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學取「細菌」當綽號,因領賠償金遭勒索、霸凌…311後這些孩子體會到最殘酷人性

2018-03-28 15:17

? 人氣

和伊藤浩志一樣,佐藤仁也對核災導致社會斷裂的探究,表現出捨我其誰的氣概。他因經常外出採訪,結識許多市井小民,因而認知到隱藏在福島社會底層問題的「根很深」,「我們下個月的專題就是談災民的歸返困難。」

《政經東北》雜誌在二○一七年五月號,訪談了福島縣縣長內堀雅雄。透過訪談,試圖從行政指導的立場,了解縣政府復興福島的具體做法。

與佐藤仁約在雜誌社見面。辦公樓是兩層建築,一樓會客室牆上掛了一幅書法「正道」,反映了這本在一九七三年創刊的地方雜誌的精神。「連結東北和中央、個性十足的政治經濟雜誌」是其理念,目前發行量一萬五千本,震災後,廣告沒變少。

四十五歲的佐藤有三個孩子,最大的十五歲,讀中學,很自然的話題轉到教育。他提及核災同時帶來教育的斷裂「霸凌」。這是一種心靈層面的斷裂,而心靈復健艱困漫長。

霸凌不是福島只有的問題。根據日本警察廳資料,二○一六年,日本因霸凌自殺的小學、中學、高中生合計三百二十人,而且毫無改善的趨勢。在三一一受災區,霸凌變本加厲,青少年和成人都深受其害,讓日本社會與福島重建蒙上另一道陰影

福島的核災避難難民,不由得讓人聯想因戰爭而流離失所的移民難民。二○一七年歲末,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發表耶誕文告:「危險伴隨著離開家鄉的人」,呼籲世人敞開胸懷接納移民,切忌透過拒絕來強大自己。

受邀在《朝日新聞》為阻止霸凌發言的僧侶作家玄侑宗久指出,「團體比個人重要」的單一社會價值觀,助長了霸凌的風氣

「日本是一個凸出的樁子會挨打,過於要求同調的社會。這是霸凌的根源。」福島縣立雙葉學園未來高中校長丹野純一坦承。丹野校長出身教育世家,深諳積習已久文化的黑暗面。雙葉學園於二○一五年合併了五所學校後重新開校,是文部科學省指定的「全球創造型教育示範」學校,學生有四百二十人,百分之八十出身雙葉郡。學校位於雙葉郡廣野町,曾是緊急時避難指示解除準備區,於半年後解除。

霸凌事件極難掌握,除非孩子自己申告或學校教師因做家庭訪問獲知,不若拒絕上學,能透過出缺席紀錄得知。特別是到了外縣市的孩子人生地不熟,更增加舉報的困難。一個高中女生因為避難換了五所學校,作業、教科書被撕破是常事,塗鴉牆上寫著「滾回去!」不僅在外地,就連在縣內也可能因地區不同而被欺凌。

三一一發生時,這群高中生都還只是小學生,處於感受性強烈的年齡。經驗了大自然的殘酷和人為的無情,在心靈留下的創傷非短時間能療癒。雙葉學園開學時,曾透過繪圖做心理測驗,結果發現,「很多孩子們畫的樹木,都浮懸在半空中。」丹野指出,這是內在缺乏安全感的表現。

二○一一年九月,各級學校從高中到幼稚園,約有一萬八千名學生因避難而被迫轉校。來自災區學童在新環境遭霸凌的新聞開始見報。而且,經文部科學省調查後證實,學童在離開故鄉,經歷過「喪失地域」後,學習也隨之出現障礙

以下是《朝日新聞》報導的真實事情。

一名小學一年級學生從福島縣轉到橫濱市公立小學後,被同學取了綽號「菌」(把輻射能當作細菌)。三年級以後,孩子一度不肯上學。五年級時,「你們家有領賠償金吧?」加害的同學開始勒索他。孩子不敢反抗,隨後,同學結伴去遊樂園玩或吃東西,錢都由他出,結果一共花掉一百五十萬日圓。後來,這個孩子再度拒絕上學。

在語言上,霸凌的箭頭多指向出身地區、輻射能和賠償金。「你說的是方言吧?聽不懂」、「你身上的細菌會傳染呢」、「滾回去」、「摸了你,我的手會髒掉」、「你住的房子,不用花錢吧」……

