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鉅作《血觀音》影評:一部講女人鬥爭的電影,如何拍得讓全場觀眾不寒而慄?

2017-11-27 15:48

? 人氣

愛,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棠府,住著三位不同世代但一樣懂人心的女性,沒有男人的棠家,一向由棠夫人(惠英紅 飾)主持大局,在權貴間穿針引線,個性如刺蝟般的大女兒棠寧(吳可熙 飾)為求母親肯定,勉力配合,乖巧的小女兒棠真(文淇 飾)多半靜靜觀察,唯母命是從。直到某天,棠家親密友人慘遭滅門事件爆發,三人各自被牽扯其中,一向以大局為重的棠夫人,為了守護一切,用盡心機,卻讓三人走向不同的命運…。(貼心提醒:以下有雷!請自行斟酌觀看!) 

「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那無愛的未來。」這是《血觀音》片末的一段話,同時也足以說清電影的根本來源──愛。曾執導過《女朋友。男朋友》的楊雅喆導演,在暌違5年後帶來了最新力作《血觀音》,此次風格大轉變、敘事方式變得大膽且犀利,力道強勁狠揭台灣政治醜態,所謂輸贏不贏檯面是比檯下,利用一樁炒地皮引發的血案,幾位遊走在合法與非法間的白手套,彼此機關算盡、勾心鬥角,髒的是她們的手,笑出來的卻是他們,最後成魔的也是她們。透過骨董商棠家家裡與家外所發生的事,楊雅喆導演讓觀眾看見了無愛的世界,也感受到了其中的冰冷刺骨,不拍多到氾濫的溫馨情愛,選擇人人避之不及的政治議題,楊雅喆的大膽值得鼓勵,推出的成果確實讓人看了心裡發麻,一口氣入圍本屆金馬獎7項大獎實至名歸。

9
 

以惠英紅為首,楊雅喆導演請來一票女演員助陣,吳可熙、文淇、溫貞菱、大久保麻里子、陳莎莉、陳珮騏與王月等人一字排開,不是金鐘、金馬得主就是入圍者,眾女星表現不辜負金字招牌,不比珍奇鬥艷而比誰的操弄手腕高明,不論女人還是女孩,通通深陷這場糜爛遊戲之中,用偽善虛假的禮尚往來,去當作表面和諧的敷衍糖衣,《血觀音》不讓男人專美於前,或是可以說成,男人背後必有一個工於心計的女人,這非是定論,而是政商界的一個有趣現象,也是台灣政治生態一個你我心照不宣的運轉模式。

棠夫人、縣長夫人、議長特助、議員夫人,偶爾還有院長夫人,總陪著身旁的他參加一場又一場的聚會,私底下也會相聚在一塊,就像個姊妹聚會。只是皮笑肉不笑的,每人都各懷鬼胎,幾位官夫人性格不同,卻都同樣擅於心機,縣長夫人一張嘴守不住秘密,說話總是話中有話,總愛用曖昧語句「暗示」他人「該做什麼」;議員夫人端莊賢淑,卻喜歡裝作聽不懂中文靜靜聽其他位夫人說長道短,看似內斂沉靜的她,實際上卻是相當犀利;議長特助做事俐落,擋在前頭替議長披荊斬棘,想做什麼必定施行;院長夫人宛如太后,氣勢懾人令人心動搖;棠夫人自不必多說,樂當中間和事佬,八面玲瓏全面討好,操弄手腕當屬眾人之冠

當每次碰頭有人逼人得利,有人選擇吃虧待下次反撲,前頭一場棠夫人贈與院長夫人斷手菩薩的戲碼好像沒什麼,但電影看到最後真會起一身雞皮,原來她所說的「替院長夫人擋災」是指這件事,一切早已被她預謀好,別人還在規畫下一步,她老早翹著二郎腿坐在終點等著了。

7
 

表面假象終究難維持,尤其當其中一角崩落之後,議員夫人一家多口遭槍殺震驚社會,徒留身受重傷陷入昏迷的女兒林翩翩,本以為這是起單純的社會案件,卻由於死者身分特殊,引發高度關注,在調查過程裡更意外扯出許多案外案,牽扯進其中的每個人無不擔心自己遭殃,為了避免「憾事」於是再度再度出招,但隨著劇情繼續發展,觀眾才驚覺原來這場心機互鬥早在議員一家死前便開始,一樁土地開發案替這場腥風血雨揭開序幕,議員一家滅門血案則成了第一章。

本來彌陀鄉計畫預計開發秀山一帶,未料卻有人神不知鬼不覺反利用另一塊地──麗水進行洗錢作業,鉅款的去向令眾人相互猜忌懷疑,早一步調查到真相的議員特助找上了棠夫人,要她將這些錢吐出來,本以為勝券在握卻沒想到一山還有一山高,棠夫人從容反擊瞬間擊倒特助,不僅再次令人見證其手段高明,一句「對不起,我插播」更成為電影金句。

