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阿莫的問題不在侵權,而是品味低劣!他抨擊「5分鐘說電影」最不可取之處

2017-04-25 11:14

? 人氣

擅長用5分鐘說完一部電影、影音平台訂閱人氣近百萬的網路名人谷阿莫,昨日傳出因為從網路上取得非法電影再重製,遭片商提告侵權,竟引起電影評論圈一片叫好。為何電影界這麼討厭谷阿莫,知名影評人膝關節看完谷阿莫對侵權事件的聲明後,竟還怒吼「氣得差點摔手機」?

任職於媒體、自由台灣黨的溫朗東認為,「谷阿莫的問題不是在於侵權,而是品味低劣。」許多人以為看完谷阿莫就是看完一部電影,然而溫朗東表示,「尊重故事的原始細節,其實就是尊重自己的生命」,他的評論,值得你我省思……

合不合法、合不合理使用,不是我對「谷阿莫效應」的主要興趣。我好奇的,是時代人的資訊爆炸焦慮。

報導、評論、懶人包……新聞市場也奠基在焦慮感上。世界太大,訊息太多,我們無能克制自己「好像我該知道這些」的念頭,也不可能燃燒心智把所有素材燒窯成胚。只好看別人製作的精要版,聊以安慰自己說「這事我知道,大概是那樣」。

我在做的事情也是這樣:把一些我覺得重要的議題,弄得簡單點,讓大家願意關心一下,有個對話空間。

但我沒有辦法欣賞谷阿莫。

有幾個窮極無聊的夜晚,我連續看了他的幾隻影片,覺得越吃越餓。隔了2、3年,我上網看,類似作法的影片越來越多,我又看了1、2個小時,還是越吃越餓。

對我來說,谷阿莫的問題不是在於侵權,而是品味低劣。

你當然可以喜歡看這類影片,就像我承認我偶爾也會想看一樣。不過你可以不必把這種觀賞慾望看得太正當--我們可以承認自己有些低俗的渴望,面對它,承認它就好。不必把它講得多合理多重要。

你想想你這輩子活到現在,經歷了多少事,觸碰了多少細節,有過多少感動與痛苦掙扎。有一天,有個人拿了你臉書相簿的照片,用了5分鐘幫你整理了半生故事,跟其他人說,要瞭解你,聽這5分鐘就夠了。

「你就是這樣的人。」
「每個人不過是這5分鐘。」

我不知道耶……有人這麼對我,我會感到困惑,然後憤怒:你憑甚麼剪裁我的人生,替我決定甚麼重要,甚麼不重要?

你要用這種方式,說我的故事,為甚麼可以擅自主張,不需要經過我的同意?因為這是技術創新?二次創作?法規過時?發展經濟?市場需求?因為我嫉妒你拿我的照片,取得商業上的成功?

你可以不懂我,那沒關係的,本來就沒有要所有人懂。但你不要宣稱你懂好嗎?

每部電影,即使是你覺得再爛再無謂的電影,都有千百個細節。這些細節的產生、運用、排列組合,是用數十數百天、許許多多人的辛勤思索,耗費真實生命換來的。

你可以說這是一場空,甚至一場惡夢,你完全有這樣評價的權利。但你不要說我們花費幾千幾萬個小時換來的情節,等價於你的5分鐘。推動社會文化進步的,是這萬千小時的嘗試,不是你的5分鐘。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作為觀眾,看了5分鐘等於看完2小時,有種「賺到了」的爽快感。時間省了,東西拿到了。

但「等於」並不存在,「拿到了」也並不存在。

你活了一輩子,也不可能看遍世間風景,看不完所有電影,瞭解不完所有人的生命。就是這麼無奈。生命資訊是這麼龐大,個體的時間是這麼渺小。有時真的令人感到害怕。

但真的不用害怕,人生就是那麼的有限,故事就是那麼的無窮。

活著,很短暫,但我們可以不要讓它顯得更短。我們的生命有萬千個細節,別人覺得無關痛癢,我們可以自己覺得很重要。

我們也可以像尊重自己一樣尊重創作者。我們可以簡化敘事、提綱挈領,做綱要做導覽做簡報做評論,但我們不要說、也永遠不要相信:那些簡化的內容,與故事本身是等價的。

尊重故事的原始細節,其實就是尊重自己的生命。

*作者簡介:溫朗東,港裔台灣人。辯論人。最愛的城市是高雄。志業是成為保有良知的專業評論人。更多精采評論請見作者臉書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溫朗東臉書
責任編輯/謝孟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