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槍牛仔的闇黑漂浮美學:搖滾,也可以空靈 Cowboy Junkies

2018-07-08 09:30

? 人氣

搖滾樂、流行音樂之所以能成為一門藝術、而不僅是流行文化中的大眾消費品,就在於有許多充滿創意和才氣的創作者,前仆後繼投身其中、在前人的基礎上不斷開發出愈來愈具有多變面相、蘊含深刻的意義與情感、展現出獨特美學和人文關懷的作品,豐富了搖滾樂的深度與廣度,進而刻劃下文化的軌跡,存留在人們的記憶之中。

而走紅於1980年代、至今仍活躍的「煙槍牛仔」(Cowboy Junkies),就是一個站在搖滾的基石之上、卻展現出獨特美學特質、創造出和刻板搖滾樂強烈、陽剛印象完全相反的一個樂團;來自多倫多的他們,成立於1985年,其中吉他手Michael Timmins、鼓手Peter Timmins和主唱Margo Timmins三人是兄妹,他們來自加拿大礦業之父Noah Timmins的家族,是他的曾孫子女。

2013年的Margo(圖片來源:By Paul Carless , CC BY 2.0)
2013年的Margo(圖片來源:By Paul Carless , CC BY 2.0)

雖說樂團源自兩個哥哥對音樂的興趣、加上Michael從幼稚園就認識、在高中便一起組團的好友Alan Anton,但是,發掘自己的妹妹當主唱,卻是他們做過最正確的一件事:有著美麗氣質面孔的妹妹Margo Timmins,在加入Cowboy Junkies之前甚至沒有在公開場合唱過歌,Margo當時本來準備繼續念研究所,根本沒想到自己會成為一個音樂人。但是,她來到樂團後,一開口唱歌,大家便理解到:這樣的女性嗓音,正是樂團需要的,雖然第一次演出時,製作人兼錄音師Peter Moore回憶道:「大家都沒注意他們,因為樂團的演奏是如此靜謐低調,而Margo大部分時間也都背對著觀眾⋯⋯但我完全被她的歌聲迷住了。」

總之,這種獨特的樂風,還是漸漸為他們建立起名聲,也愈來愈能面對聽眾,1986年,「煙槍牛仔」推出了在家裡車庫建立的錄音室中錄製的首張專輯《Whites Off Earth Now!!》,以獨特風格翻唱多首Lightnin' Hopkins、Robert Johnson、John Lee Hooker等藍調宗師的作品,以及Bruce Springsteen的"State Trooper",還有一首自創曲"Take Me";原本熱情草根的藍調,以Margo Timmings那輕柔優緩、空靈夢幻的嗓音唱出,加上神祕詭譎靜謐的樂風和獨特的吉他噪音,立刻擄獲樂迷的心。

接下來,「煙槍牛仔」在1988年發行、由Peter Moore的第二張唱片《The Trinity Session》,真正成為了一張搖滾史上的傳奇。這張唱片在多倫多鬧區的Trinity教堂錄音,完全現場收音、展現環境音效,不僅在音響界成為著名的發燒天碟,更展現出「煙槍牛仔」極致的美學。開闊的空間感讓Margo Timmings的嗓音更具靈氣,吉他的迴盪彷彿天使的羽翼;《The Trinity Session》讓「煙槍牛仔」一炮而紅,竄升美國流行榜Top26,並列入「史上最偉大百張加拿大唱片」(The Top 100 Canadian Albums)第62位。一個原本沒沒無聞、低調的另類搖滾樂隊,卻在全球創造了奇蹟似的500萬張銷售量,歌曲”Sweet Jane”也成為Oliver Stone 電影《閃靈殺手》(Natural Born Killers)的一首重要插曲。