其中,和金錢相關的嘲諷,最令人匪夷所思。加害者畢竟也是孩子,他們是從哪裡知道這些資訊的?「你住的房子不用花錢吧」、「你們家有領賠償金吧」之類,有人認為,賠償金一事從成人處聽來的可能性很高。而這也凸顯了一般民眾不滿東京電力公司提供優渥賠償金的現狀。

網路上,還有民眾把箭頭指向負面後果,PO文指責賠償金是災民生活糜爛的禍源。指謫部分災民高調購買高級賓士車、在高級地區買房炒高房價、領了錢不再工作、沉溺於嗜賭和酗酒,皆因錢引起。

針對這些指控,楢葉町一名四十多歲的女性對著NHK記者沉痛地說道:「被這麼誤解,我們覺得自己像犯罪了的加害者,連大口呼吸都不敢。」

事實上,賠償金確實是個複雜的問題,造成另一種社會層面的斷裂。

這是東京電力公司網頁的資訊。到二○一七年十二月止,提撥給災民的賠償金,達七兆六千億日圓。根據日本文部科學省試算,從二○一一年四月開始,先以精神賠償為名,針對八萬名必須避難的災民,不拘性別和年齡,一人一個月提撥十萬日圓補助,此外還有其他支付。根據被輻射程度的高低,以三十世代一家四口為例,一年最多支付一億多日圓,其次是七千萬日圓,最少也有四至五千萬日圓。

自動避難者也有份,到二○一六年三月止,合計提撥四千億日圓。

「牽涉到錢,更是有理說不清了。受災程度不同,賠償條件也不一樣。舉例來說,兩家也許才隔一條長三公尺的路,但因為被輻射的程度不同,賠償金額額度如天壤之別。還有,一樣是賠償,必須避難者和自動避難者的條件,差距也很大。這一來,後者當然不服氣,因為自己也是被情勢所逼的呀。」佐藤仁對賠償金的公平問題頗有意見。

作家憂慮的則是生活面。玄侑宗久的看法是用金錢彌補物質損失實非得已。但一旦「生活」被數值化了以後,生活就變得不普通了。缺乏掙錢的動力,部分自制力較差的人會開始賭博、酗酒,在逐漸失去鬥志和人生目標中,變得頹廢或自暴自棄,這些都原非所料與所願。「豈僅是一個錢字了得?」

因此,有人寄望賠償金的問題能隨中止而化解,例如,福島民友新聞社社長五阿彌宏安就表示:「我贊成災民及早自立。」據了解,自動避難賠償於二○一七年三月、指定避難賠償將在二○一八年三月截止。

與作家的想法較接近的是教育家。他們以數據證實,比金錢更值得憂慮的其實是地域喪失導致的各種後遺症。例如,學校和家庭環境發生重大變化,「連帶的,孩子的品德跟著降低,並非不可能。」本多環表示。

日本文部科學省在調查「全國學童學力和學習狀況」後發現,環境改變確實會影響孩子的學習效果。原本成績優秀的孩子轉校後,可能無法理解授課的內容;在家鄉原本受歡迎的孩子,到了陌生的環境,很可能遭到忽視。孩子的能力在無法發揮或自我無法定位之下產生的挫折和苦惱,都會影響學習的效果。

問卷同時設計了與生活、品德相關的項目。例如,「遵守學校的規定嗎」、「遵守朋友的約定嗎」、「想成為懂別人心理的人嗎」、「無論理由多麼充分,都不能霸凌別人,你認同嗎」、「想成為對別人有幫助的人嗎」等等。

結果,在「想成為懂別人心理的人嗎」和「無論理由多麼充分,都不能霸凌別人,你認同嗎」兩項中,福島孩子答對的比例全國最低,其他回答也不盡理想。

因避難而衍生的地域喪失後遺症、賠償金糾紛、不休止的霸凌和有增無減的死亡率、健康損害等,主要皆因核害引起,這些現象也為福島縣帶來迄今揮之不去的負面風評。

化解負面風評需要時間。不同於核災,因工業公害導致的水病(註:汞中毒,一九五六年在熊本縣水市附近發生,因地得名),直到現在,日本還有人以為會傳染,在被正式承認是公害病為止,前後費時六十一年。

作者介紹│ 姚巧梅

自由作者。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編輯採訪科畢業,日本龍谷大學日本文學系博士課程修了。歷經記者、編譯、教師等工作,曾任職台灣時報、自立晚報、天下雜誌、大漢技術學院、淡江大學等。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蔚藍文化《地獄是可以克服的》(原標題:你身上有細菌)
責任編輯/ 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