女生站出來為自己和民主作戰。她們看見一台又一台的坦克駛進城,心中雖有一絲畏懼,不過仍然待在原地,喊著一樣的口號,為了民主與自由,接著就是被一陣掃射,有的則是慘死在坦克車車輪之下。

女學生橫躺在路中央,坦克車橫衝直撞,將眼前的一群學生輾成血肉模糊的屍體,而那些暴政者將這些事情視而不見,對全斗煥領導的這批特戰軍人而言,「殺敵」是他們至高無上的使命,而且是殺越多越好,因為他們殺的是和自己意識形態不同的人,而不是自己的同胞,如此荒謬的殘忍思想,葬送了無法數計的韓國人民,再次為國家留下一段羞恥的歷史。

對台灣人來說,許多人都是在韓國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中才認識「光州事件」,但對韓國民眾來說,光州事件是不論過再多時間也無法抹滅的傷痕。歷史的真相,往往比電影演的更加無情,尤其是女人所受的苦難,常常被淹沒在歷史中、輕輕帶過。而韓國光州事件的慘痛過去,是歷史留給現代人的課題、值得反思。

責任編輯/陳憶慈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