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下89.6度有多可怕?美女主播飛35小時勇闖冰封南極,寫下光看就冷的真實記錄

2017-02-24 14:12

? 人氣

南極大陸風景讓人屏息,想抵達卻非常艱辛。(圖/時報出版提供)

南極大陸風景讓人屏息,想抵達卻非常艱辛。(圖/時報出版提供)

「南極,南緯六十度以南的地區,是南大洋及其島嶼和南極大陸的總稱,總面積約六千五百萬平方公里……由於海拔高,空氣稀薄,再加上冰雪表面對太陽輻射的反射,使得南極大陸成為世界上最為寒冷的地區,平均氣溫比北極要低二十度,年均溫為攝氏零下二十五度,內陸地區為年平均溫度則為零下四十到五十度……」

零下二十五度?五十度?

對一個出生成長在亞熱帶地區的我來說,在閱讀資料時看到這樣的數字,實在很難體會這箇中涵義,但因為曾在紐約進修過一年,領教過北美暴風雪的滋味,也曾經攀登過瑞士少女峰,體驗過被冰河包圍的「凍感」,因此我暗暗提醒自己,此番的行前準備,特別是禦寒裝備,絲毫不能馬虎。

羊毛衫、保暖衣、發熱衣、防水衣、防風褲、超級厚襪、雪靴、一件體積比人還大的羽絨雪衣、雪鏡、狐狸毛耳罩還有好姊妹為我準備的一條貂毛圍巾。

站在鏡子前,幾乎快要認不出自己,但我想,這樣可能真的才夠。

我的南極行程卻是充滿「科學與探險」況味的,我們參與的是倫敦帝國理工學院電子工程系教授Christofer Toumazou 的一項研究計畫,他們設計研發,由蓮花跑車廠製造了一台冰原探測車(WWBIV),完全使用E85 乙醇燃料驅動,為了測試生物燃料在最極端的低溫自然環境條件下,是否能夠順利運作,同時拍攝採集隕石並測試雪樣,幫助繪製微量金屬和其他污染物在全球生態系統中的散佈圖,幫助分析全球氣候變化的影響。

結合科學家、探險家與探測設備,一開始就註定是一場兼具探索與冒險的大探險旅程,面對這樣一塊陌生的白色大陸,連最基本的禦寒裝備,都讓我傷透腦筋,小女子我惴惴不安的惶恐,可想而知……。

但隨著出發日期的漸漸逼近,我已經沒有後退的可能,於是,屬於我人生的第一場探險旅程,就此展開!

南極夏日均溫為零下二十五度,禦寒裝備必須齊全。
南極夏日均溫為零下二十五度,禦寒裝備必須齊全。

心理與生理的武裝,成行前的忐忑……

台北先飛到香港轉機,再轉往南非首都約翰尼斯堡,然後再轉飛到非洲最南端的大城市開普敦(Cape Town)。

兩個人、一台攝影機、一車子裝備,轉了三次班機,歷經三十個小時的飛行後,我和攝影師陳一松在抵達開普敦機場後,終於有了踩在地球表面上的踏實感。

但隨即,這種欣慰又被另一種曲折所取代。

一架「灣流三型」的私人飛機停在停機坪上,原來,飛到南極,還需要五個半小時!機長James 和副手已在停機坪等了我們好一會兒,但後來我們才知道,正確的說法應是,等老天何時開出起飛時間。

南極,並不是一個國家,所以沒有所謂的入境簽證,但是,我們既然是從開普敦起降,因此便需要南非的批准,才能進入南極。但南極卻不是隨時大開歡迎大門迎賓,在這個地球的極南之地裡,一年之中總有大半年時間是永夜的寒冬,能夠造訪的夏季,只有十一月到隔年二月這短短四個月。

