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挑動政治 祖賓梅塔不畏爭議

2014-03-20 22:49

? 人氣

指揮家祖賓梅塔(Zubin Mehta)對中東政治前景具有強烈的信念及熱情(取自網路)

指揮家祖賓梅塔(Zubin Mehta)對中東政治前景具有強烈的信念及熱情(取自網路)

享譽國際樂壇、曾經六度來台灣演出的印度裔指揮家祖賓梅塔(Zubin Mehta),已經和以色列愛樂管絃樂團結緣半個世紀,曾帶領樂團走訪世界多國表演的他,懷抱著一份對中東政治的熱情與理想,也以一名古典音樂從業者的立場,勇敢說出他所看見的以色列,與他期望的中東和平。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樂團背景 顯露民族交流史


梅塔自1961年以客座指揮的身分領導以色列愛樂,1969年成為音樂顧問,並自1981年獲終身音樂總監榮譽。數十年來,歷經了樂團中民族與音樂組成的劇烈變化。梅塔表示,當他首度接任指揮一職時,莫約半數樂團成員來自奧匈帝國。隨後,大批前蘇聯移民帶來了精湛的弦樂技巧。梅塔說,「一夜之間,技術層級便有所提升了。」


《紐約時報》報導,近年來梅塔注意到新的潮流:土生土長的以色列人逐漸在樂團中佔有一席之地。「試奏會中留到最後一輪的,全都是以色列人。」目前,樂團也有少數幾位美國成員。只可惜並沒有任何阿拉伯裔音樂家。


「我對以色列具有一份愛意,因此,我認為現在發展中的局勢是一場悲劇。」出生於印度孟買的梅塔說,「從一個音樂家的觀點,我會公開地說出我看見的以色列正在朝錯誤的方向邁進,包括屯墾區與國內的經濟政策。但他們了解我是出於友善。身處一個民主國家,我可以自由地表達我的想法。」


並非每一名指揮家都願意表露自己的政治立場。在上周與《時代》雜誌的訪談中,委內瑞拉裔當紅指揮家杜達美(Gustavo Dudamel)便明顯地在論及國內抗議示威受政府強力壓制時,不願正面表態。他表示自己譴責任何形式的暴力,但也提及人民有抗議的權力。


以色列的音樂大使呼喚和平


古典樂的政治暗示並非如此隱諱,至少在以色列愛樂早期巡演活動中,便有一定成分是作為大使性質角色,為以色列在國際上爭取文化與歷史的重量。梅塔回憶樂團於1971年首次前往德國演出,在安可曲時間演奏了以色列的國歌。當聽眾們會意過來時,梅塔說,「有些人因此熱淚盈眶。」


他也曾在1982年黎巴嫩戰爭期間,帶領樂團進入黎巴嫩境內演出,有以色列人也有阿拉伯裔聽眾。對梅塔來說,回到家鄉也絕對是一件別具意義的舉動。印度在1967年的六日戰爭後與以色列斷絕外交關係,但在1992年恢復來往。1994年,以色列愛樂前往印度舉行免費演出,著名小提琴家帕爾曼(Izhak Perlman)也在其中。梅塔回憶道,「那是我永不會忘懷的經驗。」


仍持印度護照的梅塔可以自由進出巴勒斯坦領土,並時常拜訪約旦河西岸的拉瑪拉(Ramallah)。在那兒,梅塔與巴勒斯坦學者的會面讓他更加確信自己推動和平進程的信念,他說,「他們也在等待解決之道。」


梅塔與數名以色列愛樂成員在拿撒勒(Nazareth)與沙法拉姆(Shfaram)兩個阿拉伯背景鮮明的城市推動教育計畫,大約擁有200名學習阿拉伯音樂與古典樂的學生。部份學生已前往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TAU)攻讀進階課程,梅塔表示,「所以,有一天我們拉開試奏會的簾幕時,會有一個阿拉伯男孩或女孩站在那裡。那是我的夢想。」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