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被WHA擋在門外,台灣該怎麼辦?他道出國際社會潛規則,其實我們能做的事很多啊

2017-05-11 15:57

? 人氣

(圖/想想論壇提供)
2017聯合國亞太事務會議。(圖/作者攝|想想論壇提供) 

筆者就曾親自在某個閉門會議中協助,雙方都來自亞洲某大國,部長等級的官員會晤。總共40分鐘的談話裡,一半左右屬於「寒暄與問候」,表達對各自的噓寒問暖,以及希望兩國邦誼永續之類云云,另外一半大概就照本宣科,簡單就正式會議的內容,確認一下幕僚遞上來的大綱,最後不免俗的合照一張,彼此都彬彬有禮,隨從們前呼後擁,外交大戲又一齣。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大抵玩過模擬聯合國的人都略知一二,層級越高的會議,所能成的共識也越龍統,代表們能發揮專業的機會也越小。反倒是層級較低的「資深官員會議」或著「工作小組會議」,比較有機會進入細節逐條討論,然後如果運氣好,往上呈遞的過程中沒有被各方政治勢力修改得亂七八糟,最後得以成為聯合國決議文,如此便可真正發揮功用,影響各國政策與立法。

再者,很大部分的聯合國會議,其資料與議程都是可以公開下載的,進不去實質的會議廳,並不代表就會完全與「世界最新的資訊」隔絕。筆者自己參加過大部分UN和WTO的大會經驗,大約堪比擬成大學時代那種「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通識課,講者在台上放著制式的簡報,逐字朗讀,台下各國代表排排坐,百般無聊,後排幕僚們振筆疾書,大概是要做呈報告呈交各自的政府(但其實把會議資料拿來摘要就好)。一場大會開完了,學到東西,並不會比在家裡下載電子檔自己讀多太多。

(圖/想想論壇提供)
聯合國決議通過「無紙化」原則,卻印製大量文宣與出版品「宣導」大家遵行「無紙化」,說來諷刺。(圖/作者攝|想想論壇提供) 

真正「世界最新的資訊」,和那些有意思的往往是層級較低的政府間工作會議,或著在各個學術研討會、商業發表會中討論的東西。不過這些成果,能否順利成為最高層表決通過的議案,那就很難講了。

不過,這類「權貴雲集」的大會倒也不全然是為了走秀目的,往往會議很無聊,但檯面下的「私交」可能更為重要些。在飯局上、休息時段,或著任何「非會議進行」時間,幕僚們發揮社交能力,合綜連橫,努力與其他人建立關係,保不定會在日後派上用場。有道是出外靠朋友,多結交一些各國顯要身邊的機要,不僅有情報交換的目的,更有可能得到實際的幫助。至於各國領導人們,他真的只是用來拍照用的...

也因此,台灣是否能出席WHA,若屏除掉政治因素和國家認同的考量,著重在「是否在實質層面獲得必要的利益」,或許,還可以有更多彈性的方法,去達到相似的目的。

若想要取得最新研究結果,各大學術研討會/年會,是不錯的管道,且會在世界衛生組織大會上演講的科學家和醫生們,絕對可以在學術界的活動中與之接觸到。

若是想了解最新商業與營運模式,各種新創大會、商業性質的工作坊,其創意與實踐性應該都比聯合國大會來的更為可靠。

若是預計與他國政府交流合作,現行的官方管道之外,透過財團法人或民間力量,甚至安排非公開的官員互訪,或許也能在實際議題上,深入討論並發展合作。

無論WHA、WTO、UN...凡大張旗鼓號召各國代表出席的活動,往往象徵上的意義更勝於實際的作用。誠然,對台灣而言,象徵性的意義當然十分重要,這是很多政治光譜有明顯偏好者所極力堅持的原則,對此,應與以尊重。不過,既然在某一方面台灣方已經屈於劣勢,至少在其他方面,我們可以思考該如何參與更多,付出更多貢獻,或著得到更多幫助。

至於台灣政治人物、媒體與民眾,在大聲疾呼「台灣」的國際地位之餘,關心點世界衛生組織到底在幹什麼,對世界、對台灣又有什麼影響,也是很不錯的。

作者介紹|Jack Huang

台北出生,倫敦求學,曼谷生活。目前在聯合國擔任小小公務員,喜歡閱讀、旅行,以及到處看看,隨時想想...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參與WHA的延伸思考:所謂的國際會議 可能名重於實)

責任編輯 / 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