而我們進入南極的方式,又和一般乘船不同,我們是要飛進內陸,但南極既無現代機場可供起降,也沒有塔臺指引飛機,一切都必須仰賴氣象預報與機長專業目測,換句話說,「天候」是第一關鍵要素,也是最不受控制的最大因素。

海面上逐漸出現大片浮冰,南極大陸接近了⋯⋯。
海面上逐漸出現大片浮冰,南極大陸接近了⋯⋯。

沒有跑道的機場,永生難忘的飛行經驗

俯瞰海面上逐漸出現的白色浮冰,我知道,夢想之地接近了。

乘坐私人飛機,除了時間比民航客機更有彈性之外,最讓我心動的就是視野與駕駛艙幾乎零距離,也就是你所看到的視野,其實和機長差不多。機長James 開始廣播,正式宣告我們即將降落。

但我往前看,發現周遭並未有一般機場都配備的跑道或指引標誌,根本就是一片白色荒漠!難不成我們就要在這個沒有跑道的飛機場降落。

「轟轟轟……咻咻、砰砰」分不清楚是低燃料引擎聲還是自己的心跳聲,反正我們的飛機就是順利降落了。後來才知道, 降落點是在南極洲內陸偏北的NOVO 機場,這是由俄國人興建的機場。

不過,目前全部都被白雪覆蓋,沒有任何一條跑道。只有一些小貨櫃參差錯落其間,後來知道,那原來就是機場辦公室。機艙門打開,白色大地終於出現溫暖熟悉的聲音──人的聲音!

「歡迎來到南極!」地球最南端的秘境,兩億五千萬年前,從盤古大陸向南一路漂移,四千萬年前,漂移到現在這個位置,世界的盡頭,南緯六十度以南,面積約一千四百萬平方公里,是澳洲的兩倍,美國的一點五倍,相當於三百八十八個台灣,在地球七大洲中排名第五大,但地勢卻是世界最高的,平均高達二千三百五十公尺。

根據地質科學研究紀錄,四千萬年前,南極曾有過寒帶森林,甚至還有恐龍在此生活,但是如今一年的雪水下不到五公厘,南極成了杳無人煙的白色沙漠。

要想在一片白色荒漠上行進,雪上吉普車或摩托車是唯一的選擇。

在駛往我們的營地途中,一望無際的遠方,乍看之下像極了大海,甚至會以為會隨風波濤洶湧,但定神一看,那片新月形的浩瀚冰原,紋風不動,原來整塊大地是凍結深達二千三百公尺,相當於四個半座101大樓的厚實冰層。

飛越一萬三千公里,我終於踏上南極大陸!
飛越一萬三千公里,終於踏上南極大陸!

破冰而行,生死一瞬間的冰原歷險零下89.6度有多可怕?美女主播飛35小時勇闖冰封南極,寫下光看就冷的真實記錄

一般人到南極,乘坐的多半是破冰船,乘風破浪地抵達南極半島,但我們卻是台灣首次直搗南極大陸的探險者。

Patrick,我們此行探險的領航者,英國極地達人,完美體態加上俊帥的外型,像極了外國模特兒,但他可是擁有八年深入南極冒險的經驗,早在二OO二年,他就曾以史上最年輕也是最快速的紀錄,只花短短七十五天就完成了一趟全程一千百八五十公里,滑雪橫越南極大陸的壯舉。

此行由Patrick 擔任嚮導,我覺得有他的指引,自己可以稍稍安心些……。穿上特殊防寒的大雪衣,外加在冰上行走自如的雪靴,還有一條繩索將我和Patrick 繫在一起,全副武裝,我們的南極大探險,正式鳴槍出發!

眼前陽光看似耀眼,但卻都是溫暖的錯覺,因為南極年平均溫是攝氏零下二十五度,冬天最寒冷的紀錄是攝氏零下八十九點六度,也就是把一杯水潑向空中,落下來的會是一片冰晶!