商業上的成功讓她們很快獲得RCA Records青睞、簽入旗下,並陸續推出《The Caution Horses》、《Black Eyed Man》、《Pale Sun Crescent Moon》等三張叫好又叫座的專輯,並連續兩年榮獲加拿大最重要音樂獎朱諾獎的「年度最佳樂團」提名。《The Caution Horses》師法《Trinity Sessions》在多倫多近郊的歷史遺跡雪隆神殿進行錄音,再次展現出深具臨場感、空間開闊的音效,搭配更具通俗魅力卻依然夢幻的整體樂風,充滿親和力,也在流行榜上更獲佳績。但她們也未曾忘情另類搖滾,1992年的《Black Eyed Man》便是一張展現創作力的專輯,美國傳奇民謠歌手 Townes Van Zandt 也特地貢獻一首"Cowboy Junkies Lament",而他們也在專輯末翻唱了Zandt 的"To Live is to Fly",向這位命運坎坷的歌手致意。這種融合藍調、鄉村、民搖、搖滾和爵士等風格、轉化成獨特溫婉夢幻、蒼涼而細膩的樂風,也一直延續到1993年的《Pale Sun Crescent Moon》。

或許是不在乎商業壓力、加上另類搖滾風潮興盛,他們在1996年結束了與RCA的合作,轉往獨立唱片Geffen,發行了一張更具搖滾風格的專輯《Lay It Down》;Margo空靈朦朧、呢喃的嗓音,加上對比更鮮明的樂器,更顯出樂團的無限可能,後續的另類鄉村專輯《Miles From Our Home》(1998)、《Open》(2001)同樣由Geffen發行,更奠定「煙槍牛仔」打入美國搖滾市場的地位。

2004年,她們離開Geffen,回到自己早期創立、之前卻一直呈現休眠狀態的Latent唱片公司,發行《One Soul Now》(2004),翻唱了Bruce Springsteen、The Cure、Townes van Zandt、Neil Young等人的作品,2005年的《Early Century Blues》同樣是翻唱作品,更散發強烈的反戰意識,收錄Bob Dylan的” License to Kill”、 Bruce Springsteen的"Brothers Under The Bridge"和"You’re Missing"。外加Beatles中John Lennon與George Harrison的 "I Don’t Want To Be A Soldier" 和 "Isn’t It A Pity",還有 U2的 "One"等天王級藝人的作品;一如既往,雖然是翻唱別人的經典名曲,「煙槍牛仔」卻總是能賦予這些歌曲令人讚嘆的新意,和全新的聽覺體驗。

除了在2007年回到多倫多的三位一體教堂,現場翻唱The Trinity Session的《Trinity Revisited》外,「煙槍牛仔」絕不僅止於緬懷過往榮光;他們展開一個獨特的《Nomad Series》「遊牧民族」計畫,前往許多西方人眼中的「異地」,收集各種當地民族音樂元素、傳統樂器和風土人情,2010年發行的此系列第一張《Remin Park人民公園》作品,靈感來自吉他手 Michael Timmins和他的家人(包括兩個中國的養子)前往江蘇省靖江市居住的三個月,專輯裡充滿了許多Michael親自在靖江市戶外錄下來的各種聲音,並翻唱了中國歌手左小祖咒的《我不能悲傷地坐在你身旁》和許巍的《我的秋天》。左小祖咒也在專輯裡為樂隊唱了“在公園裡走走”(a walk in the park)這首歌。

至2012年為止,《Nomad Series》「遊牧民族」 包括翻唱11首Vic Chesnutt作品的第二輯《Demons》、第三輯《Sing in My Meadow》(2011)、第四輯《The Wilderness》(2012)等,益發多樣化的樂器運用、聲音實驗、音響組合,以及一以貫之的冷凝風格,都證明「煙槍牛仔」三十年來樂團成員幾乎完全沒有變動,卻仍不斷地在往音樂的路上成熟、邁進。2018年7月13日,她們將發行第十七張專輯《All That Reckoning》曾被People雜誌票選為「全球50位最美麗的人物」之一的Margo Timmings如今充滿成熟風韻,但充滿靈氣的嗓音依然不變,這種獨特的陰性氣質,也是「煙槍牛仔」始終能撫慰人心的強大力量來源。這種不刻意討好流行市場、維持獨特冷調個性、卻又展現出純樸真摯情感的樂音,或許是全由男性主導的搖滾樂中,難得一見的吧。

作者介紹|Join

Join,多年前曾寫過幾本關於搖滾,以及女人在唱歌的書。現為整天煩惱下一頓要煮什麼的宅婦一枚,偶爾煮字療飢,在鍵盤與檔案間攀爬維生。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聽那些女孩唱歌】煙槍牛仔的闇黑漂浮美學:搖滾,也可以空靈 Cowboy Junkies)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