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哭,不是因為悲傷,是心疼!她在錯失機會後,因對方「一句話」領悟自己為何而哭

2017-05-17 12:11

? 人氣

(編按)「讓你沮喪的不是人生,是你的焦慮」最擅長「用關係說故事」的諮商心理師許皓宜在新作中,用一段段親子間的交換日記,觸摸讀者心靈最深處的焦慮核心...

親愛的媽媽:

「憐惜自己」的哭泣,和「悲傷」的哭泣不同。

這點,我昨天才真正體會到。

我前陣子做了一個相當重要的生涯決定,於是我遞出一張學習申請表,邁向我想去的那個人生方向。這個決定對我而言極其不易,它需要我割捨許多,但我深思許久,聽從自己的心意,相信這會值得。

申請表內容繁瑣,有許多需要花腦袋思考的部分,因為工作忙碌,我便在行程上寫下了最後期限,然後邊忙邊想、邊想邊寫,直到期限的最後一天,午夜之前,我終於決定不再更動裡頭的內容,要將它遞出去。沒想到我打開申請公告,上頭有個我沒注意到的傍晚期限。媽,只差幾個小時而已,我卻在重重準備下,還讓它過期了。

心頭有些驚愕,但還是提起膽子勉強將申請表發出去。今日我收到回覆,由於期限延遲,我的學習申請將不被受理。

我胸口突然感到一陣重擊。不,好像不只重擊而已,是一塊天上掉下來的隕石直接砸到我頭上,腦袋被打暈了無法思考,耳邊轟轟作響,胸口隱隱作痛。

我試著想寫信解釋,卻感受到自己的疏忽和愚蠢,罪惡感在失落的心情迷霧中竄出,我深深懊惱這事怪不了別人,只能怪自己。腦中開始自動化地產生幻想,擔心自己的愚蠢受人討厭,被誤認為是一個做事隨便的人。我感受到胸口疼痛的意義:夾雜著美夢的幻滅,還有被人討厭的妄想,形成一股幾乎讓人喘不過氣的憂傷。

午後我突然收到一通電話,對方打電話來向我說明申請流程事宜。「真的很可惜。」他說:「只是期限的問題,我們公告前就已經先決定了。」

媽,當時我正一個人坐在咖啡館裡。掛掉電話後,兩行眼淚就這樣撲簌簌地掉下來,不受控制地,彷彿眼睛自動送出源源不斷的水珠。

媽,我才明白這通電話的重要性,就像收到了一個美好的安撫,讓我可以面對自己「真的失去了」

是的,我就是失去了。不管先前多麼努力,人永遠有可能面臨這種做白工也喚不回早知道的後悔。一直以來,我都是不願接受這種愚蠢的,並總是幻想別人也絕不會喜歡這樣的我。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努力過卻還是後悔不已?(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就像在責備內在的那個自己,把他從心裡頭硬扯出來,放到自己面前鞭打、斥責,不然就是威脅著要把他發配邊疆。媽,克萊茵女士稱這種心情為「分裂」:我們習慣將「壞」的那一面放逐,來保護「好」的不受傷害—不管是對自己,或者對他人,都是如此。

所以我們遇到不如意時,可能會哭。一種深刻「悲傷」的哭泣。

但這通電話改變了我的內在世界。您知道嗎?電話那頭才不過說了「真的好可惜」而已,就好像把我的心聲全說出來了。是啊,就是「好可惜」的感覺,就是好可惜失去了這個機會而已,沒有別的迫害,也不需要有恐怖後果的幻想,更不需要因為擔心恐怖的事將發生,而去攻擊對方。

說話的人只用一句話就告訴我:這種心情他懂的。

媽,雖然因為我的彆扭,讓我沒能對他說聲「謝謝」,但我心裡真的相當感謝他。因為克萊茵女士說,像這種愉悅的關係經驗,有助於我們將美好的形象盛裝進內心世界。

那麼為什麼我還會哭呢?

原本,我也實在是百思不得其解。那串自動冒出的眼淚,和心頭充滿悲傷的哭泣截然不同,到底是什麼?於是我開始書寫,將事情從頭到尾的經驗記錄了下來。

越寫,事情的始末越清晰,內容的記憶也更清楚,逐漸地我眼前的視線開始模糊—我明白了,這就是一種對自己的憐惜。

「憐惜」伴隨著被他人「同理」與了解而來。拿掉不必要的罪惡感,我終於開始心疼自己。

媽,我不是故意拖過截止期限的,我只是太忙了。我也不是要把事情都擠在最後一天的,我只是連空閒的時間也太累了。為了想要成為自己想成為的那種人,我真的過得好辛苦。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哭過後,別忘了還臉上一個微笑。(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我哭,不因為我悲傷,因為我心疼自己。

心疼自己的哭泣,讓呼吸變得好長啊。媽,就像想要吸進一條長長的銀河,把無盡的星星留在鼻腔、身體裡,又不捨地將那些星茫還給這個世界。吸,二,三,四,五,六;吐,二,三,四,五,六…

曾幾何時,我們連好好深呼吸的自由都遺忘了。

據說,嬰兒的呼吸,都是這樣長長的。   

恩恩

親愛的恩恩:

妳在訴說失去的時候,媽媽也忍不住落淚了。

體會到妳所形容的敏感。媽從來不知道妳內心的敏感,是這副模樣。

一句同理的話,卻能帶給妳這樣被人憐惜的感受。媽深深自省,這肯定不是我從小對待妳的方式。

恩恩,母親的罪惡感總是不比小孩少。此刻聽見妳的痛苦,做媽的就忍不住要想,可以為妳做些什麼。

媽媽明明也是心疼妳啊,卻怎麼都說不出一句妳所需要的,同理的話語。這也是一種母親的限制與障礙嗎?

媽媽

作者|許皓宜

最擅長「用關係說故事」的諮商心理師

曾在大專教學多年,也曾走入醫院和社區,聆聽發生在不同場域的故事。受過心理動力治療、婚姻與家庭治療的專業訓練,是國內長期耕耘於婚姻與家庭治療訓練的師資之一。主持環宇廣播電台《從心聊聊天》節目,商業周刊「心理學會客室」、《皇冠雜誌》《親子天下》專欄作家,也是媒體節目長期邀請的心理學專家。

隨年歲往上攀爬,她越體會:人們在關係與自我的探尋中,內心所盼所求,不過「真誠」二字而已。所以她離開諮商專業系所的教學,真誠地回到自己初衷所愛的書寫—以一種面對人心的深刻與同理。她的口吻直接而犀利,筆調溫暖而幽默,從自己、父母到周圍的人,以及許許多多的關係中,寫出了發生在我們內心深處的故事,也記錄了我們記憶中不同典範的關係。

只願,我們能從各種曾經無法理解的人我關係中,發現那裡頭原來具有認識自我的深刻意義。然後同意,原來我們生而都自有一種獨特的價值與魅力。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博士,現任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出版著作有《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人生不能沒有伴》《與父母和解,療癒每段關係裡的不完美》(以上為如何出版)《為何上班這麼累?其實是你心累》《如果,愛能不寂寞》《教出情緒不暴走的孩子》《在愛情的四季裡,妳依然可以做自己》,以及有聲書籍《聽孩子說,我們忘了的事》等書。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如何出版《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讓你沮喪的不是人生,而是你的焦慮
責任編輯/蔡昀暻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皓宜心理師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