我們沿途所行經的路線,盡是四十五度到九十度直角的陡坡,石塊與冰雪混雜交錯,酷寒嚴峻,除了駐點的科學家,沒有人類能長久居住在南極。

而這一天,它更以八級強風來歡迎我們!

「呼呼呼……咻咻咻」淒厲的風聲在我耳邊呼嘯,即使雪衣、雪鏡和圍巾把我整個人包的密不透風,但身體和心臟卻近乎凍結。

曾有記錄顯示,南極沿岸曾經刮起時速三百二十公里,相當於十七級的暴風,等於是位處強烈颱風的中心點,地球上根本沒有任何一種生物能夠抵抗!

但越是崎嶇的地形,似乎也正在向我們預告:南極多變的絕美樣貌,即將到來!

大自然的神奇──冰波浪、冰川瀑布、冰鬚、冰洞……

這幾年,南極旅遊變得很熱門,全球每年約有一萬多人會搭乘遊輪靠近南緯六十三度的南極半島,那裡有大量成群的企鵝家族和冰河地形。現在大家所看到的紀錄片或照片寫真等,便多半是在南極半島所拍攝的。

但真正能夠深入南極內陸的人其實少之又少,每年約只有兩百名的駐點科學家,或是個位數的探險者能夠進入內陸,一是交通不便,二是受不了嚴酷極寒。

也因為如此,南極洲實際的奇妙景象,至今仍舊存在很多謎團。

而我眼前的這一切景象,每樣都讓人既驚豔又好奇!

冰原和岩塊的交界,像是海浪沖刷上岸的停格畫面。還有一種地形叫做冰波浪(Ice wave),名符其實的像是在驚濤駭浪中,被無數個莫名的力量瞬間靜止。

遠處一個無可比擬的巨大藍色冰川瀑布,出現一個陡峭的大斷層缺口,美麗不可方物,但Patrick 卻告訴我們,那裡曾讓貪戀美景的旅人不慎墜落。

「這裡的冰很乾淨,這就是我們營區所使用的水。」Patrick 撿起一塊碎冰,放在嘴裡。

南極洲的地形多半是兩千公尺以上的山地和高原,最高峰是四千八百九十七公尺的Vinson Massif 文森峰,全球排名第七高峰,卻是世界上最酷寒的地方。但南極冰層的平均厚度達到兩千公尺,最厚的冰層甚至高達四千七百五十公尺,這裡就是全球淡水的主要來源。

科學界就預估,如果地球持續暖化,這些冰層全部融化,海平面將上升六十六公尺,全球大城市像是紐約、上海、東京當然也包括台北,都將全部被淹沒。

地球盡頭的白色荒漠,藍與白是主色調。
地球盡頭的白色荒漠,藍與白是主色調。

作者介紹|舒夢蘭

北一女中、政大廣電系、政治輔系畢業、紐約市立大學皇后學院進修,曾任新聞主播、氣象主播、財經主播。2012年起,擔任東森電視台「聚焦全世界」節目主持人與製作人,足跡踏遍全球七大洲、四十餘國,帶領著攝影團隊,奮勇挑戰南北極地、非洲草原蠻荒、中東戰地與冒著硫磺氣體的活火山..等地球艱險地帶。

2013年起,連續四年入圍電視金鐘獎「最佳教育文化節目獎」,並於2014年獲獎,2016年同時入圍「最佳教育文化節目主持人」獎。

身為理性與感性不斷拉扯的雙魚座,追求完美的A型,始終抱著「喚起世人對地球與全人類關懷」的使命製作節目,近年榮獲曾虛白先生新聞公共服務報導獎、星雲真善美新聞報導獎、扶輪公益新聞金輪獎、社會光明面新聞報導獎…等殊榮。現任東森電視台「聚焦全世界」節目主持人兼製作人。著有《聚焦全世界》、《一生一次的奢華滋味》、《拒當新貧族》《25歲花小錢創業大成功》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生極限:跨越南北兩端的極地長征》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