政商界狂風暴雨,棠家同樣不寧靜,棠夫人、大女兒棠寧、小女兒棠真各有心機。在棠家,棠夫人專制獨斷,身為舊時代的傳統女性,她有著自己一套家庭準則,迎賓送客、宴會聚餐、婚喪喜慶母女三人身上穿的、手上戴的要有「一致性」,慘被棠寧戲稱是在穿「制服」,從這裡即可看出棠夫人想掌控的權力之大,棠寧雖叛逆反骨,心裡也是清楚難以逃離被母親控制的棠家,自己也得不段去配合演出「棠家團結一心」的爛戲碼,於是只好不停與母親唱反調,如棠夫人擅長國畫,她便去學習西畫等等,以及做出和棠家氣質不符的舉動,但做再多棠夫人依然不為所動,更出言反諷求她「要活得像個人」,幾乎被棠夫人操弄在掌心的棠寧,連女兒棠真都成為「棠夫人的女兒、她的妹妹」。

「倒茶奉水的沒有眼睛、沒有耳朵。」

乖巧的棠真在棠夫人身邊學習迎賓送客之道、各種技藝之餘,也默默將許多事情看在眼裡、聽入耳裡,雖不到棠夫人等級,但儼然她就是個小小棠夫人,對局勢掌握之敏銳,能自行判斷怎樣做「對自己最好」,於是她出賣了好姊妹林翩翩、也在危急關頭對她見死不救,最後她在車上假意要和棠寧走,故意裝成要和補習班老師請假,實際上卻是打給棠夫人通風報信,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著謊的模樣令人讚嘆。

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楊雅喆導演說棠真─棠寧─棠夫人就像個進化過程,棠真與棠寧怎會是進化完全的棠夫人對手,在她的操弄之下,棠寧死了還成功讓她擔罪,棠真也順利回到她身邊,只是她可能從未料到的是,棠真最後果真進化成了她自己,在她上了年紀得躺在病床上時,會被棠真不擇手段的延續她生命,就像報復般要她好好活著陪她,要她好好感受什麼是「無愛的世界」。

9
 

「天天拜佛,卻心中無愛,神不可怕,可怕的是人。」

喜歡楊雅喆導演在映後座談說到的這句話,聽來格外有意思,也與電影中不停出現的「我是對你好!」相呼應。愛肯定是這世界上最沉重的字,把所做的一切都擺在一個前提之前,無疑是增加對方的壓力,接受了感覺沉重,婉拒了感受愧疚,最後只得半推半就之下收下,然後不知不覺中被這個字弄得渾身是傷。只是若把愛從中抽離,只留下給予的動作又會怎樣?「我是對你好」沒有放愛在裡頭就成了虛情假意的關切,《血觀音》正是這樣一個充滿虛偽的世界,連母女之間都只剩下相互利用,婊裡不一,當褪去一身奢華外衣,才發現原來內在早已腐朽並發出陣陣惡臭。

今年國片最強當屬《大佛普拉斯》與《血觀音》,同樣是以佛像去反諷人心,兩者卻如同電影色彩一樣,前者反映社會底層人物無奈、遇事無力還手的黑白人生;後者以畫家柳依蘭獨特畫作呼應扭曲人性、大膽用色一如頹靡政界,不同觀點卻同樣精彩。除此之外兩位導演不約而同的採用過去流行的「說書人」的方式去推動劇情,《大佛普拉斯》導演黃信堯親自下海擔綱此重要人物,用這樣的方式補充劇情、國台語混雜笑果滿分;《血觀音》則請來曾獲國家文藝獎、現被視為台灣國寶的歌仔說唱表演藝術家楊秀卿在電影中擔任串場,攤任提點劇情的幕後推手功不可沒,配上詭異配樂營造詭譎氛圍,替電影增添可看性。

《血觀音》在本屆金馬獎入圍7項大獎,僅次於《大佛普拉斯》的10項,個人認為兩部電影應能在典禮上大有斬獲,不會像去年《一路順風》與《再見瓦城》共入圍14項,最後卻僅有《一路順風》奪得1項這樣情形出現,先撇除《大佛普拉斯》不說,《血觀音》所入圍的劇情片、導演、女主角、女配角、原著劇本、美術設計、造型設計裡,我認為惠英紅女主角勢在必得,美術設計也是機會很高,原著劇本可能會是給《相愛相親》、造型設計不是《繡春刀2:修羅戰場》就是《健忘村》、至於導演有點難說,女配角我個人較推《相愛相親》的吳彥姝。這些獎項入圍毫無爭議,唯一可惜的是吳可熙在女配角一項落馬,她與文淇是截然不同的表演方式,一火一冰難以比較,兩人加上惠英紅相互影響、缺一不可,吳可熙可惜了,待妳來年再戰金馬。

編按:最終《血觀音》在本屆金馬獎奪下4獎,分別為最佳劇情片、女主角(惠英紅)、女配角(文琪)、觀眾票選等4項大獎。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原標題:《血觀音》,對不起,我插播。)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